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武侯祠博物馆护馆人的除夕夜:家在2公里外 却10年没回家过年

2015年02月13日08:46    来源:华西都市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坚守

  邓建全连续十年没有回家过年,羊年春节之后,这个数字将被刷新成十一。“安保责任大过天,武侯祠就是第二个家。”这是邓建全最常说的话。

  习惯

  邓建全习惯了夜巡武侯祠,与孤独与惊险同行。他的家人也养成了一些习惯:父亲习惯了长子过年不在膝下陪伴,妻子习惯了一个人采购年货、应对人情往来。

  逢年过节,武侯祠博物馆、杜甫草堂、金沙博物馆等总会游人如织。入夜,当游客散去,博物馆将进入“奇妙夜”。是谁在守护这些珍贵的文物?谁是这些博物馆的“护馆人”?

  2月10日下午6点,成都武侯祠博物馆护馆队队长邓建全刚下白班,去食堂吃完晚饭,就开始带班进行夜间巡视。他穿着黑色的警卫制服,胸前别着对讲机,腰间挂着18把钥匙,身后的两名队员还带着木棍和手电。走到文物区,他从两串钥匙中准确地挑出一把,“吱呀”一声推开沉重的大门,先用巡更机打点,然后打开手电四下查看,门窗关好、没有异常,再走向下一个点位。

  春节期间,成都的几大博物馆都将举办民俗文化活动,比如成都武侯祠博物馆的“2015成都大庙会”,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的“第六届成都诗圣文化节”,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的“2015成都金沙太阳节”。博物馆将迎来人流量的高峰,护馆队员们不得不坚守守护工作,放弃回家过年的打算。邓建全就是其中之一。

  奇技

  脑里装了张武侯祠地图

  武侯祠里的一切,小到打卡点位、消防栓,大到三国塑像、亭台楼阁,博物馆护馆队队长邓建全都能说出准确的方位,“我的脑子里装了一张武侯祠的地图”。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武侯祠安静得只听得见邓建全和两名护馆员的脚步声,混合着钥匙的叮当作响。一个小时之后,两名护馆员回保卫室收班待命,邓建全稍作休息,又随另一组队员重新巡视。

  邓建全说,武侯祠里有40个点位,巡视一圈大约耗时45分钟。

  1994年,20岁的邓建全离开家乡遂宁,成为武侯祠护馆队的一员。此后的21年间,他平均一天巡视5圈,如果算上夜班,当天就要巡视12圈。武侯祠里的一切,小到打卡点位、消防栓,大到三国塑像、亭台楼阁,他都能说出准确的方位,“我的脑子里装了一张武侯祠的地图”。

  走进邓建全的办公室,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套夜巡装备。每天上午10点,这些强光手电、高音喇叭、对讲机、巡更机就占据着插座充电。而在另一个角落,摆放着警用叉、齐眉棍、防刺服等防暴恐装备,为春节激增的客流量增添一重保障。

  奇遇

  守夜不奇妙 但却很惊险

  在电影《博物馆奇妙夜》中,当夜晚降临的时候,馆中所有的雕塑都会活过来……那么,武侯祠博物馆的守馆员是否也有电影一样的奇遇呢?

  在邓建全看来,白天的武侯祠有熙熙攘攘的人群,夜幕下的武侯祠是幽静的,虽然没有《博物馆奇妙夜》那样神奇,但随时也会上演一些惊险刺激的故事。

  2001年元旦凌晨3点,护馆员在刘备墓巡查,发现平时敞开的一道门被虚掩上,似有异常。再一细看,旁边的盆景园中,一株虬龙造型的盆景已被连根挖起。护馆员联络保卫室值班人员,前后包抄,抓住躲在角落的小偷,保住了价值2万元的盆景。2006年的一个晚上,4个醉酒的青年男女,从锦里翻墙而入,在武侯祠里“躲猫猫”。邓建全当即喝止住兴奋的闯入者,再安排队员巡视周边异常。2014年的夏天,有人在锦里抢劫商户的钱财,一路狂奔藏进武侯祠。护馆员协助锦里保安,合力搜查,最终在刘备墓上的树林里,抓住持刀的抢劫者。更多的时候,博物馆之夜是枯燥乏味的。翻开邓建全桌上的巡更记录,上面记载了“工程车压坏草坪,协商后罚款200元”、“某商户离馆前没按要求断电,点钞机亮灯”等琐事。如果没有细心、耐心和责任心,是难以排查出这些安全隐患的。

  当晚10点,又一圈巡视即将结束时,水池边蹦上来一只蟾蜍。护馆员蒋帅调侃说:“知足吧,如果在夏天,游上来的就是蛇了。”蒋帅刚当护馆员只有半年。有次夏天夜巡武侯祠,突然电闪雷鸣,他刚好巡视到武将廊,一道闪电划过,照得身旁的武将雕塑怒目圆睁,带着一丝狰狞,吓得他一个激灵,赶紧拉着同伴走向另一个点位。邓建全对这样的场景司空见惯,他笑着说:“早习惯了,就算一个人夜巡也不怕。”

  以岗为家春节和年轻人在第二个家跨年

  尽管自己的家距离武侯祠仅有2公里,邓建全仍然连续十年没有回家过年。羊年春节之后,这个数字将被刷新成十一。“保卫工作情况特殊,到了节庆假日,别人越巴适,我们越忙碌。”邓建全说,安全是武侯祠的一道红线,春节期间人流量是平时的30倍,他们的工作强度可想而知。从劝阻观众吸烟、指引卫生间,到分流人群、照看走丢的孩子,保卫工作的背后,是护馆员不能回家过年的辛酸。

  母亲在世的时候,邓建全也没能回家陪她过年。说起这个“此生最大的遗憾”,邓建全眼眶有些泛红。而今,父亲独居遂宁老家,邓建全的遗憾仍在继续。年前,兄弟姐妹们都赶回家看望了老人,结果“遍放碗筷少一人”。除夕夜和大年初一的清晨,邓建全只能打电话给父亲拜年。还有几十年没见面的老同学,春节前突然回成都,邓建全也不能参加聚会。对于家人朋友,他有一万个抱歉。

  90后的邓磊是成都人,与来自外地的同事相比,他至少每个月都可以回家。然而,家在眼前却抽身乏术,说起除夕夜只能打电话给父母,他突然背过身去不说话了。

  “安保责任大过天,武侯祠就是我们第二个家。”邓磊说,这是邓建全最常说的话。护馆员大多是没成家的年轻人,临近春节难免有情绪波动。邓建全一边坚守岗位,一边找队友聊天,排遣乡愁。“我拿我自己做例子,他们就没那么伤心了。”

  自比黄忠家人春节不来武侯祠给他添负担

  邓建全刚到武侯祠的时候,馆区占地面积只有八十几亩,护馆队也只有10名队员,巡逻路线就在文物区。21年间,武侯祠的面积扩增到200余亩,护馆队员增加到60多人,分了东、西两区,安保设备也增添了巡更机、远红外监控探头等高科技产品。随着当初同一批队员陆续转行,邓建全成了资历最老的护馆员。

  邓建全说自己是个“老黄牛”,如果非要在武侯祠的三国人物里找到一个对应,大概就是蜀汉五虎之一、老当益壮的黄忠。

  说起自己的工作,邓建全使用频率最高的一个词是“习惯”:他习惯了夜巡武侯祠,与寒冷、孤独、惊险同行;他习惯了一天只休息不到5个小时,第二天仍然精神抖擞地上班;他也习惯了在武侯祠和兄弟们一起过年,给家人打电话拜年。

  与此同时,他的家人也养成了一些习惯:父亲习惯了长子过年不在膝下陪伴,妻子习惯了一个人采购年货、应对人情往来,女儿习惯了自己一个人买菜做饭。甚至连邓建全每年都不缺席的武侯祠大庙会,他的家人也习惯了不去凑热闹。“他们知道我忙,即使来了我也顾不得陪着耍。何况那几天人多,他们也怕给我增添负担。”

  “到武侯祠前,我从没想过自己会在这个岗位一干就是20年。现在,我习惯了做一名护馆员,坚守源于热爱,习惯源于责任。”华西都市报见习记者 曾洁记者王茜摄影陈羽啸

分享到:
(责编:罗昱、高红霞)

今日推荐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