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倥偬的乡愁”成都特展  张大千先生“魂归故里”

2016年07月26日10:37  来源:人民网-四川频道
 
“倥偬的乡愁·张大千”艺术展展出作品。(肖龙联 摄)
“倥偬的乡愁·张大千”艺术展展出作品。(肖龙联 摄)

人民网成都7月26日电 “我完成了先父临终前的重托:太老师——张大千先生终于魂归故里!”7月22日,四川成都博物馆新馆内,捧着大千先生多年的画稿,背负着一代宗师对故乡眷恋的重托,61岁的台湾孙凯先生激动地说。

孙凯的父亲孙云生是张大千的弟子,孙凯与大千先生一同生活了八年,体会到“太老师”对中国传统文化真挚的热爱和对故乡深切的怀念。为此,孙凯决定通过艺术展的方式,带太老师“回家”,以慰他心中永远的乡愁!

自今年6月11日成都博物馆新馆试运行以来,位于一楼临展厅的首个特展——“倥偬的乡愁·张大千”艺术展好评如潮。

“不是野芳解留客,故山归梦已无家。”

思念 八德园里的乡情

2010年,成都博物院年轻的策展团队在四川博物院策划展出了《大千世界 云生胜境》临展。在这次展览中,称张大千为“太老师”的孙凯,第一次把他父亲孙云生与张大千先生半个世纪的师生情谊介绍给大千的家乡人。

展览开幕后,孙凯和张大千的小儿子张心印一起游历成都,去了张大千先生曾经去过的每一个地方:青城山、都江堰、金牛坝等地,也去了世界闻名的“成都大熊猫繁育基地”。他俩惊喜地发现,熊猫基地的一草一木,亭湖山石,像极了大千先生在巴西苦心经营的八德园。孙凯心中泛起了涟漪,突然明白太老师当时的心境——他太想家了,不惜耗费巨资,竟然只是为了建一个和家乡景色一样的园林。

张大千一生漂泊,1949年出川后,先后在香港、印度、阿根廷、巴西、美国等地居住,其中,巴西的八德园,最能给他家的感觉。

1953年,张大千从美国回阿根廷途中,在巴西停留访友。在圣保罗市附近的牟吉镇,他看到一块地极像故乡成都平原,便将其买下,把全家从阿根廷接来,并在这里建造了一个有笔冢、竹林、梅林、松林、荷塘、唤鱼石、下棋石的纯粹中国式的“八德园”。

为纪念故土,他把圣保罗音译为“三巴”,四川古时分为巴县、巴东、巴西三郡之意;又将“牟吉”镇音译为“摩诘”。将其称为“摩诘山园”,纪念我国唐代诗人兼画家王维(字摩诘)。不难看出他怀念祖国与故乡之心的深切。

八德园是张大千先生寄托思乡之情的地方,在此居住的17年中,他将大部分积蓄都花费在买画和买祖国的植物上。为了营造一个有着故乡感觉的中国式园林,张大千可谓不惜一切代价,将绘画所得的大部分收入用于八德园的修建。尽管如此,他还是感慨:“巴西好地方,可惜太寂寞!”

海外游子当然孤凄,张大千曾向友人坦言:“在国外我并不快乐,就像大海里浮动的木块,不知此身系于何处!”不管在哪里,他都热衷于收印章、玩盆景、迷川味、着长袍,从未向居住国提出过入籍要求,始终保持着华夏子民的身份。

“故乡无数佳山水,写与阿谁着意看。”

寄托 画作里的乡愁

在海外旅居逾三十年,张大千往来亚欧美诸邦,举办多场画展,获得了巨大的国际声誉,被誉为“当今最负盛名的国画大师”,更被西方艺坛赞为“东方之笔”。他让中华传统艺术在欧美艺坛大放异彩。

笔下长江万里,却都是故乡的景色。

八德园初创阶段,是张大千最辛苦最勤奋的时期——建园子借的钱需要还,扩建工程也需要钱。这些现实的原因使他在国外使出浑身解数,来开创属于自己的事业。在此期间,他创作了大量的山水、人物、花卉作品,其中八幅以四川资中县景色为题材的《四川资中八胜》山水画,是“为写资中八景,以慰羁情”,寄托了他的思乡之情。

故乡的美好一直是张大千最大的慰藉,他的女儿张心庆回忆一家人在青城山避战火的日子时说:“父亲在那里作画,也让我们从小亲近大自然,在那样的环境中我感受到了大自然赋予人类的美好和灵感。”

“广漠荒荒万里长,

黄沙白草剧堪怜。

从知蜂蝶寻常事,

梦到青城古洞前。”

张大千在敦煌自修,传播与发扬敦煌艺术,艰苦的情况下,梦到了青城山的蝴蝶,故乡的美好给了他很大的慰藉,也是他在敦煌坚持下去的动力。张大千对敦煌壁画进行“临摹传写”“年代考订”和“源流探究”,前后两年零七个月,共临摹了276件作品。

1949年底,张大千赴印度展画,临行前对家人和弟子说:“我们费尽千辛万苦临摹来的200多幅敦煌壁画我一幅都没卖,不管求购者愿出多么高的价钱,其原因就是我早已决定今后要把这批摹品全部献给国家……”1950年,大千先生夫人曾正蓉女士将183件临摹壁画暂存于四川省博物馆(今四川博物院),由川博代管。1963年,张大千家属正式将该批珍品捐赠四川博物院收藏至今。

据悉,在全国国有博物院馆中,四川博物院收藏的张大千书画精品和艺术文献数量位居第一,总数达500余件。

1983年4月2日,张大千在台北病逝,他把自己生前留下的许多古画和古籍,捐给了海峡两岸的博物馆,就连他的住所“摩耶精舍”也一并捐赠了。

“行遍欧西南北美,看山须看故山青。”

回家 心中的故园

张大千曾对弟子孙云生的儿子孙凯说,他走过很多地方,见过很多山水,但还是四川老家的山水最好。

孙凯与张大千先生一同生活了八年,其间深深体会到“太老师”对中国传统文化真挚的热爱和对故乡深切的怀念。明白了张大千蕴含在八德园里的乡情后,孙凯决定,一定要带太老师回到成都来,回到他魂牵梦萦的故乡来。

回到台北后,孙凯就开始整理太老师留给父亲孙云生的遗物,整整3年,整理出了数百件粉本、书信、印章和老照片等资料。其间,他来往台北和成都多次,与成都博物院的相关人员进行了详细的沟通,一步步将展览的线索整理明晰。成都博物馆决定,在新馆开馆时同时将《倥偬的乡愁·张大千》特展推出。6月11日,特展如期举行,张大千作品背后反映出的大千先生的爱国主义精神以及策展人孙凯致力于海峡两岸文化交流的拳拳赤子之心令人感动。

参展作品包括粉本、古画长卷复制品59件;首次展出手书书册1件、出版物书画册23件、奇石7件、毛笔8件、墨石3件、砚台1件、花盆10件、书信及信封42件、印章113件(另有包装盒14个),共267件(套),反映出大千先生的多面世界。

特展分为“大千张爰”“领略古法”“我与敦煌”“行走东西”和“心归何处”五部分,囊括了大千先生两个时期的艺术风格:一是摹古遍学历代大家、二是泼墨泼彩自成一家。早期大千先生临摹古画,从石涛等宋元诸家到敦煌壁画,得古人书画精髓,集传统之大成,特别在山水画方面卓有成就。本次特展展出的《梅溪草堂图》和《九龙潭》就是模仿石涛所作。《金粉观音》和《十一面观音》等模仿敦煌壁画的佳作映射出大千先生寻求石窟艺术的艰辛。国家文物局原副局长、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童明康在观展后所说:“一个是成都,一个是敦煌,造就了大千!”

由于晚年受目疾困扰,加之接触并受到西方现代艺术的感染,张大千画风转细笔为粗笔、破笔泼墨泼彩。从作品《溪水过雨图》和《泼彩山水图》可以看出,大千先生通过光雾之色的浑阔变化,将大自然神奇幽深、明灭显晦的精致展现得淋漓尽致,引人无限遐想。

“今日,我能有幸带太老师‘回来’,希望太老师的灵魂能再回到他魂牵梦萦的故乡,以慰他心中永远的乡愁。”孙凯说,此外他还对部分观众提出的,为什么大千先生最终还是没有回四川的疑问作出解释:第一、大千先生部分家人还在四川,他的家庭责任感很强,需要工作供养家人;第二、大千先生一直致力于向海外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具有宏大的家国情怀。

“万里故乡频入梦,挂帆何日是归年。”

情结 永远的大千

张大千先生漫长的一生,创作了成千上万的作品,囊括了中国画的所有画科,取得了很高的艺术成就。同时,张大千先生对金石、书法、诗词、佛学、儒道等都具有很高的造诣。

作者对大千先生的报道始于35年前,由于对台对外宣传工作的需要,先后多次采访了大千先生在大陆的亲友,女儿张兴庆,挚友张采芹等均接受过作者的专访。

1982年,当作者得知新都宝光寺内珍藏了张大千先生当年临摹敦煌壁画的一幅真迹《水月观音》,克服了诸多困难,终于感动了宝光寺的住持,得以亲眼目睹这一惊世之作。住持还向作者介绍了他们珍藏这幅作品的经历。随即,作者将此写成专稿《目睹<水月观音>》,记录下大千先生当年创作的艰辛历程。

1983年大千先生在台生病住院,作者先后采访了他的亲友,并带去了四川省成都市有关部门对大千先生的亲切慰问。大千先生病逝后,作者又报道了他在川亲友和有关部门的沉痛哀悼。

正如成都博物馆馆长王毅先生所言:“在大千先生的精神世界中,故乡虽远,却似乎无时不在,无处不有,这份情感足以让家乡父老动容。”(王波 肖龙联)

(责编:罗昱、高红霞)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