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云南部分地区为完成指标 强制农民“城镇化”

2015年02月09日14:21    来源:中国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在指标要求的驱动下,部分地区城镇化率过快,以完成任务的方式片面‘数字城镇化’。”在日前召开的云南省政协十一届三次会议上,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问题备受政协委员们关注。在看到这项工作成绩的同时,委员们也指出了“农转城”推进中的种种问题,尤其是一些地区片面追求数量而忽略了农民相关的社会保障,出现以土地城镇化和户籍城镇化为表象的农民“被城镇化”,让一些地区的农民成为进不了城又回不了乡的“夹心人”。

  指标数让部分农户“被城镇化”

  2011年,云南提出至2020年要新增农村转移人口城镇户籍1000万。为了解这项工作的进程, 2014年4月,云南省政协将“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列为当年的重要调研主题,组织相关专家分赴云南省红河州、普洱市、楚雄州、大理州、保山市、德宏州等10多个县(市、区)的乡镇进行调研。

  调研显示,经过两年努力,云南省户籍人口城镇化率有了明显提高,促进了一些地区城镇化和城乡的共同发展。但是,调研也发现,这一本为推进城乡经济社会协调发展的好政策,在执行中出现了偏差。

  “由于受行政力量的直接作用,‘农转城’工作被作为一项任务来完成。”一位参与调研的专家说,2008年至2011年,云南省农业转移人口城镇落户数平均为每年13万左右,而2012年和2013年短短两年就完成“农转城”人口496万,是政策实施前20多倍。为完成任务,一些部门按人口比例层层下达指标。

  “过分强调速度和进度,使一些地方自然的城镇化过程演变为人为推动农民进城的‘被城镇化’过程。”这位专家说。

  他们在调研中发现,由于“硬性摊派任务、盲目下指标、限时间”,致使基层在工作中弄虚作假、随意扩大转户对象范围。

  一些地方,符合转户标准并自愿转户的农民数量有限,这些地方便将一些生活在偏远山区的农户成建制地转为城镇户口,转户农民没有城镇固定住所,工作人员便将县政府办公大楼作为上万人的落户地址。这些“被城镇化”的农户,实际上还生活在甚至连道路都没有硬化的乡村。还有些地方的农民家中老人和小孩转为城镇户口,其余家庭成员为农村户口,一个家庭拥有两本户口册的现象突出。

  调研发现,近年来,随着国家各类惠农政策力度和新农村建设力度的加大,农村户口所能享受到的国家相关优待更加明显:除土地承包、征地赔偿、申请宅基地、生育二胎等优惠政策和经济待遇以外,集体经济较好的村还能享受股权、分红、生活补助等一系列利益,因此一些农民的市民化意愿并不高。

  “沧源县农民就更愿意享受农村政策。”云南临沧市沧源佤族自治县政协社法委主任王敬莹说,由于沧源县是边疆民族特困县,国家的倾斜政策较多,有些政策,农村甚至优于城镇。“在同等条件下,新农合医保报销比例最高达95%。农民不仅缴费低,民政救助、新农合医保报销还实行‘一站式’服务,手续便捷。而城镇医保报销比例只达80%,不仅缴费高还要多头跑。”他说。

  “数字城镇化”带来“空心城镇化”

  云南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主席范建华不无忧虑地说:“长期以来,在一些地方,城镇化被狭义地理解,变相放大了城市或城镇房地产业的发展,城市以一种粗放的方式快速蔓延,过度征用土地和耕地,导致土地城镇化快于人口数量和人口质量城镇化的趋势,出现缺乏产业支持、市场支撑和人口支撑的‘空心城镇化’。”

  云南省政协也在《关于云南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情况的调研报告》中指出:“短短两年时间,云南省城镇化率提升了10%,农业转移人口的过快增长,已经与云南的经济、城镇发展不相协调。”

  调研报告称:“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的成本支出是一个长期过程。政府需承担‘农转城’人口子女教育、公共卫生、低保、保障性住房、养老金发放等的支出,同时还要增加各项城市基础设施的投资,投入更多的人力和精力来管理更多人口。”

  但在实施这项庞大的工程前,“一些地区对转户所需成本没有进行科学、合理、全面的测算,对每转一个人需要增加多少投入没有具体数据,在制定转户数量时没有考虑到财政和城镇公共资源的承载能力;对于如何弥补由于‘农转城’带来的财政支出上的缺口,没有具体的措施和途径,致使转户后由于保障对象数量激增,各级财政用于社会保障的支出不足,未能满足转户群众的权益保障需求。”

  云南省政协提供的资料显示,在云南全省已转户人口中,仅有8.9万余人享受住房保障,仅占转户总人数的1.69%。普洱市2012年至2014年4月转户的近30万人中,仅40415人办理城镇养老保险,1377人办理城镇医疗保险,就业岗位仅7624个。

  “老百姓把享受农村的‘五项权益’和城市五大保障体系称为‘盖两床被子,穿十件衣服’。但转户后,这些社会保障问题得不到落实,城里的‘五件衣服’穿不上穿不暖,农村的‘五件衣服’又穿不稳不让穿,使一些转户的农民成为进不了城又回不了乡的‘夹心人’。”一位政协委员说。

  由于对“五享受、五保留”政策的稳定性、连续性的质疑,加之农业转移人口自身素质较低,初中以下文化程度的人较多,受过职业技能和创业能力培训的非常少,进城后往往只能从事建筑施工、搬运等以体力为主的劳动,收入低且工作不稳定,因此许多农户都不愿转户,一些已转户的想转回农业户口。据云南红河州相关部门统计,仅蒙自市就有2000余人提出由城镇户口转为农业户口的申请。

  “行政力量强力推动的城镇化,不仅使进城农民无法成为真正的城里人,而且‘行政城镇化’、‘指标城镇化’还给今后的社会管理留下许多隐患。”这位政协委员说。

下一页
分享到:
(责编:罗昱、高红霞)

今日推荐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