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赵本山发达后曾回乡发钱 扯下粗金链子就送人

2015年01月19日12:17    来源:齐鲁晚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扯下粗金链子就送人

  但他的仗义慢慢分了人

  刘自林说,赵本山小时候不爱学习,就对文艺感兴趣。凭着自己琢磨出来的本事,赵本山从公社文艺宣传队,一路走到开原市,再到铁岭,最后被姜昆赏识,走进中央电视台。

  “他是个实在人,很仗义。”刘自林说,“经常课上到一半人没了,一问打架去了。”刘自林说,他脾气急,越戗他火越大,也爱帮人出头。有一次村里来了一个收鹅的伙计,非说刘自林家养的肥鹅是偷的,跟老爷子吵吵起来。”小三儿听见了就从家里跑出来,见讲理不成,上去就削他,最后没办法承认冤枉我们,灰溜溜地走了。”

  孙平说,赵本山的仗义是出了名的,连毕福剑都在公开场合称赞他“仗义”。有时一连几天的活动,都是人情场,发达了也常替人“平事”。

  “很容易跟赵本山交上朋友。”孙平说,赵本山性子非常豪爽、直率。2008年前后有一次大家一起打麻将,赵本山戴着一条粗金项链,桌上有人开玩笑,说想要赵本山的项链,赵本山二话没说,就把项链扯下来塞到他手里。

  可在赵德发看来,赵本山的“仗义”慢慢就分了人。

  赵德发前几年去沈阳本山传媒基地看望赵本山,前几次去了赵本山都笑着起身招待,非常热情。“这四五年再去,保安就直接说董事长不在,有一次我偷偷跟着服务员上去,发现小三儿就在二楼办公室呆着呢。”赵德发说,现在根本找不到赵本山,一般都是通过经纪人,但是大多时候经纪人都不传话。“也有架子了。”

  有一次,一位辽宁下辖县的处级干部想跟赵本山合影,赵本山一动不动,继续忙自己的事情,弄得那位处级干部很尴尬。“开始分人了。”赵德发抽了口烟,欲言又止。

  “散伙了,出去没人瞧得起你们”

  感恩、仗义和“会来事儿”,让赵本山走得顺风顺水。然而对待手底下的徒弟,赵本山又是另外一个面孔。

  严冬的工作日,沈阳中街刘老根大舞台仍然人山人海。1月7日下午三点左右,12排之前的中间座位已经销售一空。

  赵本山于1993年成立本山艺术开发总公司,2005年将辽宁省民间艺术团升格为本山传媒,将二人转艺术推向市场。

  据《理财周报》公开报道,2004年,赵本山买下沈阳大舞台,更名为“刘老根大舞台”,并开始连锁经营。到了2009年,仅用7年时间,“刘老根大舞台”从铁岭开到北京,甚至开到深圳,当时二人转的总票房能达到1.5亿元。

  在铁岭大戏院的节目单上,赵本山的徒弟经常承担着压轴节目的表演。

  贫苦出身的徒弟,在赵本山一部接一部的电视剧中,频繁露脸,身价倍增。

  在沈阳中街刘老根大舞台的广场上,停放着奔驰、路虎等名车,其中不少是当天表演的徒弟驾驶来的,有些当红徒弟的家人,也在自己家乡开起了二人转艺术学校。

  造星的同时,赵本山却又在“压着”徒弟们。本山传媒的弟子们仍然拿着年薪,没有赵本山的允许,任何人不得私自接商演。

  传言小沈阳一年能创造1亿的产值,但在本山传媒每年只拿500万工资。在一次采访中,丫蛋不经意说出“收入多数归师傅”。而赵本山在公开场合说,徒弟的走红是借助他的平台,言下之意,似乎应该接受平台的制约。

  赵德发说,在去本山传媒基地时,要先通报董事长才能进入。“等他们知道我是他们董事长的老叔,一个个都很热情,还要扶着我,一口一个老叔叫着。”赵德发说。

  在沈阳中街大舞台,记者请保安传达一下想见总经理的意愿,同样因为“级别达不到”被拒绝。

  “他对徒弟要求很严格,徒弟们拍得不好,赵本山就板着脸要求一遍一遍地重来。”金女士说。而赵德发记得,跟赵本山唠嗑的时候,身旁的徒弟跟赵本山目光一对视,就立马走开。晚上拍完戏回到本山传媒基地,还见到赵本山劈头盖脸对着徒弟发火。

  赵本山笑言:“在本山传媒大家瞅着我都害怕。”高压之下,一众徒弟对赵本山言听计从,赵本山徒弟张小光曾说:“以前跑夜场,也不受尊重,到师傅门下,才有了稳定的生活,这都是师傅给的。”

  对于一众只靠二人转起家,没有任何根底的徒弟们,赵本山明白他们的脆弱,正如他曾对徒弟唐鉴军说,“一定要管好手下这帮师兄师弟,你们走到今天不容易,不能散!如果散伙了,出去没人瞧得起你们。”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
(责编:李强强、高红霞)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