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垂帘听政的养心殿 藏着多少秘密和讲究

2017年03月17日09:15  来源:钱江晚报
 
原标题:慈禧垂帘听政的养心殿 藏着多少秘密和讲究

  2016年6月11日,故宫博物院的工作人员对养心殿内的一把椅子进行装箱前除尘处理。

  新华社发

  (资料照片)

  你们很爱的故宫又要“修文物”了。

  3月10日,《故宫新事》在腾讯视频的纪录片频道播了第一集。这次“修文物”集中在一个宫殿,就是游客绝不会错过的养心殿。作为皇帝寝宫,又是召见群臣、处理政务的地方,宝贝自然也是最多的。

  故宫里有什么“新事”呢——如果关注故宫的新闻,你一定记得去年6月有一组照片,工作人员正小心翼翼将养心殿内文物打包运出,迎接百年来最大规模的封闭修缮,耗时5年——时间才刚刚过去9个月,也就是说,文物保护专家如何对养心殿进行修缮和保护,几乎可以说是同步进行。所以,第一集最后,轻柔的女声旁白这样说:“对于养心殿来说,旧的故事并没有结束,而新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而且,眼尖的网友已经发现了,在养心殿里“修文物”的师傅里有不少熟脸,是之前在《我在故宫修文物》里亮过相的。比如,金石钟表组的王有亮。难怪要称《故宫新事》是前者的姐妹篇了。

  但,如果说《我在故宫修文物》侧重于人,让王师傅李师傅们成了“网红”,那《故宫新事》则更着重于文物本身。比如,给养心殿里的极品宝贝们搬家,可谓是一次超高难度的搬家了。

  故宫对外开放以后,养心殿只开放了约30%的面积用于观众参观——说参观,其实我们都是贴在玻璃窗上伸长脖子参观的,更别说起居室等私密空间从未对外开放过。

  不只是普通人,百余年,很少有人能进到殿内,包括故宫的专家能够近距离接触,也是很难得的。

  “快过来看看,这后面还有宝贝呢”、“哎呦妈呀,我都不敢动它,都是土”……片中,站在养心殿的明间后西夹室,一个非常闭塞的夹道里,一位专家看着破得快掉下来的墙皮,吃惊得呼唤小伙伴来围观。

  第一集,主要讲“撤陈”的过程,也就是搬家,在养心殿建筑修缮前,先要把里面1890件文物全部挪出。

  在这一集里你会发现,养心殿其实在故宫9千多间房子里并不是最豪华的。前部没有像样的广场,宫殿虽然有两进,距离却很近,穿堂两侧的空间还没老百姓家的院子宽敞。而且,它远离中轴线,东西六宫中随便拎一个出来,也比它有优势。

  按道理,位于中轴线北部的乾清宫,才是皇帝的正式寝宫。但从雍正开始,很多清代皇帝都选择了偏居西侧的养心殿作为“勤政燕寝”的所在。

  作家祝勇,供职于北京故宫博物院,故宫学的研究者。这些年,他借着在宫里上班的机会,走过了许多隐秘角落。他告诉记者,养心殿本身就是一个缩小的紫禁城,虽然它只是皇帝的寝宫,但是它仍然保持着“前殿后寝”的形制,工作生活两不误——在前殿,军机大臣们虔诚地聆听着最高指示;在后寝,则是环肥燕瘦,竞相争宠。

  养心殿的出名,很大程度上因为一个女人。

  咸丰十一年(1861)十一月初一,一个名叫慈禧的25岁女子,坐在了养心殿东暖阁一架八扇黄屏风的后面,成为坐在皇帝背后的一个隐形皇帝,而皇帝,乃至整个帝国,都成了她手里的提线木偶。

  “从她垂帘那一天起,太和殿就变成了摆设,除了皇帝大婚、三大节(春节、冬至、万寿)等少数庆典仪式外,绝大多数都空空荡荡。而作为后宫的养心殿,则成为帝国政治的焦点。这一空间组合具有极强的隐喻色彩,它表明了后宫的崛起,以及帝国女性时代的到来。”祝勇说。

  虽然养心殿狭小朴素,但皇帝的生活反而比空荡的乾清宫要方便很多。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的朱起鹏,从建筑学的角度做过计算:“养心殿后殿中间是30多平方米的中厅,两侧各有一组60平方米带卫生间(净房)的套间卧室。皇帝在紫禁城的绝大多数夜晚,会在其中的一间安睡,包括被翻了牌子的嫔妃,也会送去那里。拿它和现在100多平方米的三居室户型图进行比照,会发现皇帝真实的居住空间和现代城市中产家庭差不了太多。”

  祝勇还提到了光绪的皇后隆裕,一个以往晚清研究与写作都较少涉及的人物,而且,她很少得到光绪的宠爱。祝勇说,从养心殿明间后檐穿过去,是后殿,即家属区,后妃可以在此临时居住,两侧各有耳房五间,叫:体顺堂、燕禧堂。清廷后宫史料中记载,光绪对珍妃“夜夜施宠”于燕禧堂,而隆裕就居住在对门的体顺堂。“故宫的墙很薄,隔音效果非常不好,这对她而言其实是一种虐待。”

  作为寝宫,养心殿里藏着太多皇帝真实生活的气息。这或许是这部纪录片更吸引人的地方。

(责编:章华维、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