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成都高校培养出的37位院士 倒数第一成数学大咖

2015年02月09日14:07    来源:成都晚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他说:“当时,不是很看重学位,反正做研究,没有学位证书也不太在意。”

  他说:“可能由于自己家庭贫困,认为只有考上好大学才能改变命运,导致考试前心理压力大,发挥不好。”

  他说:“机会来之不易,一定要好好珍惜,只要自己不断地努力,人生中慢慢地就会出现一些奇迹。”

  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两院共计1521名院士中,成都的大学培养出其中37位。开创了我国生物活性人工骨、牙研究的工程院院士张兴栋,被同行誉为“世界最领先的离散数学家之一”的中科院院士陈永川,被媒体誉为“铁路提速保护神”的中科院院士翟婉明……他们在成为各自领域的“大咖”之前,也曾经历过大学时期的“成长的烦恼”,高考失利、成绩“垫底”、没有学士学位等“窘境”……成都晚报将首次为您独家揭秘,这些科学大咖们的大学时代,从普通青年到院士“逆袭”。

  院士故事

  张兴栋:没有学士学位的“双院士”

  中国工程院院士,美国国家工程院(NAE)院士,第九次世界生物材料大会主席……这些身份同时重叠在四川大学教授张兴栋的身上。谁曾想,这位四川大学固体物理专业的本科毕业生,因为历史原因,毕业时甚至连理论物理四大力学——《理论力学》《电动力学》《量子力学》《热力学、统计物理》都没学完,做了18年助教才升为讲师。

  1956年,张兴栋进入四川大学固体物理专业学习。因为学校缺老师,五年本科张兴栋只读了四年便提前毕业。“当时,不是很看重学位,反正做研究,没有学位证书也不太在意。”采访过程中,张兴栋的声音低沉而平缓,未起波澜。

  1960年,经学校安排,“没学完物理四大力学”的张兴栋成为了一群“同龄人”的物理老师。四大力学都没学明白,怎么教?张兴栋也是蛮拼的,拿起教材,从头自学,从晚饭后持续到清晨学校敲响起床钟。白天上课,晚上自习,整整持续了一年多。

  其实,张兴栋从小就“蛮拼的”。从初中开始,为了锻炼自己的意志,他选择每个冬天都去游泳。“早上起来,室温就几度,被窝那么暖和,我也很不想起来。”张兴栋每每想到在“田坝坝”里面游泳,四面来风,水上和水下一样冷,便打起了退堂鼓。“管他的哦,给自己定了计划,就要去执行。”一贯说到做到的张兴栋把被子一掀,刺骨的凉意反而让他变得清醒,游冬泳的习惯坚持了近十个年头。“正是那时候锻炼的好身体,让我能够坚持每个晚上熬夜自学。”张兴栋笑着说。

  因为学位和学历限制,张兴栋当了18年助教,才被升为讲师。期间,他曾经想过再继续读书深造,却发现教自己的老师竟是“同龄人”!“算了,学历反正也不重要,埋头好好搞科研就行了。”正是在那时,张兴栋在大量的实验研究中,明白了任何科研成就,都来自于科研实验所展现的客观事实。“研究从应用开始,在应用中发现问题,又深入到基础研究。”正是基于对展现科研实验客观事实的严谨,张兴栋开创了我国生物活性人工骨、牙研究,发现了生物医学材料骨诱导作用并建立了理论雏形。由于他的研究太超前,国际上对其理论的认可花了18年。2014年,基于“对肌肉-骨骼系统新疗法及生物医用材料产品研发方面的贡献”,已是中国工程院院士的张兴栋,当选美国国家工程院的外籍院士。

  张兴栋的科研生涯系于川大,除了一段为期仅半年的国外访问学者经历外,没有其他留学经历,最高学历始终停留在本科毕业。

下一页
分享到:
(责编:李强强、高红霞)

今日推荐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