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地爱好者的福音 盘点各国城市绿洲

2016年07月26日12:00  来源:环球新闻
 
原标题:绿地爱好者的福音 盘点各国城市绿洲

  若你来自小镇,或是来自乡村,你一定无法理解城市的人们是怎样在这样一片钢筋水泥的枯燥森林中生存下来的,没有绿植,没有新鲜空气,不能亲水玩乐,这是多么乏味的生活。然而,人是不能离开自然的,早已厌倦这冰冷枯燥环境的城市人开始寻找一片绿,于是便有了城市里的大片绿地和公园。其实,与其将它们称为公园,我更愿意称它们为绿洲。若是你从空中俯瞰,这样的绿地就像是一座绿色的孤岛,而周边林立的高楼,是灰色的沙漠,唯有这一片绿洲让人心旷神怡。

  城市发展需要“绿肺”

  城市的土地价格昂贵,尤其是市中心的地段更是寸土寸金,在城市建设的初期,建设者们绝对不会想到,也不会乐意把市中心的黄金地段变成绿地、公园。在他们的眼中,在有限的土地上建造上更多的房屋,发挥出最大的经济效益才是他们要做的事。而随着时代的发展,城市里恶化的环境、各种城市病都给建设者们带来了新的困扰,城市里的人们逐渐开始渴望回到最初的自然中去,重新过上那种亲近自然的生活,在自然中呼吸新鲜的空气。

  翻阅欧洲的城市发展史,我发现,中世纪和中世纪之前的城市中,并不存在城市花园,那时城市最重要的功能是防卫。到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人阿尔伯蒂首先提出了建造城市公共空间应该同时建造花园供休闲娱乐的建议,城市公园对改善城市环境,提高市民居住质量的重要性才逐渐被人们所认识。不过,当时的社会经济条件还不足以让人们放弃大片城市土地用于公园建设。到了英国资产阶级革命时期,一些贵族的私家花园开始向公众开放,大受欢迎,市民们渐渐体会到了公共花园的好处和必要性。还有一种说法是,早在中世纪晚期,人们就从社区或村镇的公共场地,尤其是教堂前的绿地中,体会到了公园的美好。

  王盛喜是常年居住于美国纽约的学者,他告诉记者,其实现代意义上的城市公园起源于美国,而美国城市公园的鼻祖就是鼎鼎有名的纽约中央公园。“事实上,在中央公园酝酿出现的19世纪50年代,纽约等美国的大城市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大规模城市化。大量人口涌入城市,经济优先的发展理念,不断被压缩的公共开敞空间使得19世纪初确定的城市格局的弊端暴露无遗。包括传染病流行在内的城市问题凸现使得满足市民对新鲜空气、阳光以及公共活动空间的要求成为地方政府的当务之急。”王盛喜说。1851年纽约州议会通过的公园法正是这种状况的集中体现,人们越来越意识到,在城市中,需要一个“绿肺”来让城市更好地呼吸,让市民更好地生活。

  都市绿洲丰富市民生活

  于是,经过了几百年的曲折历史,一片片城市绿洲终于冲破了高楼大厦的束缚,不断地发展起来。城市公园、绿地成为了城市建设的主要内容之一,是城市生态系统、城市景观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成为了满足城市居民的休闲需要,提供休息、游览、锻炼及举办文化活动的场所。

  曼谷的快速城市化曾经给这颗“东南亚明珠”带来了许许多多的问题,交通拥堵、人员繁杂、疾病流行、空气污染,原本遍地绿植的地方变得乌烟瘴气,人们的生活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好在城市发展的魔爪没有伸向离市区不远的帕巴丹,它是曼谷的“绿肺”,四面环水的绿岛上到处是各种亚热带植物,各种小动物在此栖息,市民们只需坐船便可以进入这片绿洲,最大程度地贴近久违了的自然。而在巴西的里约热内卢,聪明的人们保留了当年的皇家园林,经过多年不断修缮、增加物种多样性的努力,里约植物园已然成为了市民周末野餐、散步的最佳去处。

  韩国的德津公园是全州市最大的城市公园,如果说别的城市公园是绿植满地,这里则更像是杭州的西湖,水面和岸边的绿树融成一幅美丽的风景画。每每到了夏天,湖水里更是开了满塘的荷花,游人们可以在这里感受荷香的诱惑和亲水的乐趣。开放式的城市绿洲,让人一不小心就走进了绿地中。英国诺丁汉沃莱顿鹿公园也是市民们最常去的休闲度假之地。与普通公园不同的是,这里不仅有自然景观,还有具有悠久历史的庄园和放养着许多珍惜鹿种的鹿园。诺丁汉的市民们不仅将这里当作周末消磨时间的好去处,在结婚时也会租庄园的宴会厅和庄园外的花房来举办婚礼。孩子们则更喜欢在鹿园里与鹿追逐嬉戏,在沃莱顿鹿园中的欢乐时光,几乎是所有在诺丁汉地区长大的孩子的美好童年回忆。

(责编:章华维、高红霞)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