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槛低、赚钱容易?记者体验“网络红人”

王婕

2016年11月01日11:41  来源:人民网浙江频道
 
原标题:本网记者体验360行之【191】网络红人

在直播开始前,网络主播小八正在进行化妆。美瞳、假睫毛是她们化妆的标配。龙巍 摄

在直播开始前,网络主播小八正在进行化妆。美瞳、假睫毛是她们化妆的标配。龙巍 摄

  体验职业:网络主播

  体验地点:杭州某传媒公司

  近日,一条土豪打赏网络主播的小视频在网络上疯传。该网友在短短1分钟内向某网络主播连续送出500个“蓝色妖姬”,“蓝色妖姬”是该直播平台虚拟礼品,围观网友粗略换算500个“蓝色妖姬”相当于100万人民币。同样,在今年7月11日,网红papi酱首次尝试网络直播,在一个半小时的视频直播中,光打赏的收入就折合人民币90余万元。很多年轻人觉得直播门槛低、赚钱容易,纷纷涌入这个行业,想通过做网络主播成为网红。你是否好奇网络主播的日常工作,而镜头下的她们又是什么样的?请跟随记者,走进网络直播间一探究竟。

  滤镜下隐藏的脆弱

  早上10点,记者来到杭州下沙的一家传媒公司。在公司大门旁的醒目位置就摆放了很多网络主播的宣传照。走进公司,偌大的地方,冷冷清清,没有几个人在办公。公司媒介部负责人王薇向记者解释,网络主播一般都是晚上工作,下午才会陆续有人过来。得知记者要采访,特意安排了一个网络主播上午过来。

  记者在一间直播室见到了网络主播小八,她正在化妆。美瞳、假睫毛是她们化妆的标配。只见她非常娴熟的在脸上弄着,一会儿工夫就搞定了,转过身向记者展示她的化妆成果。水汪汪的大眼睛,乌黑的长秀发,笑起来特别甜美。和她的形象一样,她的房间被她布置的特别温馨、可爱。

  小八告诉记者,每个房间是由主播根据自己的风格进行装扮。她很喜欢娃娃,就把屋子这样装扮起来。

  对于一名网络主播而言,开始直播前需要先准备好可以聊的话题。小八会提前在网上找一些脱口秀,看一些热门话题,为了把节目气氛做得更好,她也会准备一些音乐,学唱几首歌和粉丝进行互动。

  随后小八打开视频直播软件。视频里的小八比化完妆的本人更美。小八告诉记者,视频软件有美化和滤镜的效果。所以网友看到视频里的主播都是被美化过的。随后,小八带上耳机,放起音乐。刚上线,就有粉丝跳出来。

  “小八,你白天就上线了。”一个粉丝在公屏上呼唤到。

  “是呀,我就想看看白天会有谁在呢。”小八调皮地大声说到。

  有粉丝开始要小八唱歌。小八很自然就哼起了歌。和刚才接触的感觉完全不同,镜头前的她特别的兴奋、活跃,完全切换到另外一种模式。

  小八告诉记者,在镜头前就是要呈现一种开心的状态。要是绷着一张脸,粉丝就不会看你的直播。有时生活中遇到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到了直播上也不能表现出来。

  别看她镜头前表现的特别成熟,和各种人都能聊天。她才仅仅做了3个月的时间,还是个19岁的小姑娘。小八告诉记者,自己今年高考没考好,就直接出来找工作赚钱,一个朋友刚好在这家公司做网络主播,做的不错,自己就过来做起来全职主播的工作。

  “人人都可以做直播?!”

  “等会你就坐我旁边,感受一下我的工作。”小八示意我坐过来,并和粉丝开玩笑介绍说我是她表姐。粉丝们听到后,连忙留言表示欢迎。

  坐在小八旁边,面对摄像镜头,记者还是有些拘束不知道应该和粉丝们说些什么。看到粉丝向自己打招呼,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就开始挥了挥手。而小八就很放松,和粉丝互动很频繁。

  “没关系,做直播就是要多做,多锻炼。”小八安慰我道,我以前也不知道怎么做,通过公司的培训,加上平常多看其他主播做的节目,这样慢慢状态就好了。要学会找卖点留住粉丝,毕竟现在做网络主播的人越来越多,竞争也越来越激烈。

  小八打开直播平台页面,上面各式各样的网络主播很多。记者了解到,网络主播一般有两种,一种是公司旗下,一种是纯个人的。

  “我个人也可以注册一个账号做直播吗?”记者好奇地问到。

  “网络直播门槛低,只要有一台电脑,一个账号就可以做直播,用手机做直播就更方便,不过以个人的形式单纯玩下可以,但要做红很难。”小八说,她的账号是通过公司注册。经纪公司可以把旗下的一批主播,批量入驻到某个直播平台,并对主播进行管理和维护,主播可以享受到资源的扶持,帮忙刷人气和维持秩序。

  小八说,这个职业比较自由,直播时间由自己来定,但为了维持粉丝队伍的稳定,每天也会选择一个相对固定的时间。做这个工作,每天都是在电脑前坐着,也不敢多喝水,要上厕所,这么几个月坐下来,就会觉得自己肩膀酸疼,眼睛盯电脑太久也很不舒服,每天带着耳机,耳朵也不舒服。而为了美丽,还要化妆戴隐形眼睛,常常时间久眼睛就会不舒服。

  “我最长的一次直播做了10个小时,整个通宵到第二天早上。”小八告诉记者,平常大家白天都要上班,所以晚上看直播的人会比较多,网络主播一般都会选择晚上做直播。

  打赏,网络直播的盈利模式

  做一名网络主播,不仅需要线上和粉丝互动,线下还要维护粉丝。小八告诉记者,绝大多数礼物都需要粉丝花钱充值虚拟币进行购买。在繁星直播平台,1元钱可以兑换100个星币,能送出20朵“玫瑰”,一辆“劳斯莱斯”得花费人民币100元,如果想要送出一份最高级的礼物“天尊庇佑”,得花费人民币1500元。

  类似的直播平台都差不多,又有几十上百种虚拟礼物,从最简单的“玫瑰”到“巧克力”“香槟”,还有“游艇”“宝马”“奔驰”等,碰到特别的节假日,平台还会推出相应的限定版礼物。

  “这些礼物折合成人民币就是我们的收入。”小八说,平常需要看粉丝群信息动态,分析有效粉丝,对重点粉丝要进行维护,还要学会挖掘新粉丝。每天手机都不离手,休息时间其实也没闲下来。因为如果休息片刻,一些土豪粉丝看不到你,来的时间就少了,可能就会转到别的主播那里。

  “土豪在现实中靠钱有了地位,在虚拟游戏中也要找到同样的地位。通过花钱打赏的方式博得主播的好感。”小八说,所以之前才会出现一个土豪网友在短短1分钟内向某网络主播连续送出500个“蓝色妖姬”,相当于100万人民币。

  小八打开她的个人账户展示给记者看,这个月她的账户金额显示达1万元人民币。而这个钱还是扣除了平台和公司的分成后,她的实际收入。

  浙江宝星文化传媒公司媒介负责人王薇告诉记者:“我们给主播的提成非常高,再加上底薪3千元左右,主播上万的月薪不是问题,有些做得好的、拥有粉丝多的网络主播月薪十万也是能够实现的。”

  现在社会人们工作压力大,社会交往圈子又小,往往通过网络世界这种方式,来体现一种自我的存在感。最近,网上有新闻报道,浙江的一位小伙子更疯狂,月薪只有3000元,却为了网络女主播却一掷千金,动用公司30多万元的资产讨好女主播,“打赏者”缺乏自制力,冲动消费,甚至触犯法律现象日渐普遍。网民们在网络这个公共空间中更需要能够自由理性地交往,同时也要遵循网络公共空间的一些基本规则。

  记者手记:网络主播能红多久?

  门槛低,足不出户,月入上万,让很多年轻人难以抗拒,加入到网络直播的行业。记者采访的小八也是这样做起了网络主播。

  “我知道这个职业是吃青春饭,想趁年轻多锻炼自己一下。”小八说,对于未来没有过多的规划,也不知道这个行业能火多久,只能趁着现在这股热度先做着。公司也有演艺的活动,以后也希望自己做出一定知名度之后,能多参加一些线下活动,比如拍摄网剧,让自己的职业能走的更远。和她在同一个公司的其他网络主播也是这样打算。

  随着网红经济的发展,各经纪公司也是想借着直播行业初期野蛮增长的红利,打造更多网络主播,满足更多人的直播观看需求。仅杭州下沙就有10家左右的传媒经纪公司,互相竞争也很激烈。

  提到公司是否有交五险一金,小八说,现在做的好月收入上万不成问题,但没考虑过社会保障这块。

  除了这些跟演艺经纪公司签约的网络主播,网络直播行业里还有大量没有签约的主播,他们的直播形式和内容相对更加广泛,但相对也少了更多的监管。

  一天24小时的直播,那么多的网络主播和直播间,监控难度很大。这也导致了那么多不符合直播规范的,缺乏法律、道德和社会的监管约束的直播内容存在,却没有被限制。如何让低俗不良的内容失去生存的土壤?

  今年9月,国家广电总局下发《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规定从事互联网音视频直播的机构或个人均应“持证上岗”。

  今后相关部门会对直播平台强化监管,净化网络直播环境,使网络直播行业从无序变成有序,形成良性竞争,促进行业规范发展。同时,网络直播平台以及网络主播自身的自律也是促使网络直播健康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

(责编:章华维、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