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匿百年的叙永盐马古道 体味背盐人的江湖

2017年03月07日09:16  来源:泸州新闻网
 
原标题:隐匿百年的叙永盐马古道 体味背盐人的江湖

  背盐人的辛酸:一天走二三十里路背一趟盐需半月

  背盐人选择这一辛苦的行业,完全是为生活所迫。辛苦劳累体现在所背盐的重量,以及路途的遥远上。

记者一行人前往金沙村盐马古道途中

  记者一行人前往金沙村盐马古道途中

  周老说,背盐人一般都会根据自身的力气,一次尽量背更多的盐,这也就造成了生强力壮的背盐人结成一个帮口,保持基本相同的前行速度,而力气较小的,只有另投他处。每个人背盐的重量不确定,但基本都已达到自己的极限,走不了多久就要停下来歇息,一队人速度有快有慢,速度快的背盐人在这个歇息点已经出发,速度慢的背盐人或许刚刚才到这一歇息点。在盐马古道兴盛的时期,来往的背盐人在路上排起了长龙,一眼望不到尽头。背盐人很艰辛,背上的盐巴重,吃的又不好,一天只能走二三十里路,背一趟盐要半个月时间。

  金沙村另一位92岁的老人文成凯虽然没有当过背盐人,但他亲眼目睹了这段历史。他说,背盐人吃得不好,玉米面是主食,还有酸菜、盐巴、海椒面等,不要说肉食,连米都没得吃。睡得也不好,晚上住在“歇号”,没有铺盖,秧草做的“秧毡”还有“草帘子”就是他们的铺盖。穿得也不好,衣不蔽体,有的背盐人用麻绳将破布串在一起就当做衣服。

  背盐人很辛苦,力气小的背盐人往往是一步一歇。在夏天时,汗水直冒,背盐人一路上就像刚刚从水里出来一样,擦汗水不用毛巾,而是用竹片。“我记得背盐路最恼火的是在‘狗脑壳’这个地方,这里坡特别陡,往上走一步,必须要用‘拐爬子’来撑住背盐的背篓,往上爬一步,就要歇一会。”周老说。

  在经历半个月后,背盐人到达目的地“飘儿井”,这是他们收获的时候。周银章回忆道,每次的收获还不错,能买不少东西,这也是他们拼命也要背盐的原因。不过,途中不能把盐洒出去,最后过秤时如果跟装盐时不一样,会被扣工钱。而文成凯记得,当时有一个背盐人背了一趟盐,带回来4件布,一尺宽、一丈二长。

(责编:章华维、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