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建筑学家:中国山寨建筑多 部分官员干预设计

2015年01月16日14:21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领导喜欢看过的国外的东西。他会跟你说“你给我设计像国外的某个建筑”。你看在中国遍地开花的山寨建筑就知道了,盖个“白宫”,盖个欧式街区,领导觉得这个很有身份,但在建筑领域,山寨是最让人不齿的。

  中国工程院院士程泰宁说,建筑领域的问题,绝不是简单的学术问题。

  受访者供图

  ■ 对话人物

  程泰宁

  著名建筑学家,中国工程院院士,东南大学建筑设计与理论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第三代建筑大师群的代表人物之一。

  ■ 对话动机

  直陈央视“大裤衩”违反建筑本原、带来安全隐患,痛批燕郊“天子大酒店”建筑媚俗。近日,在新书发布会上,“当代中国建筑设计现状与发展”课题组组长程泰宁针砭近30年来建筑界出现的种种问题。

  课题组将4年来调查总结的经验,融在《当代中国建筑设计现状与发展》《中国当代建筑设计发展战略》两本书里。程泰宁院士指出,建筑界崇洋迷外现象严重,大型建筑成了城市炫富工具,领导爱当设计师。他力图唤醒社会各界,共同改变中国建筑设计千城一面、文化断裂的现状。

  立项

  “做这个课题得罪领导”

  新京报:这两本书可以说是当下建筑领域研究的重要成果,最开始怎么想到做这个课题的?

  程泰宁:说来话长。当初决定做这课题时,很多人、甚至包括课题组的人都不太有信心,觉得很难做。

  新京报:为什么呢?

  程泰宁:首先就是建筑设计缺乏一个既定标准。一座建筑,你说好我说不好,互相说服对方很难。更重要的是,我们说这30年中建筑领域出现的问题,最后多半都指向体制和领导那里去了,得罪人的事。当时就有人劝我,你做这个课题干吗,把领导都得罪了,还要不要接项目了,会有这方面的压力。

  新京报:后来为什么决定坚持呢?

  程泰宁:我一直在思考,中国建筑这30年应该好好梳理总结一下。你看现在我们的城市,媚俗建筑、山寨建筑比比皆是,问题早就应该总结和讨论,不能一直这样下去。

  做课题的这三年中,不看好的声音也一直没断,“建筑的问题说不明白,说了也白说。”后来我想,白说也得说,如果建筑师自己不说,你想指望谁?

  新京报:有一种责任感?

  程泰宁:作为建筑师,我以前一直信奉少说多做,让作品说话。后来慢慢发现,很多问题不说不行,公众不理解,领导瞎指挥,建筑师自己再不发声,就更积重难返了。

  新京报:前段时间在文艺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说了“不搞奇奇怪怪的建筑”,现在很多人说这课题赶得正是时候。

  程泰宁:确实有点机缘巧合。其实,我们的课题研究始于四年前。但这恰恰说明建筑问题已经不是建筑界本身的问题,到了引起国家最高领导人重视的程度。换句话说,这样的课题研究,即使我们不做,相信也会有其他人做。

  怪相

  建筑师要么屈从要么出局

  新京报:领导瞎指挥的现象,目前在建筑领域很严重吗?

  程泰宁:的确如此。我们做课题期间,不少建筑师谈到自己经历时情绪都很激动。其实大家感同身受。建筑毕竟有专业性的评价标准,但现实情况是,“领导官越大,建筑水平就越高”,他说了算嘛。

  新京报:建筑师无法保证独立性?

  程泰宁:在权力主导的背景下,作为建筑师,要么屈从,要么出局。你不听我的,有人听我的,反正就得按我说的来。

  新京报:你也遇到过类似情况?

  程泰宁:很多建筑界的年轻朋友会说,我在这个位置上,会不会好一些,受到的干预少一些。是好一些,但真的好不了多少。很多时候也要妥协、让步甚至放弃。

  新京报:这种例子多吗?

  程泰宁:不少。我给你举个例子。

  五六年前,在山西要做一个40万平米的建筑群,我做了两轮方案,领导总是不满意,说希望有民族符号、中国元素,而且具体提示我要设计一个跟中央军委、公安部大楼一样的檐口和柱廊。我是个建筑师,有自己的专业立场和坚持,后来只能选择放弃。

下一页
分享到:
(责编:罗昱、高红霞)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