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政坛明星”仇和落马告诉我们什么?

陈庆贵

2015年03月16日15:11    来源:人民网-观点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全国两会刚刚落下帷幕,中纪委便再抛猛料: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徐建一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两会刚闭幕,一日打两虎,这是什么节奏?今年以来,中央高层放出了一系列反腐肃贪的厉言狠话,今年的两会上,习近平等中央政治局常委又在多个场合提及反腐话题。余音尚绕梁,我们今天就看到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以及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徐建一轰然落马。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既然严重违纪违法,仇和、徐建一被拿下实乃咎由自取,不足为怪。耐人玩味的倒是,迥异于别的落马高官,仇和曾是名噪一时声名远扬的“政坛明星”,也是屈指可数既有诸多光环又饱受争议的“奇葩”高官。显然,这只落马“老虎”很有解剖的附加值。

  今年两会期间,仇和在小组讨论会上虽发言不多,但仍很淡定自如。在13日云南小组讨论会上,该省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发言期间,谈及“地方政府欠钱”问题时,仇就曾回应称:“我们这种体制,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应该是世界上最廉政。”联想到他履新昆明市委书记后也曾如是闪烁其词地唱高调,“我到昆明工作,人地两疏,和大家无亲无故;从未共事过,与大家无恨无怨;只身一人,无牵无挂;所以,工作一定能无恃无畏。”要命的是,假若他真的能知行合一言行一致,他夸下的海口或许还有实现的可能性。不幸的是,与其他落马贪官在任时“雷语”成为落马后笑柄一样,夸“世界上最廉政”的海口话音甫落,大话就被他自己不攻自破,这不能不说是个极大的讽刺,确实是个黑色幽默。仇和落马,不啻于再次告诉人们,贪官必虚伪,别被他们忽悠卖了还替他们数钱。

  仇和“铁腕”施政曾饱受争议。一度时期,他曾隔三差五地推出惊世骇俗的“仇式新政”,周期性掀起官场热议冲击波和媒体关注亢奋,堪称赚足了公众眼球。在主政宿迁和昆明期间,因为施政风格饱受争议,他也被称为“最富争议的市委书记”。南方周末曾报道,仇和的施政起点,都是由“治官”开始。在宿迁,他扳倒了前沭阳县委书记等贪官,撤换了不作为的干部;在昆明,已有1200多名官员因“影响软环境”被问责。他曾被贴上“个性官员”“改革官员”等光环,并“得来全不费功夫”地获得媒体一而再再而三的炒作“红利”,为其他官员刮目相看自叹弗如。仇和曾经获得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主办的“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杰出人物”奖,获奖辞如是溢美:“仇和是荣获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杰出人物中唯一在任地方省部级领导干部,也是唯一的省会城市市委书记”。

  然而,政坛既非表演舞台,更非走秀T台。你可以做“个性”官员,但必须记住:再大的官,也有权力边界,不可独断专横越界胡来。仇和落马,就像先前所有“个性官员”、“能人腐败”发案一样,其实无异于再次提醒现下那些以“个性”自居的官员们:神马并非浮云,为政要注意民主决策,恪守权力边界、敬畏规矩法律才是正道;对专事监督的官员们而言,仇和落马实际上也是在提醒:对所谓“个性官员”“明星官员”,要多长一双眼睛格外“关照”,别让他们身上五花八门的光环成为腐败的“障眼法”。

  2015年,原江苏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拉开新年省部级贪官落马的帷幕,之后一发不可收拾,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甘肃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党组副书记陆武成,浙江省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斯鑫良,江西省政协副主席许爱民,河北省委常委、秘书长景春华景春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栗智,一个个前赴后继跑到监狱里去面壁思过。仇和以及徐建一的落马,无疑再次告诉官员和世人:中央的厉言狠话不是唬人的放空炮和“武松来了”,而是言出必行行之必果的真刀真枪;这也再次警告那些屁股不干净尚未发案的潜水贪官: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躲了初一跑不了十五;更是警告官场那批跃跃欲试顶风作案的“贪大胆”们:手莫伸,伸手必被捉。

分享到:
(责编:罗昱、高红霞)

今日推荐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