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花游姐妹花蒋文文蒋婷婷 全运会剑指金牌(图)

2017年03月16日07:18  来源:华西都市报
 
原标题:文文婷婷复出后首夺冠 四川花游姐妹花全运会剑指金牌

文文婷婷都当妈了,复出后首次夺冠,姐妹俩相拥庆祝。

再战全运会,郑嘉(右)和文文婷婷师徒三人都是奔着冠军去的。

穿着国家队领奖服,脸上有一丝倦意也有一丝兴奋,四川花游姐妹花蒋文文和蒋婷婷坐在四川省运动技术学院游泳运动管理中心会议室,迎接她们的是“长枪短炮”——数十家媒体聚集在会议室里,有的连座位都没有。这样的盛况,对于四川花游队来说,似乎已多年未见。

当地时间3月11日,国际泳联花样游泳法国站的比赛中,代表中国队出战的蒋文文和蒋婷婷摘得自由自选和技术自选双料冠军,她们以两块金牌一块银牌的完美成绩结束了法、德站的比赛,这也是这对花游姐妹花复出一年多来首次问鼎国际大赛金牌。

全场最老选手比她们“小一轮”

三个礼拜前,蒋文文和蒋婷婷在教练郑嘉的带领下,动身前往西班牙备战德、法两站的比赛,“参加三月份的德国和法国站是我们去年就计划好的,所以也提前了一段时间去西班牙集训。”没想到了,去了法国站,师徒三人才感受到巨大的压力,有26个国家和地区的36对双人组合参赛,除了实力最强的俄罗斯没有双人选手,基本上世界上最强的组合都来了。“比如说竞技水平一直很高的日本队,她们的目标是瞄准的东京奥运会冠军,她们的团队基本上已经是奥运会的配置,医疗、后勤、技术和媒体,去了很多人。”

那种紧张得令人窒息的氛围,即便是如今回忆,依然感觉到有压力,久经大战的郑嘉建议赌一把:“预赛的时候就给她们说,干脆我们预赛就按照决赛打了,因为很害怕没有决赛可以比。”让郑嘉意外的是,文文和婷婷第一次在比赛中的发挥超过了训练,“跟她们在一起二十多年了,那么了解她们的,觉得一般的比赛如果能发挥出和训练差不多的水平,我就觉得很满意,这是第一次,表现得比平时训练好。”最终,蒋文文和蒋婷婷以较大的优势战胜了日本组合,拿到了复出后的首个国际大赛金牌。

“这么多年过去了,国际裁判们对文文和婷婷的表现依然很欣赏,她们的艺术表现力、爆发力都非常完美。”沉寂了两年多后,重返赛场的文文和婷婷感觉太不一样了,“看了一眼运动员名单,全是‘90后’、‘00’后,比我们小了一轮还不止!”蒋婷婷说,全场最老的感觉真的很奇特。

当妈妈后感觉比以前更坚强

“在国外比赛时,你们想女儿了怎么办?”面对记者的这个问题,双胞胎姐妹秀了一把默契,两人半秒不差地喊出两个字:“视频”!郑嘉说,文文和婷婷一有空就和女儿们视频聊天,“训练完了在水边就视频,比赛前也在视频。”姐妹俩说,和女儿聊天有一种安心、放心的感觉,让女儿看到更努力的妈妈,也是她们的动力。昨天,姐妹俩下飞机第一件事就是抱女儿,今天,文文把两块奖牌挂在女儿脖子上,女儿高兴地说,“妈妈有两个第一名!真棒!”对于两位年轻的妈妈来说,这句来自女儿的表扬,胜过千言万语。

一年多前,蒋文文产后复出,随后妹妹婷婷也复出,这对原本就为中国花游史写下过无数多第一次的姐妹,再次创造了一个纪录:第一对妈妈级花游选手。“当了妈妈后肯定和年轻女孩不一样,生理上的这种差别很大,比如新陈代谢、体能的恢复能力,都差很多,所以这一年多看似轻描淡写,其实背后真的很艰辛,有伤病、有痛苦,也有流过眼泪。”

唯独,她们没有动摇。“当时复出其实就是放不下对花游的热爱,现在,感觉这是生命延续的一部分。”当了妈妈后,回到水池边,姐妹俩对于花游运动的认识和理解都太不一样。“以前训练,不光为了自己,还有其他的目标,而现在很简单,就是热爱,就是享受这项运动。”

而作为和她们朝夕相处二十多年的教练,郑嘉的感触是,当了妈妈后,她们更坚强。“更有韧劲儿,更能拼。”

备战全运

那块不得不说的金牌

2017年是全运会年,蒋文文和蒋婷婷在欧洲比赛取得两金一银的好成绩,对于国内的花游圈来说,是个不小的震动。面对家乡媒体,师徒三人也没有掩饰她们的野心:“我们的目标肯定是瞄准金牌,但心态是不一样的,没有像以前一样,觉得必须要拿什么牌,现在,尽我们最大的努力去拼就完了。”

全运会花游比赛,对于师徒三人来说,意义非常。四年前的辽宁全运会,正值职业生涯巅峰时期的蒋文文和蒋婷婷是国内毋庸置疑的金牌组合,因为种种原因,她们最终得到只有铜牌。

当场洒下泪水,当场宣布退役……四年后再谈起那件事,姐妹俩的脸上只剩下云淡风轻,“这件事对我们来说已经翻篇了,已经过去了。”

四年后,她们强势回归,依然是剑指金牌。

一年多前,谈到自己的爱徒蒋文文和蒋婷婷要复出时,郑嘉的眼里有泪花,这位泼辣的重庆妹子说:“我对她们的决定和选择无条件的支持。”蒋文文和蒋婷婷是“大龄”运动员,郑嘉就是“大龄”教练员,这三位“大龄”重新合体,回到水池边开始一周六天的训练,像二十多年里的每一天一样,她们的付出也是别人不敢想的。

“现在队里给予我们的支持和保障是前所未有,从她们复出开始,不论是队医、教练员还是体能教练,都是专职对她的,文文和婷婷出去比赛的团队一共七人,两个运动员,另外五个是教练、医疗和体能团队。”

文文和婷婷说,全运会的另外一个心愿是把女儿带到赛场,让她们看着自己比赛,“那种感觉很踏实,很安心。”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陈甘露

(责编:袁菡苓、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