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岳阳女子被丈夫“囚禁”七年 裸睡草房度寒暑

2015年04月07日14:42    来源:红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岳阳县新开镇车塘村一间破旧房间内,陈殷勤躺在厚厚的稻草堆里。)

(为了陪护老婆,熊永保只能呆在家里加工木材。)

(岳阳市残联工作人员向熊川父子了解情况。)

  4月5日,加强暴雨突袭之后的岳阳气温骤降,市民无不添衣保暖。多重残疾36岁的她,却依旧身无寸缕地被锁在岳阳县新开镇车塘村一间破旧房间内,窗户没有玻璃,身下是厚厚的稻草……

  她叫陈殷勤,已于此被囚7年之久,且不为外界广知。直到有一天,她儿子熊川的老师的一次家访,才揭开这个被其家人隐藏多年的心酸“秘密”……

  “谁来救救我妈妈?”家访惊闻学生多年心事

  新开镇13岁的熊川勤奋好学、乐观开朗,因而一直颇受老师疼爱和同学们的喜欢。他不仅品学兼优,还是一位十分富有爱心的学生。

  2014年11月份时,熊川同班有位同学家中出事,学校组织师生捐款。“熊川是全校学生中捐得最多的,当时我不知道他家里那么困难!”他的班主任文老师说,后来家访得知熊川家里窘况后,学校为其减免了1000元的学杂费,并申报了特困生补助。

  “知道他妈妈的情况时,我心中极度震惊……”文老师说,这时她才知道,这个平时乐于助人的看似开朗的学生心中竟然藏着这么沉重的心事。

  “熊川是个读书的好苗子,我希望通过媒体的呼吁,能给这个家庭带来好运。”得知学生心事后的文老师自此更加呵护疼爱品学兼优的熊川,也十分牵挂他被“囚禁”的妈妈,于是通过一些渠道为其一家呼吁爱心帮助。

  3月底,岳阳市残疾人联合会信访维权科科长戴述广闻讯并求证后,于4月1日同长江信息报记者一道,前往新开调查走访。

  “哪家医院肯接收呢?”当事人丈夫诉辛酸

  “感谢叔叔伯伯的关心!”4月1日上午11时许,腼腆的熊川在文老师的陪伴下走出某中学大门,面对众人,他并没有流露过多的忧郁神情,戴述广等残联工作人员则热情称赞他勤奋好学,是个照料残疾母亲的孝顺少年。

  此后,一行人驱车前往熊川家中,来到了车塘村中青山环绕下的一座简陋平房前。其时,一位衣服上沾着木屑的憨厚男子正在堂屋进行木材加工,文老师介绍说,那就是熊川的父亲熊洪勇。看到有客来,他急忙放下手中的活计接待,热情地递烟端茶。从戴述广手中接过赠送的棉被和衣物时,更是用浓重的方言连声感谢众人。

  进得屋后,记者环顾四周,发现门窗破损,衣物杂乱堆放,若不是厨房有一台冰箱,几乎感受不到这个家庭有一丝现代气息,可说是家徒四壁。“老婆离不开人的照料,孩子读书也要花钱,我也没办法外出打工。”淳朴的熊洪勇一脸无奈苦笑,他说去年做木工积攒了一点钱后,曾于去年底今年初送老婆去岳阳县一家医院治疗,但被莫名拒收。“我希望能够将老婆送往医院治疗,老关在这屋子里也不是个办法,但不知道哪家医院肯接收治疗?”在熊洪勇一脸愁苦的解说中,记者终于彻底了解了陈殷勤因精神病被囚7年一事的来龙去脉。

  因爱受挫成精神病 经常裸奔被迫囚禁

  陈殷勤本是正常人,她13岁时母亲去世,是父亲含辛茹苦地拉扯她们姐弟5人长大。后因恋爱受挫,陈殷勤曾两次服农药自杀,导致精神失常。当时,她姐姐将其送往岳阳市康复医院治疗,曾一度好转。但后来父亲的死亡让她又一次受到严重刺激,发病之后再度入院。

  2001年,陈殷勤的父亲未故之时曾看中同村做木匠的熊洪勇的忠厚老实。“岳父跟我讲过,等陈殷勤精神病治愈后就让她嫁给我。”熊洪勇说,于是后来22岁的陈殷勤康复后就和自己结了婚。

  “2002年熊川出生后,弟媳不知道给孩子喂奶,是我和他的姑姑强制协助才能让可怜的侄儿吸上母乳。”熊川的伯母陈善香含泪介绍了弟媳发病时的症状。她说,陈殷勤的第二个孩子夭折后其病情加重,经常大半夜将熊川和摇篮丢到山上。

  在服药不见好转后,熊洪勇2007年底又将妻子送往岳阳市康复医院治疗。“治疗一两个月后,因为无钱续缴治疗费,只好出院回家了。”熊洪勇说,过了两个月后妻子又再次发病。当时虽有自己母亲悉心照料,但因没有得到及时康复治疗,妻子的病情依旧日渐加重。

  “她每天在家里乱砸东西,经常趁人不注意跑到山上把衣服脱掉裸奔,好在我每次都能将她及时找到……”熊洪勇说,为了防止妻子再次裸奔,他被迫将其锁在靠近客厅边的房间内。“因为她不睡床,我只能定期将房内的稻草进行清理。”

  幼时被姑妈接走 想照顾妈妈回了家

  为了解多重残疾人陈殷勤的真实生活状况,在熊洪勇给身无寸缕的妻子披上床单后,记者踏入了这间“囚禁”了陈殷勤7年的房中。随着一股尿臭味扑鼻而来,眼前的一幕令人惊愕不已。

  约10平米的破旧房屋内,地上铺着一层厚厚的稻草,墙壁四周满是污迹,房内没有任何家具和生活用品,地面满是排泄物,窗户只剩骨架,更别说玻璃了。一头乌黑的头发蓬乱地遮在额前的陈殷勤则裸躺在“草床”上,罩着床单的她不时将身体扭来扭去。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她是怎样熬过7个蚊虫飞舞的酷暑和冰雪严冬?

  “刚给她穿上衣服,立马就会被脱掉撕烂扔到窗外,原本放在这间房子里的椅子和马桶也被无数次砸烂。”面对疑问,熊洪勇将记者领到窗外,指着被砸烂的窗门和地上一堆稻草、衣物及被损毁的碗瓶说,那些都是被她妻子丢出来的。而陈殷勤一旦睡在床上,就会撕扯床单,还将棉絮塞嘴吞食,稍不留神就会裸奔。

  采访时正值午饭时间,这时熊川盛满饭菜送到了妈妈身边。记者发现,陈殷勤在言语中对儿子充满了怜爱之情,能够说话交流,也能自己吃饭。

  “这个弟媳让我操碎了心!”熊川的奶奶去世后,年近花甲的陈善香便担起了重任。为了照顾弟媳,她每天起早贪黑,及时准备一日三餐,为陈殷勤洗澡、洗衣。“我希望弟媳能尽快得到治疗,那样可怜的侄儿也能顺利完成学业。”陈善香说,因为弟媳的病情,熊川的姑妈一开初便将侄儿接去了自己家中。“熊川从幼儿园到小学一直住在姑妈家,读初中才回到家里,因为他想照顾妈妈!”

  多方爱心呼吁 患者下周或入院治疗

  当天下午,记者将所见所闻分别以信息的方式,向新开镇民政所长刘红英和车塘村党支部书记任岳新及岳阳县委宣传部、县残联反馈了情况,引起高度重视。

  次日,岳阳县残疾人联合会理事长刘滔当即安排分管副理事长、康复股长、新开镇一名党委及民政所正副所长、车塘村支两委会负责人前往熊川家了解情况。“感谢记者对残疾人的关心,陈殷勤享受了应该获得的惠残补助,我们会与其家属沟通,尽快将她送往康复医院治疗,相关费用县乡也会协商解决。”与此同时,新开镇民政所负责人也表示,将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给予熊洪勇一家最大限度的照顾。

  为了尽快推动陈殷勤入院治疗。4月3日15时许,记者与戴述广前往岳阳市康复医院进行咨询。该院医务科科长刘伟听完记者一行的详细情况介绍后表示,该院可以按程序接受患者陈殷勤入院治疗,但必须要有明确的监护人,负责日后诊疗的相关衔接工作,确保能及时缴纳住院治疗费用,而且相关单位负责人还得到场签字。刘伟说,若患者生活不能自理,家属需陪护或聘请护工照料。“如果符合以上条件,随时欢迎患者来我院检查治疗。”

  下午16时许,刘滔接到记者的情况反馈后明确承诺,下周县残联将与新开镇及陈殷勤的家属进行沟通,以尽快让她走出“囚室”,接受系统的康复治疗,早日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4月5日,加强暴雨突袭之后的岳阳气温骤降,市民无不添衣保暖。多重残疾36岁的陈殷勤却依旧身无寸缕地被锁在岳阳县新开镇车塘村一间破旧房间内,窗户没有玻璃,身下是厚厚的稻草……熊洪勇担心妻子着凉,赶紧从屋内找出一件秋衣,给她穿上。每隔一小时,就去观察一次。

  (为了保护当事人隐私,文章中当事人及其亲友均使用化名。)

分享到:
(责编:罗昱、高红霞)

今日推荐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