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四川频道

偷渡迪拜少年穿冬衣和姐姐视频:我很好(图)

2016年06月02日06:59    来源:成都商报电子版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偷渡少年穿冬衣和姐姐视频:我在迪拜,我很好,不要担心

  徐某父亲说起儿子偷渡的事情,有些难以开口

  偷渡少年 他是谁?

  徐某是巴中恩阳人,生于1999年7月,尚未完全年满16周岁。临近初中毕业前的三周,悄悄从学校辍学了。他在家排行老三。家里经济条件一直不好,大姐出嫁了,二姐在成都工作。徐某性格内向,看到家里的窘相,此前曾对家人表示,一直想出去挣钱,挣大钱,把家里的房子盖一下。徐某所在村代理主任说,徐某家位于海拔780多米的山上,全家以务农为生,家庭经济情况在当地处于中等偏下水平。“这孩子有一年多没在村里了,平时表现还可以,不讨厌。”

  偷渡少年 他在哪?

  5月30日徐某突然给二姐发来QQ视频,这让她无比激动。“我感觉他好像是在一个警察室一样的屋子里,他让我不要担心,说他很好。”二姐说,她还注意到弟弟身上穿的外套,正是她今年过年时在成都给弟弟买的新冬衣。

  徐某通过QQ告诉二姐:他在迪拜!“但是对于为什么要去,怎么爬上飞机这些细节,他一概没有回答。”徐某二姐说,可能因为信号不好,QQ视频断断续续,没几分钟就断了,此后再也联系不上。

  巴中16岁少年徐某因受“迪拜乞讨月入47万”的诱惑,悄悄潜入上海浦东机场并钻进阿联酋航空公司的跨国航班,飞行9个多小时偷渡到迪拜后被迪拜警方控制,引起社会与舆论关注(成都商报曾连续报道)。

  舆论广泛关注和传播该事件的同时,也有不少人对这个只有16岁的少年产生很多疑问:这个少年究竟是谁?他为什么要偷渡去迪拜?他是怎么爬上飞机的?6月1日,成都商报记者经多方求证,找到了徐某在巴中的老家,并采访到了少年徐某的父母、姐姐和邻居等,还原这起匪夷所思的“偷渡事件”背后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家人接到上海警方

  和迪拜领事馆电话

  昨日下午,徐某父母都在地里种庄稼。见前来的成都商报记者提到徐某,徐母立即知道记者为何事而来,忙招呼记者进屋说话。“出了这么大事,周围邻居知道了不好。”她小心翼翼地对记者说。

  据徐父介绍,在5月27日,有个自称是上海公安局的人电话打到他的手机上,电话里说“你的儿子徐某已经出国了”。当时,徐母以为这电话是骗子打来的,“我当时以为是传销组织打来搞诈骗的。”然后,徐母给远在成都的二女儿打了电话说了此事。

  徐父说:“当时对面(上海警方)也没有说娃儿出国做什么。在昨天(5月31日)下午,又收到了自称迪拜领事馆的电话,那边说人已经在迪拜了!”徐父回忆,说普通话的领事官员告诉他,孩子是偷渡过去的。

  知道儿子偷渡到迪拜“出事”之后,患眼疾近乎双目失明的徐母整日以泪洗面,却又不得不强装坚强。他们既不敢向亲友们提起,也不想向他们求助。“以前儿子没读书了,就觉得不争气了,现在出了这事更不好意思给大家讲。”

  初中没毕业就辍学

  家里太穷想挣大钱

  成都商报记者在徐某家看到,徐家就几间土坯房,家人称,在5.12地震之后,房子就受了损。记者注意到,徐家好多地方都有拳头般大小的裂缝,在卧室和厨房内的墙壁上,还能看到稻草和泥巴修补过的痕迹。

  据徐父介绍,养猪、养鸡、种地,一年下来,家里的收入还不到1万元,种地只能养家糊口。

  徐父强调说:“家里这个样子,他实在看不下去,想挣钱,想挣大钱。”徐某初中没毕业就辍学了,不顾家人反对外出打工。先在成都一家厂里做工,老板发现他未满18岁,将他辞退。后来回来学安装水电,包吃包住,省吃俭用存了8000多元钱。“过年时钱全部交给了父母,他自己只留了50元,乘车到成都。”

  家人介绍,徐某外出打工后,很少和父母联系,都是家里主动联系他。徐母说,儿子很听二姐的话,后来觉得工资不行,又到江苏进了厂,说工资有3000多元,至少来说比在家里种地强,5月10日左右,徐某说自己要到上海分厂,并表示上海待遇比江苏高,工作时间短。家人回忆,在5月16日后,徐某就没和家里人联系,徐父徐母每天给徐某打电话,都处于关机状态,直到5月27日,上海市公安局打电话来说孩子已经出国了,徐父这才晓得儿子的动向。

  5月30日视频报平安

  进展

  最亲的人是二姐

  徐某最亲的人是二姐,今年正月初三二姐返回成都,没多久徐某便从老家来到成都。“在网上面试了一家江苏电子厂的工作,三月份左右独自前往江苏上班。”

  徐某二姐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弟弟性格有点内向,不怎么说话,平时都是姐姐们主动给他打电话。“21号晚上我们才通了话,他没有任何异常表现,只说了些工作、生活上的事情。”徐某二姐说,因为家庭条件不好,徐某平时也不乱花钱。

  5月27日,二姐突然接到母亲从老家打来的电话,说有人通过电话告诉家里说:弟弟不见了。“我打他手机关机了,QQ、微信留言也没有反应。”徐某二姐告诉记者,那两天她像疯了一样四处寻找弟弟。后来通过成都当地的派出所,查到往家里打电话的,是上海浦东一个座机号。

  徐某二姐说,正当全家人四处寻他不着时,5月30日徐某突然发来QQ视频,这让她无比激动。“我感觉他好像是在一个警察室一样的屋子里,他让我不要担心,说他很好。”徐某二姐告诉记者,她还注意到,弟弟身上穿的外套,正是她今年过年时在成都给弟弟买的新冬衣。

  徐某通过QQ告诉二姐:他在迪拜。徐某二姐说,因为信号不好,QQ视频断断续续,没几分钟就断了,此后再也联系不上。

  徐某二姐告诉记者,弟弟之所以大热天穿着冬衣上飞机,“可能觉得那件冬衣时髦帅气,而他又没有更多衣服可穿。”

  成都商报记者 罗敏

  实习记者 张杨 摄影报道

(责编:袁菡苓、高红霞)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