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脸上大约住了4000只螨虫 它们最爱白嫩皮肤

2017年03月21日08:56  来源:浙江在线
 
原标题:不是吓你,你脸上大约住了4000只螨虫 它们最爱白嫩皮肤

  3月20日18点29分,北半球进入金酉春分。本周开始,江南会像波提切利的名画《春》里描绘的那样:从肃穆走向温润。而从科学上来讲,杭州将名正言顺进入气象学定义的春天。在万物生长的时节,“有趣的科学”想为大家介绍一些春天里生发、活跃起来的事物。

  它们的属性各不相同:可能是动物,也可能是植物;有自然现象,也可能是人的生理状态。

  但它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杭州话叫“发靥”(好玩)。无论是赏心的,还是恼人的,它们本身都包含着许多有趣而且一本正经的科学知识。

  今天介绍的,是一种从春天开始,繁殖能力剧增的小虫子——螨虫。

  它是一种微小到连一毫米都没有的节肢动物;但它却是陆地上跑得最快的动物;它是人体的一大过敏源,所以一直被嫌弃;但它和人类又能和平共处,普通的人脸上,可能藏着4000多只螨虫。

  人要是有螨虫的速度

  20小时就能绕地球一圈

  陆地动物里,短跑能力谁最强?不是博尔特,也不是豹子。

  2014年4月28日,美国科学家宣布:螨虫,是目前世界上跑得最快的陆地动物。这篇文章发表在《美国生物学会联合会》上。

  对普通人来讲,这篇文章的数据,可以让我们更了解螨虫的威力。

  以最快速度计,螨虫每秒钟的移动速度,是自己体长的322倍。

  如果人类能够在1秒钟里移动身长的322倍,那么移动速度必须达到2092.15公里/小时。能有这个速度,人可以在20小时以内绕地球一圈了。

  按这个标准算,猎豹奔跑的最快速度,能在1秒钟里跑出16个身长的距离,相当于112.65公里/小时。而地球上跑得最快的人类博尔特,每秒前进的距离最快能达到6个身体长度,相当于最高时速约44.72公里。

  我们来打个比方,如果让这几位短跑选手集合在一个场地,绕着一张直径为12cm的CD,当螨虫跑完一圈时,博尔特只前移了0.67cm,猎豹则跑了1.78cm。而且,螨虫很灵巧,在这样的高速运动下,它们能快速前进、及时刹车,还会很灵活地转换方向。

  大约4000多只螨虫

  在你脸上吃喝拉撒

  螨虫最早是1916年被发现的,原产地在南加州。仅仅百年就扩散到了全世界,可见其强大的生命力和繁殖力。

  通常我们讲的螨虫,是指毛囊蠕形螨,它们寄生于皮肤的毛囊中。

  杭州市中医院皮肤科陶承军医生说,螨虫喜好寄生在白嫩、柔软的皮肤上,它们在表皮角质层的深处活动,挖掘隧道,以角质组织和淋巴液为食。

  而你的脸,就是螨虫的布达佩斯大饭店——

  “食物”非常充沛,螨虫每天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找个毛孔,向下挖掘就有不尽的食物。重点是,这酒店吃住还不收费。

  而这个数字,会吓你一跳:按普通的脸有350平方厘米计算,大约有4480只螨虫在你脸上吃喝拉撒。

  “天气更热点,有些品种的螨虫会直接咬人,引发脸部等皮肤红肿。”陶承军说,更有甚者,“有的螨虫会用螯肢和前跗爪,在人的表皮角质层深处挖掘,逐渐形成一条蜿蜒的隧道,最长可达10~15mm,它们在里面过着安逸的生活。这时,我们就会得疥疮。”

  还有一种螨,与人类关系密切,叫尘螨。它们是自营生计的,不依附于人类,但和我们一起睡在被子里。

  尘螨大小约0.2~0.4毫米,个头比较大,瞪大眼睛仔细瞧,是可以看到这些虫子。

  不过你还是不太可能看清楚它,因为它们通常藏身在粉尘和衣被之中,打扮朴素,不被注意。

  尘螨以粉末性食物为食,像我们吃的面粉,它们也喜欢;而你不吃的,它也能吃,比如你身上脱落的皮屑。

  同样,尘螨的虫体、虫卵、代谢物,都可能成为人类的过敏源,会导致过敏性鼻炎、哮喘等疾病。

  如果螨虫和尘螨没被及时清理,它们就会不断繁殖,不到3个月,尘螨就可以繁衍出300个后代。在这期间,每只螨虫排出的粪球,都超过1000颗。

  一张睡了三年不进行除螨的床垫,就会有上千万的螨虫在上面生活。如果人的一生有1/3时间在床上,那这真是一段史(屎)诗(尸)般的岁月。

  大部分人都以为螨虫怕热,多晒太阳就能杀死螨虫。

  真相并不是这样,《自然世界新闻》提到,螨虫能够在表面温度60℃的平面上自如活动,而这个,足以杀死地球大部分生物。

  如何消灭螨虫?猛拍被子多通风

  螨虫喜潮、热,冬天外面忒冷,被窝对人充满诱惑,对螨虫也一样。春天到了,温度越来越适宜,湿度大起来,这也是螨虫生长的美好时光。

  有朋友看到这里汗毛竖起来了:家里的被子,一个冬天也没正经晒过太阳,是不是已经很不堪了?

  跑得快又能生,还不怕热的螨虫,怎么才能消灭它们?

  杭州市第三人民医院皮肤科主任医师王平告诉记者,“如果螨虫老不处理,它们可能会在某一天攻陷正好虚弱的你。”王平建议大家,趁着有太阳的日子,赶紧到紫外线下去暴晒被子,记得,是暴晒,那才有效。

  如果实在是条件有限,或者像这段时间,杭州天天“泡汤”,怎么办?

  陶承军分享了一个更好操作的办法:“要不猛拍被子,要不狂抖。”力度要大,持续几分钟,怎么虐它怎么来。这样螨虫就会掉落。

  “不过要注意,要到开阔、通风的地方去拍,不然,拍下来的螨虫,还在屋子里打转,很快又跑你身上来了。”陶承军说,平时卧室也要保持比较好的通风,经常打扫。

  有意思的是,被螨虫攻击这个事情,也存在“不欺地头蛇”的现象。

  人在自己的地盘,身体状态良好的情况下,和虫子基本上能共生。但到了异地,出现“水土不服”的症状,有时候也可能是人们对当地的虫子没有耐受性。

  所以,出门在外住宾馆要注意,“在睡觉之前,做做‘拍被’、‘拍枕’的工作。”陶承军说。(浙江在线记者 章咪佳 通讯员 胡舸) 

(责编:罗娟、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