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鹰爸让8岁的儿子考大学 自己还办起了公学

2017年03月07日09:21  来源:浙江在线
 
原标题:备受争议的南京鹰爸让8岁的儿子考大学,自己还办起了公学

  前不久,教育部首次对“在家上学”进行表态,指出“不得擅自以在家学习替代国家统一实施的义务教育。”而对于南京的鹰爸何烈胜来说,这似乎不是个好消息。

  他曾因为让3岁儿子雪地裸跑等事出名,去年他把儿子从学校领回家,今年2月,还和儿子一起参加了南京大学的自学高考。其实,去年他还开办了鹰爸公学,教起了别人的孩子。钱报记者来到南京面访鹰爸,他说,“我不属于‘在家上学’,我有学堂有老师有执照。”

  探访:鹰爸学堂里老师比学生多

  鹰爸公学位于南京玄武区一社区中心内,两层的平顶建筑,彩色粉刷,很是显眼。二楼被分隔成几间教室,楼顶则是一个小操场,整体带着浓浓的军营味。记者到时是下午4点多,有外教在教孩子英语,有孩子在上机器人课,不过孩子不多。

  记者了解到,鹰爸公学的收费标准是一万元/人/月,包含学习期间所有的费用(课时费、食宿费、器材费、外出活动差旅费等)。

  鹰爸聘请了20个老师,而这里学生只有18个,全是男生,来自西安、郑州、深圳等地,还有一名浙江台州的六年级孩子。

  记者注意到贴在公告板上的课程表,从早上5点半起床到晚上8点45分就寝,每一个时间段上的课程或者活动都排得很详细。文化课与训练课各占一半。

  南京市中山小学原校长王丽萍被聘为鹰爸公学的顾问,她说,自己对鹰爸的教育理念,有些并不认同,比如这么小就去报大学自考等,但是也有一些教育理念她还是认可的,比如很注重孩子的素质锻炼。

  追问:为何把孩子交给鹰爸

  让儿子多多3岁雪地裸跑,4岁公海开帆船,5岁驾飞机,6岁出版自传,7岁徒步罗布泊,8岁报名南大自考……身为父亲,何烈胜的育儿方式备受争议。

  那些把孩子送到鹰爸公学的家长是怎么想的?

  在鹰爸公学的孩子从一年级到六年级不等,选择在南京长期上课就意味着要在原来的学校请假甚至休学。

  来自台州的男孩宸宸今年六年级。记者进教室时,正是晚饭后自习时间,宸宸正和多多在一起,一个看六年级教材,一个看自考要考的市场管理学。

  “宸宸,为什么来这里学习?想和多多一样?”

  “是我妈妈让我来的,因为我在学校里作业老完不成。多多比我还小呢,已经在自学考大学了,我可没想那样。”

  “那你自己喜欢这吗?”

  “有时候不喜欢,离家太远,上课还好,有很多活动。”

  记者也电话联系了宸宸妈妈,她是一名高中老师,“我很早就知道有鹰爸这么个人,去年看到鹰爸夏令营的信息,就参加了一期。儿子在学校成绩中等偏下,作业写得特别慢,老是做不完,作为家长什么办法都用过,没什么成效,后来干脆休学一段时间。”她坦言,自己这样做等于把儿子托付给了别人教育,而且费用也不低,自己还要经常跑南京,“不是为了培养天才,只是寻求一个相对适合孩子的地方。我自己也是老师,也知道没有一种教育模式是完美的,只是尝试对孩子比较合适的。”

  日常:鹰爸夫妻在记者面前吵

  儿子雪地裸跑成名后,母亲何龙会一直很反对,女儿一出生,她立即表明自己观点,“女儿是个女孩子,你就不要管了。”现在的鹰爸懊悔不已,“看来我还是重男轻女啊,当时怎么就听了老婆的话呢。”

  记者采访那天,鹰爸五岁的女儿有点发烧,何龙会抱着她。何烈胜连连摇头,“你看你看,这就是不听我的教育的结果啊。”妻子白了他一眼,“你别说了,哪有孩子不生病的。”“多多这么大时哪里感冒过。”夫妻俩就在记者面前吵起来。何烈胜表示,已和妻子商量好,以后每天10点多把女儿从幼儿园接回来,他自己教。

  晚饭后,记者见到了8岁的“裸跑弟”多多,他正在教室里自习,看上去有些疲惫。他面前摆着的正是备战自考的《管理学原理》。“看得懂吗?”“这本还行,我觉得能理解意思就行。我觉得管理学就是领着一群人去完成一件事,注意分好工。但是消费心理学那本书我看不懂。”

  鹰爸聘请了20个老师,而这里学生只有18个,全是男生,来自西安、郑州、深圳等地,还有一名浙江台州的六年级孩子。(浙江在线记者 李玲玲)

(责编:罗娟、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