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江西调查“赣州监狱6年死8人”

2015年02月01日13:37    来源:东方早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 至少6名服刑人员死亡被指责任事故 省司法厅称已成立专门调查组

  早报记者 赵崇强 实习生 杨海 发自江西赣州

  2008年以来赣州监狱已知服刑人员死亡情况。

  又一座监狱因服刑人员非正常死亡受质疑。

  早报记者调查发现,2008年至2014年间,已发现并确认死亡的江西赣州监狱服刑人员有8人,其中,仅2014年下半年就有3人。8人中5人皆为突发疾病死亡,1人被其他服刑人员杀害,1人坠楼身亡,另有1人死因不明。

  几年来,至少6人的死亡被质疑为狱方的责任事故,他们提出的第三方尸检、查看完整监控录像等要求,几乎都遭狱方拒绝。

  2015年1月8日,4名死者的家属走到一起,抱团维权。

  昨日,江西省司法厅有关负责人表示,江西省司法厅、省监狱管理局对此事高度重视,已经成立了专门调查组展开调查,调查结果将向公众公布。

  死亡

  王淑珍(化名)花白的头发凌乱地散落在脸上,肤色黯淡,眼角低垂。她站在赣州市检察院门前,双手捧着一张年轻男子的巨幅照片。不少过往的行人驻足围观,好奇地打量着她。

  她眼睛木然地看着前方,嘴里在不停地低声重复:“我儿子是死在监狱的,他才28岁......”

  与王淑珍同行的还有另外3个家庭,他们都有亲人在赣州监狱内死去。在无法得到,或者得到了不能令他们信服的官方答复后,他们一起走上维权之路。

  1月8日,他们一行20多人在赣州监狱、赣州市政府和赣州检察院门口,要求“调查真相,讨回公道。”

  全南县的钟小娟是他们中的一员,她的哥哥钟旭辉2014年底在赣州监狱突然死亡,这也是早报记者所掌握的去年在该监狱死亡的第三个服刑人员。

  36岁的钟旭辉入狱前身体健康,忽然在监狱“心源性猝死”,监狱的说法无法让钟小娟信服,而要求观看完整监控录像遭拒,更加重了她的怀疑。

  钟旭辉的蹊跷死亡被媒体报道后,钟小娟开始关注赣州监狱的其他服刑人员猝死案例。很快,她找到另4名死者的家属,在历经“势单力薄”无疾而终的抗争后,5家人最终选择“抱团取暖”集体去讨公道。

  1月8日凌晨5点,天色未亮,钟小娟一家8人挤在一辆租来的面包车上,从全南县的山村驶向200多公里外的赣州。

  几乎同一时间,赣县的王斯均也驾车前往赣州为父亲王庆祷“申冤”。

  2013年10月,52岁的王庆祷入狱12天就因脑出血被送往医院,20天后死亡。

  “几乎没生过病,血压也正常”,王斯均不解:为何父亲刚入监就突然脑出血,监狱又为何不让看监控视频?

  瑞金市谢鑫的父亲谢连生2014年10月31日在赣州监狱突然死亡,后经媒体报道,检察院同意了第三方尸检,最终结果为“冠心病急性发作致心脏骤停死亡”。

  但因要求观看完整监控录像屡屡遭拒,谢鑫仍不认可检察院关于其父“正常死亡”的结论。

  “申冤”

  在山路上颠簸近4小时后,钟小娟和7位亲属抵达了赣州监狱。在此等候的王斯均、王淑珍和刘海燕等监狱死亡人员的家属共24人,带着死者照片和横幅,约定上午9点在监狱会见中心“上访”。

  “我们家人已经来(监狱)五六次了,一个当官的都见不到,只能这样给监狱压力。”王斯均说。

  3个小时后,直到12点10分左右,赣州监狱狱政科科长叶新盛出面了。叶称,监狱会满足他们的合理诉求,包括观看监控录像等,但也要求家属不要采取这样的“过激”行为。

  王斯均认为,这次“至少见到了领导”,已经迎来了希望。

  当天下午,他们又来到了赣州市政府、市检察院门前,在得到“一定认真处理”的承诺后,他们最终被工作人员“劝退”。

  在检察院,钟小娟拿到了哥哥钟旭辉的尸检报告,结果是“冠心病急性发作致心脏骤停死亡”,这与谢连生的死因完全相同。

  除了上述5名死者外,早报记者调查发现:2008年至今,至少还有3名服刑人员在赣州监狱内死亡。

  袁金培,全南县人,2008年死亡,时年20岁,监狱称其因急性心肌梗死死亡。

  王东发,瑞金市人,2014年死亡,时年35岁,因头痛乏力到监狱医院就诊,注射点滴后死亡,尸检结论是盐酸林可霉素过敏死亡。

  另据多个独立信源证实,2008年一服刑人员在监狱内修缮房顶时坠楼身亡,身份未知。

  劳动

  关良(化名)9月底刚从赣州监狱出狱,超时工作成为了他服刑期间“难以承受之重”。

  “每天6点起床,7点就要出工,中午只有吃饭时间,晚上8点才能收工。”他说,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以上是常态,有些监区劳动强度还会更大。

  关良工作的车间属赣玛实业有限公司(下称赣玛公司)所有,该公司坐落在赣州监狱内,是服刑人员劳动改造的场所。赣玛公司主营业务是玛钢生产,“年产量4万余吨,是长江以南最大的水暖、消防配件生产厂家”。

  在赣玛公司的网站上,还可以发现赣州监狱监狱长赖德毅的另一个身份——赣玛公司董事长。

  比关良早出狱3年的赵建荣,在赣州监狱服刑的12年里,被分配在“最难熬”的热处理车间。赵建荣称,由于长期在噪音和高温的环境下劳动,他的右耳曾经鼓膜穿孔,“温度太高,皮肤都坏掉了。”

  即使在这样的环境下劳动,赵建荣仍要保证平均每天12个小时的工作时间。“在里面太久太苦了,出来之后不适应。”赵建荣熄灭手中的烟头说,他不停调整着坐姿,焦虑不安。

  “在监狱得一个表扬可以减刑20天,18个工分换一个表扬,每个月共20个工分。”赵建荣解释,工分直接和减刑挂钩,每天的劳动量又直接影响工分,所以没人敢怠工。

  赣州监狱狱警张政(化名)也向早报记者透露,监狱犯人劳动实行“七出八进”制,即“早上7点出工,晚上8点收工”。

  不过,司法部1995年下发的《关于罪犯劳动工时的规定》第三条称:罪犯每周劳动(包括集中学习时间)6天,每天劳动8小时,平均每周劳动时间不超过48小时。

  显然,赣州监狱服刑人员的实际劳动时间大大超出了上述规定。在该监狱,生产(抓生产)被指成为服刑人员和狱警共同的“主业”。

  另一名狱警杨哲(化名)告诉早报记者,他虽在监狱基层监管犯人,但实际上最大的工作是抓生产。“每周都有生产任务,完不成任务就会降低绩效,压力很大,很累。”杨哲抱怨。

  中国社科院法学研究所教授刘仁文曾撰文指出,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后,监狱生产管理体制受到严重挑战。“为了生存和发展,许多监狱把‘改造第一、生产第二’,变成了事实上的‘生产第一、改造第二’……很多监狱为了经济利益,迫使服刑人员去从事高危险、高污染的生产项目,或超时、超体力的劳动。”

  渎职?

  钟旭辉的病历显示,死亡前5天,他突感胸痛、呼吸困难,在监狱医务室检查后,“医生”给他开了几片胃药。5天后,钟旭辉突然再次胸痛,死在了医务室。尸检的结果是:冠心病急性发作致心脏骤停死亡。

  钟旭辉死亡前21天,谢连生也因突然胸痛来到医务室,同样只得到了几片胃药。半小时后,谢连生也因“冠心病”死亡。

  钟、谢两家人怀疑,监狱在治疗和抢救死者的过程中存在渎职行为。

  早报记者采访数名赣州监狱出狱人员和狱警后发现,赣州监狱医务室的人员构成大致分为三类:专业医生、有行医经验的服刑人员、经过监狱短期医疗培训的服刑人员。

  “医务室里的专业医生只有个位数,其他大部分都是临时培训出来的。”曾在赣州监狱服刑的刘强(化名)说。据早报记者了解,赣州监狱现有3000多名在押服刑人员。

  多名刑满释放人员称,在赣州监狱,服刑人员生病后,需要先向值班狱警报告,得到狱警同意后方可进入医务室治疗。

  一名获释的服刑人员称,“生病时打报告给值班狱警,能不能去医务室要看他的心情。”

  1月13日,早报记者来到赣州监狱,欲就“服刑人员猝死、超时劳动、监狱医疗、狱警打人”等问题采访狱方,得到的答复是“采访需经司法部批准”,监狱长赖德毅的电话也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江西省司法厅网站显示,2000年以来,赣州监狱先后荣获全国司法行政系统先进集体、全国监狱系统文明执法先进单位等荣誉称号。2007年,赣州监狱被司法部命名为“部级现代化文明监狱”。

  昨日,据新华社报道,江西省司法厅有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江西省司法厅、省监狱管理局对此事高度重视,已经成立了专门调查组展开调查,调查结果将向公众公布。

分享到:
(责编:王波、高红霞)

今日推荐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