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磨历史的遗音——汉源斫琴师谢家良的古琴匠心

2016年08月15日14:17  来源:人民网-四川频道
 

人民网成都8月15日电 10多年前,谢家良开始收集大渡河里的“棺材板”,传承着家族的手艺——斫琴。

选材、斫制、上漆、调音等100多道工序,一凿一斧中,他打磨出历史的遗音。凭借着一颗对古琴完美追求的“匠心”,他数年如一日坚韧地斫制出一张张古琴,在古琴圈中留下诸多好评。

这位斫琴师,正是雅安市汉源县的谢家良。

古琴,又称七弦琴,是我国最古老的弹拨乐器之一,有文字可考的历史有4000余年,俞伯牙、钟子期因一曲“高山流水”而成知音的故事千古流传,《三国演义》中诸葛亮精心设计“空城计”吓退司马懿大军,他们所弹奏的都是古琴。

今年49岁的谢家良是一名“隐居”于汉源湖畔的斫琴师,在雅安人很多人都不知道他在制作古琴。谢家良所制的琴既严格遵循古法手工制作,又对古琴的外观、内部构造及髹漆工艺加以改善,总结了一套完整并且成熟的制作流程。

2003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式批准中国古琴艺术为第二批“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2006年,古琴艺术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斫琴师大都聚集在我国的南方,如杭州、扬州;而在北方,寥寥无几。

在雅安,更是独此一人。

谢家良展示他斫制的古琴。(黄伟 摄)

“隐居”湖畔,不忘家族的传承手艺

听闻汉源县的谢家良是名斫琴师,记者几经打听,才找到他的住所。

8月10日,汉源湖畔,汉源县富林镇清湖村公路旁的一户民居外,摆放着众多板材。一位身着唐装的壮年,正在其中忙碌着……

在他身后的铺面内,摆放着四五张已经有着雏形的古琴。

谢家良,是汉源湖畔小有名气的古玩根雕等的收藏爱好者,在当地收藏界也小有名气。但他是一名斫琴师的事情,却少有人知道。

“我爷爷和父亲都是斫琴师,我只是传承着家族的手艺!”放下手中的工具,谢家良走进屋内,拿出了一张已经做好的古琴,手指拔动琴弦,发出悦耳的声音。

自古以来,“琴、棋、书、画”被中国人视为文人雅士修身养性的必备才艺。古琴,亦称瑶琴、七弦琴,起源于中国,是中国最古老的弹拨乐器之一,距今已有三四千年历史。

在长辈的口中,谢家良得知,早在明代初期时,谢家祖上就是很有名气的斫琴师。传说他的祖上曾收藏了一张好古琴。这张好琴的很多部件都用翡翠、象牙等制成。都说财不外露,但作为爱琴的斫琴师,自然为把这张好琴向大家展示。但这张好琴,被当地豪强一直“惦记”着。也许是为了避难,也许是其它原因,谢家祖上跟随着“湖广填四川”的大潮流一起,几经辗转,来到四川定居下来。

“每一代,都有一人要传承下斫琴技艺,成为斫琴师!” 小时候,谢家良就见过父亲如何斫制古琴。在父亲的口中,他得知,在那特殊的年代,谢家良的爷爷所斫制的琴,“被自己烧了”。而在谢家良9岁时,他的父亲就过世了。

如何传承家族手艺?

“我要感谢我的启蒙老师李东强老师,当我告诉他谢家的手艺传承时,他一直鼓励着我,让我一定要把家族手艺传承下去!”谢家良回忆说,他慢慢长大并成家立业,为了维持一家人的生计,他当了木匠,开办了家具厂等。但他一直没有专门的精力去研究斫制古琴,“在我的心中,一直没有忘记传承家族的手艺,一直在收集着斫琴的材料”。

直到10年前,他找到了好的斫琴木材,才开始研究斫制古琴。

“做木匠只为养家糊口,而古琴不一样,古琴可以修身养性,这是天壤之别,而做古琴就更需要专心、静心,心不静根本做不了琴,人生不能兼得,做琴,就要守得住这份孤独。”于是,谢家良开始走上斫琴之路。

四处收集,苦觅“良琴” 木材

良材、良工必须兼备,才能斫出好琴。

“杉木和楠木类的乌木,是我首选的斫琴良材!”谢家良斫琴用料很讲究。

在谢家良的屋内,除了古琴外,还有金楠木的雕刻和众多的石器、玉器、瓷器等收藏品。

在当地,谢家良是一名木匠,也是一位古玩收藏爱好者。一有空闲,他就在大渡河畔去寻找“宝贝”。 多年的“寻宝”经历,也让谢家良练就了一双要选木材的“火眼金睛”,生长多少年的木材、甚至木材是阴面材阳面材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凭着多年和木材打交道的经验,谢家良在辛苦寻材的路上也淘到了不少宝贝。

最让谢家良激动地是,他在大渡河畔找到众多“适合斫制古琴”的“棺材板”。

“棺材板”,大多是几百年以上的古杉木和古楠木,是谢家良最钟爱的古琴材料。

“这种古材木料特别适合做古琴,因为它们年代久远,质地已非常稳定,不会变形,木质也变得十分松透,敲之声音古朴、浑厚的,是做古琴上乘的好料。” 谢家良说,古琴选材极为考究,古木、悬棺、老房梁均是上乘琴木。古琴制作历来有“爷爷备料、儿子制琴、孙子弹琴”之说。古人斫琴非常讲究制材,他们把选材视为制作古琴的首要条件。

“斫制古琴,用杉木乌木和金丝楠乌木,那才是珍品!”谢家良说。

10多年来,为了寻找上乘的古木琴料,他常常在大渡河畔寻找。随着汉源境内的瀑布沟水电站开始蓄水,大渡河畔的岸边会常常漂来几块木材,如果遇到金丝楠乌木等,是让谢家良最兴奋的事情。

同时为了收集更多的木材,他四处找朋友帮忙寻找杉木和楠木类的木材,只要听说那里有,他都要去看一看。

几年前,他在大渡河畔看到了几块材质较好的杉木乌木,当即高价买了回来,“那当时那人正准备拿出家当材火,那样就太可惜了。”

在谢家良的屋外,堆着一大堆木材,而在他家二楼的阳台,更是整齐地叠放着三大堆老木材。

现在,在谢家良的房屋内,摆放着五六百张适合斫制古琴的木材。

“这些木材,足够我今后的20年斫制古琴了!”当然,谢家良也并没有满足于现在的“存货”,他说:“这些老木材料越来越少了,只要哪里有,再远都要去看看,能买就买。”

(责编:罗昱、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