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突破体制机制藩篱 加速军民深度融合

【查看原图】
记者陈曦

四川绵阳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记者陈曦 摄)

秋高气爽,丹桂飘香。9月7日上午,位于四川省绵阳市经济开发区的金华洋电器制造公司某生产车间内,机车嗡嗡作响,一派繁忙景象。“我们是一家民营企业,也是生产民用品的企业,可我们生产的一些产品,也用于军方,所以我们也是军民融合发展的典范。”公司副总经理石卫军自豪地说。

今年6月24日,国务院在关于《四川省系统推进全面创新改革试验方案》的批复中,要求四川围绕加速军民深度融合发展,以实现创新驱动转型发展为目标,以推动科技创新为核心,以破除体制机制障碍为主攻方向,依托成(都)德(阳)绵(阳)地区,开展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改革举措的先行先试,加快构建全要素、多领域、高效益的军民深度融合发展格局,形成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的体制机制和发展方式,为推动四川省转型发展、长远发展、可持续发展奠定坚实基础。

四川省委省政府已将全面创新改革试验作为全省首要任务,并在多个方面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军民融合 突破体制机制藩篱是关键

绵阳某军民融合企业生产车间内景。(记者陈曦 摄)

绵阳市金华洋电器制造公司是一家仅有80余人的民营企业,却长期服务于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等单位,所生产的多种产品已成功用于神州5号飞船和嫦娥1号月球探测器。

“发展军民融合产业,是我国和平时期国防军队建设与经济社会发展的可行、经济、高效之路。在四川推进全面创新改革试验的大背景下,军民融合企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石卫军认为,“军民融合包含两个方面,即‘军转民’和‘民参军’。军工企业可以生产民用产品,民品生产企业也可以参与军工产品的生产。但这需要对原有的一些体制机制障碍进行突破,要打破二者之间的制度壁垒。”

石卫军告诉记者,民品企业参与军品生产有很多优势。军工企业从立项到研发到生产,过程繁琐复杂,民品生产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体制相对灵活,能及时研发生产并交付使用。在售后服务方面,民品企业也不像军工企业有一些诸如级别方面的限制,什么时候需要都能及时到位。此外,民品企业参与军品生产,除了能拉动地方经济发展,还会节约不少军费开支。

“但是,目前名品企业要参与军品生产还有很多制度障碍,最典型的是严格的准入制。民品企业要参与军品生产,必须要取得国防武器装备科研生产单位保密资质证、武器装备质量管理体系认证、武器装备承制单位注册证书。这几个证书缺一不可,但要取得其中任一个证书目前都非常艰难。而在研发方面,民品企业实力还不够强,前期投入很大,国家应该加大扶持力度。另外,军事装备采购信息目前还未完全对民品企业开放,应在安全许可的范围内,适度向具备资质的民品企业开放,这样才能做到军民融合信息对称。”石卫军说。

长虹旗下华意压缩自动化生产线。(长虹集团供图)

四川电子军工集团是四川长虹电子控股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多年来承担多个国防科研项目以及配套装备的研制生产任务。去年,该集团整体销售收入逾65亿元,其中军品销售收入为13亿元。

在“军转民”方面,四川电子军工集团近年来利用其在军工领域的技术积累,发展民航与通航地面保障装备、全域反恐安防装备、应急救援装备以及关键配套产品,在国内很多行业的安全保障方面得到了广泛应用。

集团总经理助理胡湘平告诉记者,“军转民”目前也面临不少制度障碍,其中最典型的是军工技术的涉密问题。有些军工技术由于受密级限制,相当一部分不能及时转化为民用技术,等到完全解密,其技术已经过时了。

胡湘平认为,国家需要一个对军用技术的国家安全利益影响进行评估的指标体系和权威机构,将可以解密的军用技术及时转化为民用技术,但这些都需要突破原有的体制藩篱。

【1】【2】【3】
来源:人民网-四川频道  2016年10月13日06:20
分享到:
(责编:罗娟、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