上万件文物出水 实证确认张献忠江口沉银

2017年03月21日10:43  来源:成都日报
 
原标题:上万件文物出水 实证确认张献忠江口沉银

  

金册

  “目前我们已发掘的河床面积约为1万平方米,出水文物超过1万件,这些文物都是在河床沟槽处发现,主要为一些金银铁器。”在眉山市彭山区江口沉银水下考古遗址发掘现场,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水下考古中心主任、彭山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发掘领队刘志岩指着考古区域裸露的河床告诉记者。

  滔滔岷江水,见证了多少风流人物的沉浮;千年江口古镇,守护着多少鲜为人知的秘密,对成都地区乃至岷江流域的人来说,“石牛对石鼓,银子万万五”的童谣传说,一直是一个未解之谜。而关于张献忠沉银的地点和金银数量,坊间流传也一直众说纷纭。

  1月5日,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张献忠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发掘工作正式启动。经过70多天的考古发掘,包括张献忠转移银锭所用木鞘在内的上万件文物逐一出水,数百年来一直在成都广为流传的张献忠沉银传说被证实为真。

  张献忠沉银地点基本确定

  记者在遗址考古发掘现场看到,张献忠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发掘区被蓝色的围堰隔开,江水被抽干,考古核心区域已经清理出沟壑状的红色河床。据刘志岩介绍,出水的上万件文物都埋藏在河床的沟槽中。

  据了解,张献忠江口沉银一直是历史之谜,其沉银地点历来众说纷纭,史学界也对此长期存在争议,一直是世人关注的焦点。史料记载,张献忠(1606年—1647年),陕西延安人,崇祯三年(1630年)在米脂起义,是与李自成齐名的明末农民起义军领袖。1644年率部攻破成都,建立大西国政权。1646年张献忠顺岷江南下转移财物,遭明朝参将杨展伏击,战败船沉,大量财物也随之沉于江底。

  近年来,在岷江彭山江口段河道施工过程中陆续发现了一些与张献忠有关的文物,为破解历史之谜提供了线索。2015年12月,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召开江口沉银遗址保护与考古研讨会,经国内权威专家论证,该遗址极有可能为文献中记载的张献忠船队被伏击的地点。2016年1月,四川省文化厅(四川省文物局)组织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彭山区文物保护管理所联合向国家文物局提出了对“江口沉银遗址”进行考古发掘的申请。2016年4月,国家文物局批准对“江口沉银遗址”进行考古发掘。

  今年1月5日,彭山江口沉银水下考古工作正式启动,如今经过两个多月的发掘,考古工作取得重大进展,与张献忠相关的上万件文物经过数百年江水的冲刷,一一“浮出水面”。

  万余件出水文物极具价值

  在关于张献忠顺岷江而下转移财物的传说中,有一条是关于他命木匠掏空树干,将银锭放入其中,令其顺水而下,打算在江面狭窄处捞起。此次出水的文物中,一段装有银钉且保存完好的木鞘出水,证实了张献忠“树干藏银”的传说。

  据文献记载,张献忠一直在长江流域包括中西部地区转战,沿途通过劫掠富豪获得经济来源,维持军队运转。此次出水的1万件文物中,不仅有张献忠转移银两的工具木鞘、银钉,还有册封藩王、郡王及妃嫔所用的金册、银册,以及刻有西王赏功字样的金币、银币、大顺通宝铜币,除此之外,还有数量巨大、种类丰富、做工精美的金银首饰,如戒指、耳环、发簪等,同时,还有一些铁刀、铁剑、铁矛、铁箭镞等兵器出水。

  据专家介绍,本次江口沉银遗址出水文物数量之多,等级之高,种类之丰富,在全国都堪称一项非常重大的考古成果,具有极高的科学、历史、艺术价值,万余件出水文物对研究明代的政治史、经济史和军事史等具有重要的意义。

  大量新技术运用到考古发掘中

  据了解,本次考古发掘是四川首次开展的水下考古发掘项目,也是中国考古界首次在内水区域开展围堰考古。考古工作创新了工作理念,运用了大量的新技术,针对遗址处于岷江河道内的实际情况,通过围堰解决发掘平台,为今后滩涂考古、浅水埋藏遗址的发掘提供了工作范式和借鉴经验。同时,发掘中采用了现代化的工作方法和最新的科技手段,前期通过金属探测、磁法、电法和探地雷达等物探手段确定了发掘区域,发掘过程中采用PTK精准记录每一件文物的出水位置,在重点区域安装延时摄影,搭建整个遗址的考古数据管理系统等,保证了考古工作科学、有效地进行。此外,此次考古发掘工作还面向全国公开招募了志愿者,为公众参与考古提供了平台,也扩大了考古工作对公众的影响力,让公众真正了解考古、走进考古,享受考古成果。

  据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高大伦介绍,江口沉银遗址的考古面积在100万平方米,由南向北呈带状分布。目前已发掘面积仅1万平方米,只是考古区的很小一部分,因此目前江口沉银遗址取得的仅是阶段性的考古成果。如今距离岷江丰水期到来还有接近一个月的时间,发掘考古工作还将持续进行一个月,丰水期到来后,发掘工作将暂停,等到下一个枯水期到来考古人员将继续考古发掘工作。专家预判该遗址未来的发掘成果将更值得期待。

  本报记者 刘芳君 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图

(责编:罗娟、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