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拒绝当网红 国乒把项目“小球”推向产业“大球”

2017年03月13日09:52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标题:国乒队要把项目“小球”推向产业“大球”

  “地表最强12人”的横幅挂在深圳体育馆外最显眼的地方,体育馆东门外被一条警戒线阻挡的球迷人群,展现了“地表最强12人”的号召力。从3月3日至10日,随着这项赛名霸气的国乒队比赛的举行,深圳体育馆成了数以千计的乒乓球痴迷粉丝的聚集地。自2012年伦敦奥运会之后开始第三次创业的中国乒乓球队,历经4年多的摸索,终于在体育与娱乐相结合的产业道路上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

  3月10日晚上6点半,本次比赛即将进入最具观赏性的“血战到底”阶段,深圳体育馆外大批球迷正在进场,不断出现的求票者令票贩子们应接不暇。网名为“樱樱”的女球迷来自杭州,是一名“叮当”,这是丁宁粉丝的自称。让樱樱激动的是,当晚,丁宁不负众望杀出一条血路,成功获得直通世乒赛的名额。此次“樱樱”来深圳观赛,几乎花光了寒假打工所赚的3000元。对于一名大二女生来说,3000元不是个小数目,但为了到现场给自己的偶像加油助威,“樱樱”觉得这个钱花得值。从上初中时就关注丁宁的“樱樱”,被丁宁豪放、坚强、隐忍的性格所吸引,虽然丁宁的外形并非“传统美女”,但她却是目前国乒女队中拥有最多粉丝的选手,丁宁跌宕起伏的成长经历和不屈的意志,无疑是她的最大魅力。

  “叮当”们陪伴丁宁度过了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的艰难时刻,又见证了丁宁在去年里约奥运会上的梦想成真、成为大满贯选手。他们同时也发现,中国乒乓球队对球迷、对外界的回应和互动,在4年内发生了巨大变化。

  首先是中国乒乓球队总教练刘国梁在里约奥运会期间成为了整个中国代表团最出名的“网红”之一,而且,他不仅不拒绝成为“网红”,还主动在社交平台上“爆料”,积极回应球迷、网友对“不懂球的胖子”和“帝国猛虎”的关注。

  其次是国乒队的队员也开始更加积极地与球迷群体互动。这一点丁宁也有深刻体会,她说,“过去,都是球迷对我的关注比较多,是他们在不断的了解我;但里约奥运会之后,我与球迷进行了几次深入的交流活动,我也开始了解球迷的经历和故事,在这个过程中,我被球迷长期以来对我的支持深深的感动。”

  球迷持续高涨的热情,成为国乒队粉丝阵容不断壮大的强大助推力,在本次比赛现场可以发现,“地表最强12人”几乎人人都有自己的粉丝团,从丁宁的“叮当”、刘诗雯的“蜜枣”、马龙的“火龙果”、张继科的“蝌蚪”,到年轻小将林高远的“高乐高”、周雨的“雨伞”、陈梦的“柠檬”……

  记者在现场目测,平均下来,每天的上座率都在七成以上,而且绝大多数都是年轻的球迷。记得2012年伦敦奥运会之后,连续第二次包揽奥运会乒乓球项目所有金牌的中国乒乓球队居安思危,用国乒队总教练刘国梁的话说,“中国乒乓球队需要优异的大赛成绩,但也肩负推广乒乓球运动的责任。”但根据当时的调查,乒乓球运动在国内的主要参与和关注群体是中老年人,年轻一代正在对乒乓球运动失去兴趣。这是中国乒乓球队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后开始第三次创业的时代背景。

  如果把中国乒乓球队在上世纪50年代为新中国夺得第一个世界冠军,逐步确立“国球”地位视为是第一次创业;把中国乒乓球队走出2002年釜山亚运会遭遇的低谷,全面走向竞技巅峰视为是第二次创业。那么第三次创业,是中国乒乓球队首次把竞技之外的目标作为主要方向。

  但对于长期处于“奥运争光计划”下,以竞技成绩作为首要任务的中国乒乓球队,能够成功进行第三次创业,至少在4年前是不让人乐观的。

  如果说此时再回忆里约奥运会究竟给国人留下了哪些深刻回忆,可能和以往的历届奥运会一样,没有人会记得每一位夺得金牌的中国选手的名字,但有几次重大事件一定让人记忆犹新,比如,台湾球迷指认的那个“不懂球的胖子”。

  刘国梁欣然接受了球迷赠与的“不懂球的胖子”的封号,网络也以此为切入点,一系列幽默的国乒队“段子”在网上广泛传播,最终把一个个有关中国乒乓球之所以能傲视对手的幕后、感人故事传播开来,既贴近年轻人的语言和思维习惯,又很好地宣传、推广了乒乓球。里约奥运会之后,中国乒乓球之所以能够持续热度不减,在刘国梁看来,正是因为国乒队主动贴近了年轻人。比如,此次“地表最强12人”的赛名一推出,就在社交平台上引起了极大反响,此次比赛进行网络直播,也打破了传统上更注重电视台直播的思维。国乒队的这次队内直通赛,以更符合年轻人消费习惯的方式改头换面,赢得了一大批粉丝的支持。

  “乒乓球运动推广的成功与否,就在于年轻人喜不喜欢这个项目。”刘国梁表示。

  不过,大量年轻粉丝对国乒队“国手”的疯狂追逐,也在一定程度上引来舆论质疑。

  本次在深圳举办的“地表最强12人”直通赛,可以说观众群体主要是“追星”的粉丝,真正传统意义上的乒乓球迷少之又少,刘国梁也承认,现在的粉丝里可能基本上都是不打乒乓球的。但这在刘国梁看来不是什么问题,“中国乒乓球协会做过统计,全国大约有8000万经常打球的乒乓球爱好者。我们既需要打球的球迷,也需要不打球、但能够欣赏乒乓球比赛的球迷。”

  因为对自己钟爱球员的高度关注,追星的粉丝往往有更强的纪律性,这一点反倒是传统意义上的球迷不具备的。刘国梁表示,“以前的球迷可能一边看着比赛一边就在观众席上评球,甚至有球迷直接对球员喊话、指点球员怎么打球,让人哭笑不得。现在的球迷绝对不会干扰球员的比赛,甚至有观众出现干扰比赛的行为时,他们还会集体去制止。这种粉丝的专业素质,我觉得是非常好的。”

  更重要的是,大量年轻人的关注是一个运动项目的活力和潜力所在,是实现项目产业化的最大推动力。中国乒乓球队的第三次创业如果离开了年轻“粉丝”的支持,也将失去创业的基础,但现在,一切皆有可能。慈鑫

(责编:李强强、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