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马云:如果有人因为支付宝进监狱 那个人就是我

2015年01月27日11:29    来源:TechWeb.com.cn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马云3

  马云:如果有人因为支付宝进监狱 那个人就是我

  1月27日,阿里巴巴创始人兼董事局主席马云在参加2015冬季达沃斯论坛上发表了演讲,他称支付宝的起源非常困难,最初希望与银行合作,但银行不愿意。感谢达沃斯给了我做支付宝的灵感,如果有人因支付宝进监狱,那个人就是我,马云!如果你做不好的,搞一些违法乱纪的事,我就把你送到监狱。

  马云还表示,今天做的一个很大的项目是在“春运”期间为火车订票网站保驾护航。过去5年,火车票订票系统每一年都会崩溃,这次我让阿里巴巴的骨干精英尽其所能帮主订票网站。

  以下是马云对话实录:

  美国名嘴Charlie Rose首先欢迎马云回到达沃斯,而马云也回顾起他第一次来达沃斯时候的情景。

  马云:我2001年第一次来达沃斯时看到满大街游行的年轻人,他们为反全球化游行。但也就是那次来达沃斯我非常激动,第一次明白了什么是全球化,什么是社会责任,什么是企业领导力。2001年时,我第一次在达沃斯见到那么多领导、牛人。我也明白我们不能靠语言赢得世界,我们需要切实的做出成绩。

  如今,我回到达沃斯,我希望向世界汇报,来帮助更多年轻的未来世界领袖。

  主持人:阿里巴巴到底有多大?有多少人每周访问你们网站?达到什么速度?

  马云:超过一个亿的顾客每天访问我们的网站,如今我们为中国提供1400万份工作。从最初的18个人到后来的37个人,再到现在如此庞大的规模。我们用15年的时间走到了今天。

  15年前,我告诉我的团队“我们还是个孩子”;15年后的今天,我依然对团队这么说,因为相对于未来可以达到的高度,我们今天的规模依然是个“婴儿”。15年前,我们从无到有;15年后,我们希望人们忘记阿里巴巴,因为阿里到时已经无处不在。15年后,我希望人们忘记电子商务,因为电子商务已经在生活中无孔不入,不再是值得谈论的“新鲜事”。15年后,我希望没有人再谈论电子商务怎样方便百姓的生活,因为电子商务已经融入经济的血脉,不可分离。

  主持人:2014年,阿里巴巴在纽交所上市, IPO规模高达250亿美元,你对此怎么看?

  马云:我们的IPO盘子其实挺小的,区区250亿美元。

  主持人:哈哈,是挺小的(笑)

  马云:2001年我第一次来到美国融资,被美国投资者无情拒绝。250亿美元的融资背后是来自世界的信任,给了我带来非常大的压力。如今,我们的公司比IBM、沃尔玛还大,我们跻身于世界前50大的公司。我们真的厉害成这样吗?过去,人们说阿里巴巴太差了,和谷歌雅虎简直不能比,那时候我知道我比大家想的好。但如今,我也知道我们没有大家想得那么好。阿里巴巴只有15年的短暂历史,我们员工的平均年龄是27-28岁,我们在做一件前无古人的事。

  主持人:你是60年代出生的。

  马云:是的,确切来说是64年。

  主持人:当时正是中国的文化大革命的时代,文革对你有什么影响。

  马云:我出生在64年,也是在文革的结束(备注:可能是口误)。我的祖父属于地主阶级,文革对我来说一段非常艰难的岁月。

  主持人:你考大学失败了三次。这对你后来的失业有影响吗?

  马云:是的,我考大学失败了三次,复读了三年才进入大学。很多人都没想到的是,我考初中失败了2次,考高中失败了3次。杭州当时只有一个学校,我当时水平太差,连初中都进不去。

  主持人:所以你多次被学校所拒绝。这些被拒绝的经历对你未来的人生有影响吗?

  马云:有啊,我习惯了被拒绝,我也明白自己没有那么好。我复读了3年,参加过30多次面试,都以失败告终。我参加警察的招聘,5个人里录了4个,我是唯一被拒绝的。甚至后来参加肯德基服务员的面试,24个人面试,录了23个人,我又是唯一一个被拒绝。

  我向哈佛大学递交过10次入学申请,每次都毫无例外的被拒绝。

  主持人:哈佛大学可能悔断肠子了。(笑)

  马云:当时我想,做不了哈佛的学生,还可以去哈佛做老师。

  主持人:非常有可能,哈佛可以安排一下。(笑)

  主持人:美国前总统尼克松90年代来过你的家乡杭州,当时你正在学英语对吗?

  马云:是的,我非常喜欢学英语。90年代,杭州唯一的涉外酒店就是如今的杭州香格里拉酒店,我曾经连续9年在那里驻扎,为住店的外国游客们做免费导游。做免费导游的过程对我来说受益匪浅,9年的时间不仅练就我的英语也打开了我的视野。这些外国游客告诉了一些我原来想都不敢想的事,完全不同于书上和我父母对我的教导。

  我的英文名字也是这样来的。当时我接待一个来自美国田纳西州的女士,她说我的名字“云”太难发音了,有没有英文名,我告诉她没有,并请她帮我取一个英文名。她说“我的爸爸叫Jack,我的丈夫也叫Jack,要不你也叫Jack”,我就非常愉快地接受了这个名字。

  主持人:你第一次来美国是1995年。

  马云:是的,1995年,我第一次踏上美国土地,是去帮助美国地方政府修建公路。我清楚记得我在西雅图第一次接触到因特网。我的朋友开了一个互联网小公司,当时网速也很慢。他们要我试一试,我甚至拒绝碰电脑。因为那个年代,电脑在中国太贵了,如果我碰坏了,我怕赔不起。在朋友的再三劝说下,我第一次“触网”,我第一个搜索的词条是“啤酒”(beer),然后页面上跳出了来自德国、日本等各个国家的啤酒,唯独没有中国的啤酒。于是我搜索的第二个词条是“中国”(China),但没有任何结果显示出来。当时已经是1995年,而关于中国的数据是0。于是,我想到为什么不做一个中国的网页。

  说干就干,我的朋友做了一个关于中国的网页,那个网页用现在的眼光来看非常丑。我们上线网页的时间是9:40,中午12点的时候,我接到朋友的电话。他激动叫道:“你知道么,我已经收到5封电子邮件”。那时,我还傻傻地问:“电子邮件是什么?” 后来我赶到他的公司,看到邮件中写到“你们在哪里,为什么之前没看到中国的信息,我们可以合作吗?”从那时开始,我决定做英特网公司。

  主持人:阿里巴巴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

  马云:当时,我觉得阿里巴巴要做一个全球化的公司,所以一定要有一个洋气的名字。当时雅虎的名字最朗朗上口。我那时在旧金山,想到了阿里巴巴(Alibaba)这个名字。我跑到餐馆问服务员,跑到街上问流浪者,这个词你们认得吗,会说吗?他们都能说出这个单词。

  而且,我也有点小心机,阿里巴巴(Alibaba)以A开头,不管怎么排,我们都排在第一个。

  主持人:阿里巴巴如何建立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如何建立信用体系。我知道这在中国很难,因为中国人以前都习惯面对面交谈。

  马云:电子商务最关键的是信任。之前很多外国人和我说中国用“关系”做生意,但互联网不需要“关系”。没有信用系统,就没有互联网。

  我们过去一直致力于打造网上信用体系,阿里巴巴创建了一个陌生人之间销售和付费的系统,给你发货和汇款的人都是素不相识。

  主持人:我知道阿里巴巴在付费的时候先把钱押在阿里这,然后等客户确认收获后阿里在付费给销售者。

  马云:是的,这种设计就是最初的支付宝(Alipay)。然而支付宝的起源非常困难,我们最初希望和银行合作,但银行不愿意,觉得简直是“异想天开”。如果我们自己做,这种金融操作是违法的;如果我们不做,那电子商务少了可靠的付款环节不可能进行下去。

  这也要感谢达沃斯给了我灵感,2001年我在达沃斯论坛听了青年领导的讨论,热血沸腾,我当时就拿起电话打给我的下属:“现在就做!马上就做!如果有人因为支付宝进监狱,那个人就是我,马云!如果你做不好的,搞一些违法乱纪的事,我就把你送到监狱。”就这样支付宝迈出了最艰难的第一步。

  最开始,很多人很讨厌支付宝冻结付款这种方式,说这是“马云做过的最蠢的事”,但这事最终做成了。

  主持人:你拿过中国政府给的补贴吗?

  马云:我从来没有从政府那里拿过钱,一分钱都没有要过。最开始我们想要,政府不给,后来我也不要了。我认为一个公司如果只想着如何从政府那要钱,得到贷款,那这种公司只配称为“垃圾”。现在政府给我钱我都不要,我从来没有向银行贷款过一分钱。

  主持人:能具体谈谈你和中国政府的关系吗?

  马云:阿里巴巴和中国政府的关系是非常有趣的。在公司创业的前五年,我曾经在政府的贸易部门做过14个月的兼职,在和政府共事的期间,我明白一个道理:做电子商务千万不要依赖政府。我认为可以和政府“谈恋爱”,但不能“结婚。”

  但是对政府,最重要的还是尊重,我常常告诉政府官员:互联网如何帮助经济发展,如何创造就业,如何帮助社会发展。因为互联网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新生事物,政府也不知道如何和它打交道。这也是我为什么这么能侃,我之前和太多人“大说特说”过。

  主持人:如果政府要你帮忙做项目,你会帮忙吗?

  马云:我一般采取的方法是把政府介绍过我的朋友,只起一个穿针引线的作用。

  主持人:如果坚持让你做呢?

  马云:我会说,好吧,我做,但我不收钱,只是下次别来找我了。今年我们做的一个很大的项目是在“春运”期间为火车订票网站保驾护航。你们可能不知道,每年中国的“春运”期间,数千万的工人、学生坐火车回老家,每次网上抢票都是一个很困难的过程。过去5年,火车票订票系统每一年都会崩溃,这次我让阿里巴巴的骨干精英尽其所能帮助订票网站,并且分文不收。我做这个项目不是为了利润,而是为了帮助社会上千千万万买不到火车票的老百姓们。

  主持人:你虽然不拿中国政府和银行的钱,但自己在国外融资了不少资金。雅虎最早给过你数十亿的投资,这后来也被证明为最成功的投资。你怎么看?

  马云:我对所有的投资者都心存感激。当我第一次到雅虎融资时,雅虎的人认为我“疯”了,因为他们完全不明白我在做什么。以往他们在中国的投资项目和模式之前在美国都成功过,但阿里巴巴这种模式在美国从没存在过。我第一次上《时代周刊》的封面,封面标题是“疯狂的杰克-马”。我是疯了,但我不蠢。如果每一个人都像我这样想,那我做生意就很难成功了。

下一页
分享到:
(责编:李强强、高红霞)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