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四川频道

南充保姆受雇照顾孩子 孩子父亲却“失联”1年多

2016年03月07日08:14    来源:成都商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南充保姆受雇照顾孩子 孩子父亲却“失联”1年多

  雍碧珍曾按照何怀富的户籍地址去乡下寻人,但没找到人

  春节过后,59岁的雍碧珍主要在做这件事:帮照顾了7年的“孙子”找到父亲。

  雍碧珍是南充市南部县人,2009年7月,她受一名男子所托,帮忙照顾1岁半的男婴小益(化名)。但让她没想到的是,从去年开始,她便与小益的爸爸失去联系。尽管自己的经济条件并不好,但她一直细心照顾着小益。如今小益已经8岁。

  雍碧珍说,因为自己身体不好,照顾小益已经有些吃力,她希望小益的爸爸能尽快来将小益接走,给小益一个更好的生活环境。

  雍碧珍是南充市南部县人,2009年7月,她受一名男子所托,帮忙照顾1岁半的男婴小益(化名)。但让她没想到的是,从去年开始,她便与小益的爸爸失去联系,保姆费也一直拖欠未给。尽管自己的经济条件并不好,但她一直细心照顾着小益。考虑到孩子正处于长身体,家里每隔一两天都要买些瘦肉回来,“他(小益)不吃肥肉”。

  受雇照顾孩子 孩子父亲却“失联”了

  故事始于2009年7月。当时,雍碧珍靠在街头发传单补贴家用,一天,邻居告诉她,自己有个朋友希望找保姆照管孩子,雍碧珍应了下来。几天后,在邻居的见证下,雍碧珍从一名叫何怀富的男子手中接过刚刚1岁半的男婴小益,成为全托保姆。双方商定,每月薪资1200元,包括男婴的生活费。

  雍碧珍事后听何怀富老家的人说,何怀富有两个儿子,当时正与妻子商谈离婚事宜,自己则希望小儿子能留在自己身边。雍碧珍说,最初那几年,在南部城里上班的何每隔一段时间便来看孩子,还经常带孩子出去玩,而薪资也是按时支付。不过,从2014年开始,何便很少来看孩子,而保姆费也开始拖欠,“现在2014年的保姆费还欠一些,去年的保姆费也还没有给”。

  雍碧珍回忆,2015年上半年,自己还能通过电话与何怀富联系,但从下半年开始,便逐渐与其彻底失去联系,何怀富打给雍的最后一个电话来电显示地为广东东莞,之后就彻底失联。昨日,成都商报记者按照雍提供给记者的两个何怀富的电话,但均显示已经停机。

  年事已高

  盼望孩子亲人早点出现

  小益今年8岁,在南部某小学上二年级,班主任何老师告诉记者,她只在一年级上学期见过两次小益的父亲,之后便再未来过学校。

  今年春节,小益的哥哥曾将他接到母亲家过年。这是7年来,小益唯一一次跟亲人过春节。雍碧珍说,随着年事已高,自己和老伴身体都不好,照顾小益已感到很吃力,加上家里的经济条件不太好,自己买的保险和老伴的退休工资加起来,每月有2000元左右的收入,上面还有87岁的老人需要照顾。尽管小益的爸爸早已没有支付保姆费,但家里从未亏待过小益,考虑到孩子正处于长身体,家里每隔一两天都要买些瘦肉回来,“他(小益)不吃肥肉”。

  提到小益,雍碧珍一直苦着的脸上总会露出笑容。如今,雍碧珍成了小益最亲的人,“可说是当作我自己的亲生孩子来养。”此前,有人建议她放弃照顾小益,但她觉得那样不行,“小何(小益的父亲)把娃儿交给我,这是一份责任,在他本人或找人来接手之前,我都会把娃儿照看好。”

  最新进展

  母亲:尽快找人照顾孩子

  这两天,8岁的小益似乎已经察觉到了什么。“他自尊心很强,我也怕这件事会对他有影响,但我又能怎么办呢?”雍碧珍无奈地说。

  春节后,雍碧珍曾按照小益父亲的户籍地址,带着小益去了趟乡下,但并未找到其父何怀富。何怀富老家村支书杨映炯说,他当天曾帮忙联系小益的叔伯姑姑,但无人愿意接手照管小益,村里也无法联系上何怀富本人。

  前几天,雍碧珍电话也曾联系小益的母亲莫女士,后者表示会尽快联系一位亲戚帮忙照顾小益。不过,记者拨打莫女士的电话,显示处于停机状态。

  雍碧珍强调,她并不是急着要何怀富所欠的保姆费,眼下的难题是,自己过两天要到成都看病,小益由谁照管?加上自己与小益多年相伴感情极深,她一心只希望孩子能够更好地成长,“我们毕竟岁数大了,娃娃需要得到更好的照顾”。目前,她最希望何怀富能早点回来,给小益一个完整的家。

  成都商报记者 王超 摄影报道

(责编:罗娟、高红霞)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