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岩松:我骨子里是一个“段子手”

2017年03月10日06:58  来源:四川日报
 
原标题:白岩松 我骨子里是一个“段子手”

  白岩松

  嘉 宾:央视著名主持人

  资深新闻人 白岩松主持人:本报记者 肖姗姗

  “万事尽头,终将如意”,这是一句巴西的谚语,也是央视著名主持人、资深新闻人白岩松与《新闻1+1》栏目共同出版的新书名。在书中,白岩松以媒体人的视角,从自然资源、地理环境、发展历史等多方面介绍了巴西丰富多彩的异域文化。近日,借新书发布会之机,记者专访了白岩松,从巴西的足球聊到赵雷的《成都》,从新闻聊到《朗读者》,白岩松无不在强调快乐其实很简单。

  a

  骨子里是一个“段子手”

  记者:之前有很长一段时间,你给人的印象都是“严肃脸”。结果在《1+1看巴西》栏目中,你对里约奥运的犀利评论深受网友好评,晋升“段子手”,成为“网红”。你有什么感受?

  白岩松:当时我第二天就回复了,我是“网白”,因为我姓白。对于我来说,做什么样的事用什么样的态度,用什么样的语言。在我看来,奥运会的开幕式在巴西里约办,就应该是这种方式才合适。其实,这种方式我在伦敦奥运会闭幕式就开始了,当时已经有国内媒体报道了,叫“吐槽版”,只不过现在用了新词叫“段子手”,不知道下一届又会是什么词?

  奥运会就是人类创造出来的游戏,我们觉得非常正式,仔细想想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产业难道不是“无聊经济”吗?最大的产业全是为填补人类的无聊所发明出来的东西,足球如此,奥运会如此,很多的都如此,本身就是游戏,应该更开心。

  至于我严肃,各位,今天地震,明天爆炸,如果你稍微用轻佻一点的语言去做,你会开心吗?可能我骨子里是一个“段子手”,但是当面对不同的新闻的时候,要有新闻人的职业感。

  b

  新闻表达要符合传播规律

  记者:今年春节期间,有很多网友在讨论央视主播讲段子的话题。对于央视的严肃新闻开始变得亲民和活泼,你怎么看?

  白岩松:新闻应该用讲故事的方式去讲,讲故事不是虚构,是非虚构,要借鉴讲故事的很多模式,但是还是应该有一定的边界。不同的新闻要选择不同的表达方式,有一些新闻就该是严肃看待,有一些新闻就该是轻松地面对,但是总的来说要符合传播规律,这点最重要。

  过去我们的语言过于死板,但是也不是铁板一块。我们央视新闻评论部1993年开始创办《东方时空》,强调的是语态的改变,但是这种改变需要时间。要尊重规律,尊重时代,更要尊重期待。一切合适是最重要的,中国文化强调的是合适。

  c

  媒体要做你该做的事

  记者:作为一个资深新闻人,你觉得在当下媒体应该怎样做才合适?

  白岩松:我觉得任何一个媒体不要抱着一夜之间要改变多少的想法,如果天天想着弄出来多少人看,这个东西弄不出来。做你该做的事,就像《道德经》最后四个字“为而不争”,意思是去做吧,但是不必争什么结果。

  记者一定要到现场,现在很多的真实和事实都是想象的。前几天还有人转一篇文章,武汉的一起命案,大家都在议论,现场的记者有几个?现场既包括凶案的现场,包括他们的家乡,还包括对心灵现场的探寻。媒体这样做,时间长了会很麻烦的。都不种地了,全是炒菜的,粮食在哪儿?不论是传统媒体还是新兴媒体,我只看重“媒体”这两个字。我们都会慢慢回到种粮食的,你说我们只是一小波种粮食的,种出来的东西怎么样?但是好在还在种,所以不求结果,做。

  d

  吃饱了就需要阅读

  记者:之前你为董卿的节目《朗读者》站台,近来像这类与中国传统文化有关的节目大热,你怎么看?

  白岩松:《中国诗词大会》火了,《朗读者》上路了,这类型的东西也在增长。中国一年出版的新书几十万种,好书太多了,所以我相信未来的阅读一定会是由人均4.58到5,到6,到7。不是别的因素,而是一个人吃饱了、穿暖了之后,就会给自己更高的娱乐。我认为阅读、听音乐、运动是更让人收益良多的游戏,何乐而不为?

  因此看巴西,我也愿意看到很多优点。讲一个小细节。巴西的监狱里有一个明确的规定,犯人在规定的时间每读完4本书,写了明确的读后感,并且被认可了,减刑15天。听到这个故事,是我在巴西境内转机的时候,我半天都在琢磨这个事情。看着一个好像什么都不着急的国度,居然有这样的小细节,对于阅读的尊重可以在监狱里体现出来,对我的触动还是很深的。

  e

  对玉林的串儿印象深刻

  记者:成都和巴西一样,也是一个“慢城”,你对成都的印象如何?

  白岩松:对,慢。前几天有人写文章,赵雷的《成都》不是成都是成长。真正写到成都的情景,玉林的巷子拉拉手,玉林的串儿,都让我印象深刻,成都的生活方式令人舒服,确实是一座幸福感比较强的城市。

  记者:就你自己而言,“万事尽头,终将如意”这种快乐,你得到了吗?你现在的心境如何?

  白岩松:复杂久了,想回到简单的快乐,比我们自己想象的要难。我现在的心境就是心静。《曾国藩》有两个关键词,一曰诚,二曰静,诚就是不欺人,尤其不自欺。我的心境是为而不争,求静不得,所以是动中静,忙中闲。

  延伸阅读

  感悟巴西慢生活

  在巴西,白岩松屡次听闻当地民谚“万事走到尽头,终将尽如人意”,他很困惑:“巴西有那么多不如我们的地方,可为什么,那儿的每一个人好像都比我们快乐?”最终,他揭开了这个谜底,并将其成书《万事尽头,终将如意》。

  在书中,他将犀利与奔放结合,以《新闻1+1》的代言人身份,向读者们勾勒出一块更立体的巴西版图。浅至地貌、文化、物产等的全方位概述,深至贫民窟、教育、种族等问题的深度探讨;大至历史、未来、环保等人类社会;小至快乐、暴力、足球等微观话题。在2016年里约奥运之前,白岩松随栏目组一同深入探访巴西这个快乐的国度,奥运会上他的解说浸染了当地的热情奔放,解说词也是火爆网络,一夜之间变身国民“段子手”,受到千万网友转发与追捧。

  白岩松觉得,巴西有很多东西都值得学习,“巴西人对于拥有的东西很放大,对于没有的东西不那么焦虑。在巴西,很多事情都很慢,海滩上一躺一天。这种幸福指数、快乐指数跟放大和拥有东西的快乐感,不那么着急有关。”

(责编:罗娟、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