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小手拉大手”,雪域高原斗“虫癌”

2016年09月14日09:26  来源:人民网-四川频道
 

  人民网成都9月14日电 (朱虹)9月,高原气温骤降,四川扎溪卡大草原的牧民已搬迁至远牧点,家门口的牛粪墙围起的几亩草场是今冬的依靠。

  “扎溪卡”是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石渠县的藏语别称。这里平均海拔约4200米,是全川海拔最高的一个县,素有“生命禁区”之称。而这里也是我国泡型和囊型包虫病的流行区。包虫病是一种人畜共患寄生虫病,不及时治疗病死率高,因而被称为“虫癌”。

  53岁的牧民达达,2013年检查出患有“泡型包虫病”,今年年初手术后身体恢复良好。在医生的反复叮嘱下,达达保证:“我会按时服药的。”

  “当地患病率高,受退化的高原生态自然环境、独特的人文环境、落后的生产生活方式等诸多因素制约,因此阻断包虫病传播的难度大。”甘孜州卫生计生委副主任胡平说,防治包虫病的健康教育要想做到家喻户晓、人人皆知,需要针对重点人群的有针对性的健康教育方式。

  切断源头:给家犬上户口、保护每位母亲

  自从不能和狗玩耍以后,卓玛的弟弟总有些失落。

  “我会让他高兴起来。”卓玛想让弟弟相信,除了和狗玩耍以外,还有许多有趣的事情。5年前,7岁的卓玛做了包虫病手术,从那以后她不再和狗玩,因为医生告诉她的妈妈,卓玛患上包虫病的传染源很可能就是她家里的狗。

  对于牧民家庭来说,养狗是件很普遍的事,家犬不仅承担着保护牲畜的重任,而且也是家庭的重要成员。然而,在石渠,包虫病的虫卵存在于土壤、地表水体及动物皮毛中,主要通过食物、水源、飞沙及与动物接触进入人体。

  “包虫病主要传染源是犬只和牲畜,而人们饮用或食用被污染的水源和食物后,也可能感染包虫病。因此,要想有效控制包虫病的传播,有效遏制传播源尤为重要。”石渠县疾控中心主任谢飞表示,“犬只管理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每户持证养、信息登记,才能有效控制流浪犬可能带来的传染源。”

  及时的手术让卓玛恢复了健康,她觉得自己很幸运。“我每天都会提醒他们洗手。”卓玛说,自己患病以后,家人开始意识到包虫病的危害,也开始注意生活和劳动时的健康卫生,“妈妈现在挖虫草时会戴手套。”

  “每月我们都给牧民发驱虫药,让他们把驱虫药揉在糌粑里投食给家犬。”石渠县虾扎镇中心卫生院的医生刘丽告诉记者,对于包虫病的预防,只要稍微注意下生活中的卫生,就会起到效果。而女性作为牧民家庭生活劳动的主要承担者,接触牲畜、粪便、污染水源的概率最高,所以“让母亲养成卫生习惯很重要”。

牧民泽绒(左),是今年第三批筛查时发现的囊型包虫病患者,7月在甘孜州人民医院成功手术后恢复良好。(朱虹 摄)

  正值秋季草场,子女都上山放牧了,56岁的泽绒需要自己照顾自己。泽绒是石渠县虾扎二村的牧民,今年第三批筛查时发现患有囊型包虫病,7月在甘孜州人民医院成功手术。

  9月2日,虾扎镇中心卫生院的医生来到泽绒家做术后随访。

  冬季的石渠县至少要冷5个月,几亩不起眼的草地,对牧民来说十分宝贝。泽绒家用牛粪做的围墙把草场围了起来。

  “建牛粪墙时,稍不留意卫生,可能就成了包虫病病人。”虾扎镇中心卫生院的医生丹增告诉记者,牛粪是牧区老百姓家最主要的燃料,也是包虫病病源的重要途径。妇女用牛粪烧火后没有洗手的习惯,紧接着去做饭,就有可能将病菌带入食物,从而被感染,“牧民术后再感染的概率并不低。所以每月医生要进行随访,提醒牧民注意卫生。”

  “天天说、天天讲,才开始有了健康意识。”刘丽称,当地老百姓接受外界信息的观念并不是很强。所以,村上定期要进行包虫病知识的宣讲,家家户户都要参加。

(责编:章华维、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