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学生照顾老师二十余年 无遗嘱法院判其继承48万

2015年04月10日10:15    来源:广州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学生照顾老师二十余年无遗嘱法院判其继承48万

  郑龙娣在恩师墓前。

  学生照顾老师二十余年 无遗嘱法院判学生继承48万 律师称判例有借鉴意义

  为孤老送终 该得多少遗产

  郑龙娣:“我不是为了钱,只是想把她(老师)的遗产处理好。”

  深对话

  近日,上海市民郑龙娣继承其老师魏桂容48万元存款的消息广受关注,一时间,郑龙娣被推到风口浪尖。有人质疑郑龙娣为钱而照顾老师,而无主财产的继承问题也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郑龙娣的老师魏桂容一生未婚,晚年举目无亲,作为学生的她照顾恩师二十余年。2012年9月,老师魏桂容因胃癌晚期离世。由于其孤老的特殊身份,未留下遗嘱。魏桂容名下的48万元存款和一栋住宅无人继承。

  2013年,郑龙娣曾向法院提起了申请认定财产无主的特别程序,魏桂容生前单位上海市中国中学提出异议,于是双方走上法庭,由法院裁定审理。

  近日,法院肯定了郑龙娣的行为,认定她对魏桂容尽了一定的扶养义务,判定48万元存款归郑龙娣所有,住宅收归国有。

  郑龙娣说,“我不穷,我不是为了钱,只是想把她(老师)的遗产处理好。”她表示,在魏桂容生前她就已和老师说明,拿回为老师垫付的钱就行。二十年,“我付出了多少,只有我自己心里知道。”

  “我和老师像母女”

  1965年,13岁的郑龙娣考入上海市中国中学,担任班主任的就是年轻教师魏桂容。初到学校的郑龙娣,因为性格开朗又能干,很快引起了魏桂容的注意,不仅让她当班长,还做了大队长。郑龙娣表示,自己在中学时就与魏桂容十分亲近,在她工作以后老师也为有她这个学生感到骄傲。

  魏桂容父母早逝,没有兄弟姐妹,也没有结婚生子,郑龙娣便成了她身边最亲密的人。大到购房搬家,小到购物买菜,魏桂容都会寻求郑龙娣的帮助,两人的关系形同母女。

  记者:你和魏桂容相识这么久,你们之间的感情如何?

  郑龙娣:小时候老师就很喜欢我,长大以后我在公司工作,老师也觉得很光荣,常常跟人提起我。我和老师就像母女一样。不管法院怎么判,我都会安葬老师,给老师买墓地。

  记者:这么多年来你一直照顾魏桂容?

  郑龙娣:老人跌倒了你去扶,是一次的事情,我照顾老师,是这么多年的事情。人做事不能谈钱,一谈钱永远做不好事情。我老公一天三顿烧好饭菜送到医院给老师,问她想吃什么,每一顿都是换花样的。不是老公支持我,我坚持不了这么久。

  记者:据说魏老师买条毛巾这些小事情都会找你?

  郑龙娣:对啊,我们同学都知道的。老师她今天要什么,明天又要什么。你知道孤寡老人很孤独的,有时候我有事忙不过来,就叫同学帮我买。

  “我没想要她的钱”

  老师魏桂容是孤老,生前留下48万余元存款和价值三百多万元的住宅无人继承。围绕魏桂容的遗产归属问题,郑龙娣和校方之间发生了争执。郑龙娣曾向法院申请认定财产无主的特别程序,但上海市中国中学对此有异议,双方最终对簿公堂。

  2014年12月5日,法院判决:魏桂容名下48万余元存款归郑龙娣所有,魏桂容名下一套住宅收归国有。负责这次案件审判的法庭副庭长彭雄辉表示,这样判决的目的是为了鼓励尊师重道这种传统美德,同时也鼓励社会上的一些人对孤老多一份关爱。

  对于判决结果,郑龙娣感到满意,毕竟法官看到了她二十几年的付出。

  记者:当时您还找了很多部门,想把魏老师的遗产让国家接收了。

  郑龙娣:我到教育局去,到民政局去,还跑错到婚姻办去,他们没有受理。后来我没办法,就找律师咨询,选择走法律程序。

  记者:你为什么会向法院要求继承魏桂容的遗产?

  郑龙娣:我没有想要魏老师的钱,只想把她的遗产处理好。我和丈夫给老师垫钱交医药费,医院医生都知道的,最多的时候垫了十几万。如果我穷,想要老师钱,怎么会贴十多万进去?我就是想把老师遗产处理了,让老师入土为安,做得风风光光的,我也心安了。

  记者:当时你走法律途径也是希望通过法院把老师的遗产处理好?

  郑龙娣:我就是想把老师的遗产处理好,没有其他目的。他们看到我拿了48万,我付出了多少没人知道的,只有我自己心里明白。

  记者:您一开始帮魏桂容垫钱的时候知道她有钱吗?

  郑龙娣:到最后我才知道老师有钱,后来老师得胃癌,把存折交给我,我才知道的。同学们看到我一个人贴钱都不忍心,还商量大家出几万元给老师看病。

  记者:律师说判得少了点,建议你上诉,为什么放弃了?

  郑龙娣:我不想要钱,我不要房子,我没有那个意思。

  记者:有声音质疑你照顾老师是为了钱。

  郑龙娣:我十几岁就跟老师好,我没有目的,没有动机,也没有想着要她的钱。老师活着的时候也说过把她财产全部都给我,又不是没人听见。我跟老师说,到时候你的钱交给国家,我给你垫的钱还我就行。她死了以后我钱没地方要,我没地方去说理。

下一页
分享到:
(责编:袁菡苓、高红霞)

今日推荐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