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高校自习室一席难求 有学生数百元“求购”

2017年03月07日10:18  来源:信息时报
 
广州高校自习室一席难求 有学生数百元“求购”
原标题:高校自习室一席难求 有学生数百元“求购” 学生盼望增加自习室数量,有高校推可选座的自习室管理系统和储物柜

广州大学自修室几乎没有一个空座。信息时报记者 黄淑仪 摄

  随着2017届考研逐渐走进尾声,高校自习室也迎来了新一轮的“换血”。近日,记者走访市内多所高校发现,这些自习室每年都是考研一族的“香饽饽”,十分抢手。为了能占到一个好位置,更有学生不惜花费数百元向师兄师姐“购买”。不少学生反映,自习室占座情况屡禁不止,说到底还是因为供不应求,盼望学校能增加自习室的数量。

  现象

  有自习室座位被以300多元“转让”

  “终于考完研了,有座位转让,有意者请留言”、“考研自习室还有座位吗?愿花钱购买”……在广州龙洞一所高校的公共信息发布平台上,从去年12月底考研笔试结束后至今,时不时有类似的“求购”或“出售”座位信息发布,每一条转让信息下都有不少学生留言,表示希望能花钱购买座位,价格从几十到三四百元不等。而这些明码标价的座位,都是位于该校教学楼中一间专门为考研学生设置的自习室。

  上周末,记者根据指引来到该校看到,这间自习室的摆设与普通课室并无太大差别,只是课室的桌椅、地面上都摆满了书本以及生活用品,学生寥寥可数。一名正在学习的大三学生何同学告诉记者,由于研究生初试刚刚结束,大四的师兄师姐大多已经都撤走了,只是书本和个人的物品还遗留在里面。“很多同学来这里找位置,看到东西堆放在一起就走了,因为找不到空位。”何同学说。

  记者看到,在隔壁一间课室里密密麻麻摆着几十张各种不同样式的桌子。“这里的桌子大多数都是学生自己买回来的,有的原本就在课室里,也有的是从师兄师姐手里买到的。”正在自习的徐同学说,由于及早联系到同专业的师兄,他才能得到这个自习的座位,“桌子是师兄买的,初试结束后师兄把东西清空了就转给我了。我比较幸运,不需要花大价钱购买。”

  在采访过程中,两位学生都向记者证实了部分自习室座位被一些师兄师姐拿来“出售”的情况。对于这种现象,在该校的公共信息发布平台上也引起了不少争论。有同学认为,考研座位是公共资源,不应该拿来交易;而部分学生则承认自己购买了考研座位,尽管价格昂贵,但为了考研,不得不先为自己做好打算。

  对此,近日该高校发布通知称,为合理利用课室资源,同时营造和谐的学习环境,将统一关闭考研自习教室。为了保证在校学生的正常学习自修,学校将另行安排自修场地。对于此举,不少学生表示赞成,认为学校是开始“出手”管理自习室。

  学生

  座位供不应求 盼能增加自习室数量

  为了解各大高校自习室的使用情况,记者在大学城随机采访了30名学生,其中六成受访者认为学校自习室占座情况严重,两成受访者认为占座情况一般,只有四名学生认为不存在占座现象。

  在广东工业大学,记者来到学生所说的“考研集中地”——教学楼2号五楼其中一间自习室。这间能容纳40多人的课室中只有3个男生在专心复习,尽管在其他空余的座位上没有堆放着书本或个人物品,却全部被白色粉笔写着如“18考研已占,177280*****”等字眼和电话号码。其中一名正在复习的大三朱同学告诉记者,教2五楼的这个考研室是上周三下午才开放的。到了第二天,全部座位就都写上了“已占”的字眼。

  广州大学设置在图书馆副楼一楼的自修室,由于光线好、空间大加上学习氛围浓厚,也是学校考研一族最喜爱的地方。尽管才刚刚开学,自习室已几乎没有一个空座,不少座位上也摆放着成堆的学习资料。在华南师范大学,由于五号教学楼可以用来作为通宵复习的地方,不少考研生都会选择在那里进行备考复习,课室中也有用书本、生活用品等东西占座情况。

  在随机调查中,近五成学生希望学校能增加自习室或增加储物柜,同时希望能加强保安巡逻。“其实出现占座的现象,一定程度上是学校开设的考研自习室不足所致。”朱同学说,“除了偶尔清理外,也希望学校能开设更多的考研室,来满足考研学生的需求。”

  学校

  不定期清理占座 有高校推APP选座系统

  对于占座情况,各高校又是如何解决?记者在广东工业大学和广州大学了解到,在复习高峰期内,校方会派工作人员不定期进行“清书”。广州大学大三唐同学表示,在期末考的时候,学校也会每天晚上都来清理桌面上的书本。

  “我们学校也是没有专门的考研室或自习室,如果出现用书本或生活用品等霸占座位的现象,图书馆管理人员就会在期末复习的高峰期或者平时不定期进行收书,会把霸占座位的书本放回原处,学生私人用品就会放到一楼让学生认领。”中山大学南方学院大三吴同学说。

  对此,也有考研的学生感到“委屈”。大四考研生何同学表示,“我们考研需要复习的书本太多了,每次都全部拿走很不方便。虽然也有恶意霸占座位的现象,但是不常见。有其他学生认为,我们考研生老是霸占座位,是因为我们学习的时候来得早、回去晚,这样说我们,我们也很委屈。”

  据了解,近年来不少高校为解决自习室占座情况都作出了不少尝试,如江西师范大学推出了结合校园卡的座位管理系统,试行用校园卡预约自习室座位,还可举报占座情况;湖南师范大学在图书馆推出“微信座位管理系统”,“扫码”可获得座位使用权;武昌理工学院启用APP手机座位管理系统,学生通过扫码就坐和座位预定两种方式来获取座位;武汉工程大学推出的这一款自习座位预约APP名为“智位来APP”,覆盖图书馆全馆共计1009个座位。广州大学此前也启用了自习室管理系统,学生持本人校园卡在选座机上刷卡、选号,就能对号入座,同时还在自修室设置书包柜供学生使用。□信息时报记者 黄淑仪 实习生 吴欣愉 莫羡莹

(责编:袁菡苓、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