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四川频道>>新闻中心>>社会法治

双性婴儿出生15天 连续三次遭父亲与爷爷谋杀

2016年06月20日08:56    来源:郑州晚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我想让他活下来,又想让他死”

  脸部被湿巾、尿不湿严捂,深夜被弃于荒地……

  出生15天婴儿为何接连三次被父亲、爷爷谋杀?

  6月17日下午,在安阳林州市看守所里,经历了大喜大悲后,29岁的林州市合涧镇村民张大辉(化名)一连说了三个“对不起”,眼眶湿润了。

  一个多月前,张大辉妻子杨晓青剖腹产一婴儿。在婴儿出生后的短短15天里,先后遭遇了脸部被捂、深夜被弃等三次谋杀,而做出此举的,正是婴儿的父亲张大辉。幸亏妻子及亲属及时报警,才挽救了婴儿的生命。

  常言道,虎毒不食子,是什么让他不顾骨肉亲情下此狠手?为何一而再、再而三要取孩子性命?这一切源于产下的婴儿被查出是“双性人”。

  声音

  杀婴事件凸显

  社会心理干预的重要

  “任何人都不能剥夺他人的生命权,即使是亲生父母面对不幸的残疾孩子。”林州市公安局局长赵峰表示,张大辉父子俩对婴儿下手的行为折射出其法律意识淡薄和对生命的漠视,简单粗暴的解决方法可能酿成家破人亡的悲剧,“这个案件具有警示教育意义,让人痛心。”

  “孩子健康成长是每个父母的心愿,这场悲剧,本来是可以避免的。”对此,郑州工程技术学院副教授熊项斌认为,孩子不是私有财产,无论是爱还是恨,他们都无权剥夺孩子的生命权。“父子俩杀婴事件凸显社会心理干预的重要性。如果社会成员之间都能相互关心,发现身边需要救助的病人等,进而施以干预和帮助,许多悲剧是可以避免的。”

  事发

  刚出生婴儿被发现异常

  初夏的5月,阳光正浓,一阵风吹过,一大片绿油油的麦苗轻轻摇摆。地处林州市西南部的合涧镇,自古商贾云集,素有“六集之首”美誉,而南平村是其所辖的31个行政村之一,29岁的张大辉是土生土长的南平村人。

  5月13日上午11点半左右,在焦急的等待中,一名护士从安阳市妇幼保健院产房出来,抱出一个婴儿,亲手交给张大辉,“恭喜你,是个女孩,七斤六两”。对此,张大辉和妻子并没有多大意外,此前他曾绞尽脑汁,花了两三天工夫,给孩子取了个好听的名字“沛涵”。

  这一天对于杨晓青来说,也是一个永生难忘的日子,这是她与同龄的丈夫张大辉的第二个孩子,老大也是女孩,也是剖腹产子。杨晓青说,婴儿刚出生时长得白白胖胖,夫妻俩买好了花裙子、花帽子,像打扮小公主一样。

  婴儿出生后的次日上午,医生在查房时发现孩子的阴部有异常,说这样的情况太罕见,肉眼看不出来,必须做个彩超。

  听罢医生的话,张大辉当即带着婴儿做了彩超等一系列检查。

  “女儿”其实是个男孩

  郑州晚报记者在一份由安阳市妇幼保健院出具的彩超报告单上看到,婴儿出生的第四天,性别一栏是“女”,生殖系统的检查结果显示腹腔内未探及子宫、卵巢及睾丸回声,建议染色体检查及隔期复查。

  “一直以为是个女孩,心里早已接受了这个事实。”杨晓青说,自己刚做过剖腹产手术,身体非常虚弱,一直忐忑不安地等待染色体检查的结果,“成天提心吊胆,大喜大悲的滋味儿很不好受。”

  几天后,在丈夫张大辉及双方父母的陪伴下,心一直悬着的杨晓青出院回家了。随后,医院终于给出诊断结果。看到诊断报告,张大辉的心情异常沉重,因为“女儿”的诊断结果竟是:男性染色体46,XY。也就是说,“女儿”其实是个男孩。

  年轻的夫妻俩听了,一时都不能接受这个结果,因为从婴儿的身上看不到“小鸡鸡”,怎么会是男孩子?医生向他们解释,根据检查结果,婴儿确实是男性宝宝,只是由于性器官萎缩,看上去像女性一样,医学上称之为男性假两性畸形。

  再没睡过一个安稳觉

  这个结果,对张大辉和杨晓青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顿时将全家拖入痛苦的深渊,也让经济状况本就不好的家庭雪上加霜。

  张大辉生于1987年10月,有个妹妹今年15岁,上初中。他在林州上了两年职业高中,由于家境困难,考学无望,2005年夏,高中尚未毕业他就选择外出打工。“刚开始主要是在建筑工地上干活儿,后来慢慢地干起水电气暖方面的家装活儿。”他说。

  安阳、郑州、山西长治、太原等地,张大辉都去过,最好的时候月收入是4000多元钱。“大多时候在林州周边干活儿,收入也不稳定,有时候是吃了上顿没下顿。”他说。

  2012年5月,大女儿出生后患有肺炎,身体很不好。“郑大三附院、安阳妇幼保健院等,很多医院都去了,几年下来,花费了五六万块钱,基本把挣的钱花光了。”张大辉说,“自从知道第二个孩子是双性娃后,我没睡过一个安稳觉,夜里经常做噩梦。”

  张大辉说,自己担心一是贫穷的家庭根本无法承担儿子的后续医疗费用;二是儿子长大也会被人嘲笑,在乡邻面前抬不起头,身为父亲的他特别难过。

  “父母健健康康,谁知道生下个孩子竟是这样,对我的伤害挺大的。”张大辉说。

  谋杀

  将湿巾盖在儿子脸上

  儿子接下来该怎么办?张大辉和杨晓青讨论了不止一次,夫妻之间出现了明显的分歧。

  “又像男,又像女,不男不女的,将来也没生育能力,留着他有什么用?将来孩子怎么在社会上立足?”听了丈夫的话,杨晓青不作声,“怀胎十月,他也是条生命,哪儿舍得扔掉?”她心一横,说啥也要照顾好孩子。

  “家里没钱,孩子的病也不好治,不知道该怎么办,都绝望了。”张大辉说,作为婴儿的亲生父亲,他很纠结,想让儿子活下来,又想让儿子死。

  回家后没几天,面对着嗷嗷待哺的儿子,张大辉第一次萌生了把他捂死的念头,“这样就一了百了,儿子不用受煎熬了,我们一家也可以解脱了。”他把心里的想法告诉了妻子,杨晓青当即吓了一跳,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不过妻子的反对并未阻止住张大辉的行动。一日上午,他把不满10天的儿子放在床上,先用一块湿巾盖在儿子脸上,再用被子把婴儿全身捂了个严实。无法呼吸让幼小的婴儿哭闹不止,在外面的杨晓青听到声音后赶紧进屋。

  这是张大辉第一次对儿子下狠手,他说:“听到儿子的哭声,我的心里也像针扎一样疼痛,毕竟是亲骨肉!老婆也哭得厉害,我也就不再坚持了。”

  三天后再用纸尿垫捂住儿子口鼻

  然而,事情过了三天,张大辉又后悔了,“捂死儿子一了百了的念头又占了上风”。这一次,他怕妻子阻拦,就把儿子从外屋抱到里屋,将儿子放在铺在地板上的薄被上面,先用湿巾盖住脸,再把湿漉漉的纸尿垫盖到脸上,然后再用被子悟了个严实。

  杨晓青在外屋发现后,哭得撕心裂肺,张大辉双手打颤,但没有停下来。几分钟后,杨晓青冲了进来,儿子脸部的遮挡物被全部拿开,可是这一次情况很严重,儿子脸色发白、呼吸微弱,不会睁眼也不会吃奶,张大辉和杨晓青见状也吓了一大跳。

  孩子的姥姥接到女儿的电话求助后闻讯赶来,看到这一幕,对着女婿张大辉一顿破口大骂:“这是你的亲生儿子呀,你怎么下得去毒手?太狠心了!”

  随后,母女俩将孩子紧紧抱在怀里,用体温温暖孩子,万幸的是,这一次婴儿大难不死,又活过来了。

  半夜将孩子抱走遗弃

  眼看着儿子张大辉生活陷入绝望,又试图两次捂死孙子都没有得手后,孩子的爷爷张志孬(化名)也是焦虑不已,“负担太大了,养不起”。于是,52岁的他也决定“掺和”进来。

  5月28日晚10点多,南平村一片漆黑,张大辉将熟睡中的儿子从妻子身边抱走,交给了父亲张志孬。次日早晨,处于极度惊恐中的杨晓青在索要孩子无果后,给娘家人打电话求助,“孩子才十几天,太需要妈妈了,我不能没有他。”她的眼睛哭肿了。

  5月29日一大早,杨晓青的父母及叔叔婶婶等亲人听到后赶了过来,在和张大辉一家交涉无果后,寻找孩子心切的他们在8点40分许果断拨打110。

  接到报警时,林州市合涧派出所民警闫高峰正在处理另一起警情,因牵涉命案,他迅速赶到了南平村。

下一页
(责编:章华维、高红霞)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