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少年遭4名同学脱裤羞辱 患上精神分裂症获赔14万

2015年04月03日10:35    来源:新快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矛盾激化 对簿公堂

  这5名同学的父母都是农民,经济都较为困难,几个家庭在赔偿问题上未能达成协议,矛盾不断激化。小金父母将四名涉事少年及其父母起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赔偿原告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交通费、误工费、营养费等损失46360元,另外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还需要经过精神病因果关系和残疾等级鉴定后再行确定,该两项经原告计算达数十万元。

  据悉,小金罹患精神疾病是否因为四名涉事少年侮辱、殴打和事后在网上传播视频的行为,以及小金因精神疾病受到伤害的程度,决定了小金能否得到赔偿和能够得到多少赔偿。

  小金父母对鉴定结果信心十足。2014年10月底,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复函,以“鉴定要求超出我中心技术条件和鉴定能力”为由退案处理。小金父母和律师拿到复函后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案件承办人斗门法院马法官向记者介绍了这起案子,马法官认为,这个案件宜调不宜判决,简单的判决解决不了原被告双方的问题。“让小金得到赔偿把病治好,让四名少年家庭得到小金一家的谅解,从思想上解除四名涉事少年及其父母的巨大精神负担,回归正常的生活,才能圆满地解决矛盾。”

  一纸复函 案情惊变

  通过走访,马法官发现,这四名少年因为侮辱和殴打小金都被学校作了严厉处分,其中两名情节严重者还被公安机关处罚。四名少年为此事同样背负了巨大的精神包袱,承受着来自周围的非议和指责,他们也出现了抑郁、自闭的情况,4名涉事少年也都休学在家,他们的父母也同样焦急万分。

  几家人本来就是同村人,因为这件事情反目成仇,被外人指指点点。

  接下来的调解,马法官与四家被告人坐在一起,不谈案子,就谈孩子。“我跟他们说,如果通过适当的赔偿获得了小金及其家属的谅解,可以从思想上解除自己小孩背负的巨大精神负担,还给他们本应享有的快乐人生的愿景。”世上没有不爱孩子的父母,为了让自己的孩子也尽快走出阴影,庭审中抗拒情绪转变为对自己孩子的担忧,言谈中的强硬也变成了对小金的愧疚。

  最终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协议,由四名涉事少年的父母赔偿小金145480元,小金一方也做出了不再向侵权人提起任何诉求的保证。赔偿款已于近期全部支付给小金一家,小金在继续治疗下病情也有好转。

  国信信扬律师事务所律师林叔权认为,本案在举证责任上,对小金极为不利,其患病与四名涉事少年的侮辱、殴打、传播视频的行为是否有因果关系,因鉴定机构无法鉴定,使得小金需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好在法院调解成功,小金最终获得一定补偿。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
(责编:李强强、高红霞)

今日推荐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