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石刻见证蜀道古寺沧桑

2017年03月17日07:16  来源:四川日报
 
原标题:明代石刻见证蜀道古寺沧桑

  □张登军

  绵阳市涪城区新皂镇龙泉寺在前不久进行的环境改造中,清理出一通明代天启年间的碑刻,并有数十件明代石坊构件和一方“龙泉寺”石匾。绵阳市考古研究所所长助理宋建民表示,这批文物的出土,将为蜀道申遗提供实物支撑。

  进龙泉寺大门右侧,立着一通四方碑,碑文上的字迹多数可辨,碑文开头即写出龙泉寺是“绵之古刹”,碑文落款时间是清乾隆四十四年(1779)十二月十六日。左前方凌乱的施工现场,堆积了数十块体量不一的石构件,一旁的水泥新建筑坝子台沿处堆积着几块雕刻着祥云、朱雀、羊、花卉等的构件,风雨和其他外部因素侵扰明显。在一旁,还放着一块“龙泉寺”的石匾额,书法笔道遒劲、流畅。在新砌堡坎东北角下的田间,堆着两块有雕刻的石构件,还有一通已经碎成几块的石碑,碑文大部分已模糊,但上方的“重建龙泉寺记”几个字隐约可见。为了避免再度受到破坏,有人将石碑用篷布遮挡起来。宋建民实地查勘后,认定这批碑刻、石刻、石构件均系明代文物。

  民国版《绵阳县志》和同治版《直隶绵州志》,上面均有关于龙泉寺的记载。民国版《绵阳县志》记载,“龙泉寺在治南三十里皂角铺场外,创自南宋,今考梁题大明正统十二年丁卯重建”。而石碑有“宋绍兴有石碣,岁久剥蚀”,明正统初年“李指挥之裔”修建大雄宝殿,并捐良田三十亩。

  根据地方志书记载,到明万历间“本高、本善等募疏创建后楼五盈及西廊弥陀殿”,又有人出资修建东廊观音殿,助修天王殿并塑造像。

  宋建民称,书写《重建龙泉寺记》的是贵州按察司副使郡人李文芳,碑文与地方志书相互印证,清晰记载出龙泉寺的始建、重建年代、规模。碑文中,有“大明天启五年乙丑孟冬之吉”字样,是立碑的准确年代。

  到明末清初时,龙泉寺被毁,仅有大明正统十二年丁卯重建时的部分建筑幸存。清乾隆四十四年,新建观音殿,后龙泉寺再度被毁。

  根据史料记载,新皂镇古称钟阳古镇,位于古蜀道绵阳境内的新铺与皂角铺之间,古道就从龙泉寺山下经过。根据碑文与地方志书记载,再结合出土的石坊构件,不仅可以证明龙泉寺在当时的规模,也可以证明其是古蜀道上的一处重要景点,宋建民认为,这为正在进行的蜀道申遗,提供了参考支撑。

(责编:罗娟、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