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四川高院副院长谈法官薪酬 有庭长月薪才4千多

2015年03月14日08:23    来源:中国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在听到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提到“一些经济发达地区一线法官人才流失问题突出”后,全国政协委员、甘肃省社科院历史研究所所长郝树声脑子里很快闪过一组数字:一些地级市中级人民法院庭长的年薪,不到10万元,同一地区职业律师的收入,则往往不下于15万元。

  “这样的收入反差如何留住法官人才?”郝树声问。3月12日,她所在的社科界别把讨论的焦点对准了如何留住法官人才的问题。

  全国政协委员、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谢商华也谈到法官薪酬待遇的问题,“有的高院里的庭长月薪才4000多元,但他要做的事情,和一个收入比他多几倍的律师,几乎是差不多的。”

  谢商华说,一名中级法院的法官,平均一天要处理至少一个案件,一年要审判两三百件案子。

  “这就需要研究一个法官的饱和工作量到底是多少,在这个基础上才能科学评价法官。”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党组书记许前飞提出,“司法活动是高智慧的活动,不是拆几个零件那么简单,也不是三班倒,这是一个思考的裁判过程。”

  这种情况在江苏尤为突出,去年一年全国法院审理1300多万件,整个江苏省的案件是117万件,大约占十分之一,但法官的数量并不到全国的十分之一。

  周强在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时提到,随着人民法院办案数量持续快速增长,新类型案件大量增加,办案压力越来越大,一些经济发达地区一线法官年人均办案高达300多件。

  “如此大的工作量,如何确保每一个案件的审判质量?”谢商华说,“既要马儿跑得快,可给马儿吃的草太少,太差”,这是目前中国法官面临的困局。

  她常常从媒体报道中听到这种说法:司法改革来了,却有不少法官“跑”了。

  许前飞建议,要科学确定法官工作量,进行论证,而不是拍脑袋决定。“法院实行员额制,如果处理不好,会影响司法改革。”

  郝树声还注意到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的一句话:过去一年,最高人民法院从法学教授和律师等法律工作者中招录5名优秀人才担任法官,从军事法院、军事检察院接收3人担任法官。

  “我们现在一个说法是,要从律师等法律工作者中选拔优秀人才来担任法官,但现实问题是,我们拿什么去吸引他们?这种吸引能否持续下去?” 郝树声觉得这令人担忧。

  江苏法院系统的法官流失,让许前飞很焦急。他担心,在江苏的司改方案没有正式敲定之前,很多法官可能离开了。

  去年两会时,全国政协委员陈志列就建议采取级别工资与计件考核工资相结合的方式作为标准,以奖励优秀法官超强度劳动的付出。

  他表示,针对法官的特殊社会地位、特殊工作性质,实行法官工资单列制度,使之具有相对独立性,从而培养一个独立的法官群体。

  许前飞认为,从整个司法体制改革大趋势上看,法官应该逐步实现精英化,只有把审判给予优秀的法官,才能够更加体现司法的公平性。

  “这是一个不能再等的事情,不仅关乎着法官个人职业状态,更关乎着千千万万案件审理的公平与正义。”谢商华呼吁。

分享到:
(责编:罗昱、高红霞)

今日推荐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