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不断出击示强的俄罗斯,美国准备好了吗?

2017年03月15日10:43  来源:环球网军事
 
原标题:一个不断出击示强的俄罗斯,美国准备好了吗?

  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3月4日刊登记者彼得·福特题为《美国和俄罗斯将会跳舞还是决斗?》的文章称,俄罗斯正在世界上扮演更为炫耀武力的角色,这种情况可能会阻止特朗普和普京之间建立更紧密的关系。

  文章称,二十年前,俄罗斯曾经是工业发达民主国家组成的八国集团成员国、北约的合作伙伴,以及刚刚起步的“世界新秩序”的羽毛未丰的、但却满怀热情的新成员。今天,俄罗斯已经“被踢出八国集团”,北约已经中止了与莫斯科的所有合作,普京也说,他的国家正在“决斗的价值观”问题上与西方展开一场“文明”的一搏。

  华盛顿和莫斯科之间是否真的可能实现特朗普总统所暗示的历史性和解?华盛顿最近出现的共和党大佬等人对这个想法的反对意见给其前景投下了阴影。在特朗普在总统选举期间与俄罗斯官员的接触问题——包括最近披露的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2016年与俄罗斯驻美国大使的谈话——问题上的日益激烈的争端也是如此。随着普京总统为自己广袤的国家确定更为自豪与自信的航向,这些变化在世界上的力量平衡问题上构成了棘手问题。

  从莫斯科的视角来看,随着俄罗斯恢复到其历来的身份,把自己界定为西方的对立面,其在世界上更为示强是不可避免的。在俄罗斯虚弱的同时,西方军事联盟扩大势力范围,吸收了一个个前苏联加盟共和国。莫斯科感到遭受威胁、屈辱,被迫接受了西方价值观。

  从西方视角来看,俄罗斯已经在西方俱乐部的加盟关键考试中,即民主问题上不及格。随着莫斯科重新夺回在周边地区丧失的影响力,迫使西方越来越警惕。

  文章称,在严重的相互不信任和幻灭气氛下,莫斯科改变了策略。俄罗斯在其2013年的“外交政策概念”中自称为“欧洲文明不可或缺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普京去年11月批准的新的说法则放弃了这一用语,而是谈论“决斗价值观”。新的政策责怪“西方列强把自己的观点强加于世界”,认为“在左右未来国际体系的关键原则方面争夺主导权的斗争”是世界事务方面的“一个关键的发展趋势”。

  普京全面出击

  文章称,在西欧,普京看来正在将其作为黑带柔道选手所学会的原理应用于地缘政治领域,充分利用对手的长处。一些分析家认为,莫斯科利用信息提高同情俄罗斯政府的西方民粹主义政党的地位本来是可以预见的。早在2013年,俄军总参谋长瓦列里·格拉西莫夫上将就撰文说,21世纪的战争规则利用“实现政治和战略目标的非军事手段”,如“政治、经济、信息”等措施“与民众的抗议潜能相结合”。他写道,在许多情况下,“这些措施超出了武器的威力范畴。”

  正如俄罗斯问题分析家德米特里·西姆斯所说,另外一些观察家看到了俄罗斯在互联网上的“恶作剧”背后不那么险恶的动机。他指出,“多年来,美国和欧盟一直在千方百计地”通过非政府组织等手段“影响俄罗斯内政”。“我认为,俄罗斯的行动是显示双方都能够玩这个游戏的一种企图的一部分。”

  而在叙利亚城市阿勒颇,这却绝非是游戏,因为俄罗斯在那里十分惊人地展示了军事实力。俄罗斯为了支持叙利亚地面部队而发动的空中打击使战局朝着有利于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方向发展。叙军于去年年底夺取了这座城市。

  由于俄罗斯的干预,叙利亚政府军决定性地扭转了战局。使之不利于叛军,莫斯科成为这场冲突中的关键角色、有关叙利亚和平的任何努力中的不可或缺的合作伙伴,虽然普京是动用武力强行走到谈判桌旁,但却增加了莫斯科在该地区的影响力。

  在外交方面,俄罗斯不仅进一步靠拢本地区超级大国土耳其和伊朗,还在与一些海湾国家加强经济关系。与此同时,莫斯科和华盛顿在打败所谓的“伊斯兰国”行动中也有共同利益。

  特朗普表示,他可能会准备在对俄关系方面做出战略性调整,从而达成协议,共同打击“伊斯兰国”组织,并调整国际关系秩序。但是,这位新总统在这实际上可能意味着什么的问题上却含糊其辞。白宫与莫斯科的关系已经成为其新兴外交政策中最具争议的方面。

  事实上,一些高级官员似乎认为,俄罗斯是一个有威胁性的敌手而不是一个潜在的朋友。国务卿蒂勒森在参院的任命确认听证会上把俄罗斯称为“危险”。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则把莫斯科列为美国所面临的“头号威胁”。

  莫斯科转向东方

  普京的顾问谢尔盖·马尔科夫抱怨说:“俄罗斯由于痛苦的经历,对西方及其价值观的幻想已经破灭。西方的所作所为与其所说的相反。”为了抵御美国的影响,莫斯科向东寄希望于与中国联手。世界上最广袤的国家俄罗斯和人口最多的国家中国的政府发现了许多相似之处。两国都有传统的世界观、对西方主导地位的不满,以及互补的经济。

  文章称,在军事方面是显而易见的,因为这两个亚洲大国加紧努力抵消美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去年9月,两国海军在南中国海举行了8天的演习。这是两国之间最大规模的联合行动。同时,俄罗斯抛弃了一项关于向中国出售先进武器系统的旧的禁忌,做了价值80亿美元的生意,包括出售地对空导弹和最新一代喷气式战斗机。

  在经济方面,2014年,俄罗斯和中国签署了一项为期三十年的4000亿美元的天然气协定。这是俄罗斯自苏联解体以来所签订的最大一笔交易。

  文章称,俄罗斯也正在扩展其在拉丁美洲的足迹,不仅是为了提升战略利益,而且是为了评估美国的反应可能会如何。

  从2005年至2015年,俄罗斯向拉美国家出售了45亿美元的武器,其中大多数都出售给了长期滋扰华盛顿的委内瑞拉。但俄罗斯的存在所涉及的并非仅仅是导弹和米格飞机。莫斯科还参与了缉毒行动,比如在秘鲁,并努力宣扬自己是“颓废的”西方的替代选择——例如派遣俄罗斯东正教会长老对该地区进行为期两周的访问。

  文章称,最终,俄罗斯在世界各地所采取的行动——其在叙利亚的军事冒险主义、其在欧洲的制造网络麻烦的行径,及其正在与中国建立的共同战线——都表明了这个国家不再愿意把全球治安官的角色拱手让给美国。

(责编:罗娟、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