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云南少女涉幼儿园投毒获无期喊冤12年 定案仅凭口供

2014年12月27日09:31    来源:中国广播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2002年2月,云南省昭通市巧家县 一家幼儿园发生了一起投毒案。三名幼儿在午睡后身体不适,送往医院后其中两人脱险,一名两岁男童死亡。当时,根据尸检和现场勘验,警方证实男童的死因为“摄入毒鼠强”,将此案定性为“投毒案”。被控投毒者,则是当时17岁的幼儿园教师钱仁凤,她也因此被判处无期徒刑。

  然而,入狱12年来,钱仁凤却通过各种途径喊冤,坚称自己是屈打成招,重要嫌疑人另有其人,那个人却并未受到调查。2011年,云南省高院曾驳回了钱仁凤的再审申请书。2013年7月,云南省检察院调取了投毒案的全部卷宗,正式立案复查,但至今都没有得出复查结论。钱仁凤是否真的冤枉?检察机关为何迟迟不拿出复查意见?

  钱仁凤的父母如今仍住在山村里,年过七旬,家徒四壁。钱仁凤的大哥早年外出打工杳无音讯。两个姐姐嫁到外村家境贫困自顾不暇。

  钱伦荣:我们跑了找检察院,检察院让我们找法院;找了法院叫我们找公安厅、又叫我们去找昭通那边公检法,然后我们又去找昭通,昭通叫去找巧家。 一直不停地这样来回去找。

  说话的人叫钱伦荣,是钱仁凤的侄子,有关钱仁凤的事情都是他在奔波。

  十二年前,“星蕊宝宝园”幼儿园投毒案发生后,办案警方认定17岁的钱仁凤是凶手。昭通市中级法院审理后,因钱仁凤未满18周岁,依法从轻处罚,以投放危险物质罪判处无期徒刑。法院宣判后的两个月,钱仁凤的代理律师以“事实证据不足、遭遇警方刑讯逼供”为由上诉。随后,云南省高院驳回了上诉。

  如今,钱仁凤被关在云南省某女子监狱服刑。入狱12年来她一直为自己喊冤,多次委托律师申诉,坚称自己无罪,称审讯时屈打成招。钱仁凤的申诉代理律师杨柱始终认为案子疑点颇多。

  杨柱:第一、我从她的动机上觉得有问题:一个女教师,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促使她对自己的学生、两三岁的孩子用投毒这样的方式下手。这是一个大的疑点;第二、同一锅饭,给十多个孩子一起吃。结果有三个孩子中毒,一死两伤。剩余的学生居然安然无恙。有中毒和不中毒的明显区别。如果说这锅饭是有毒的,不可能出现一部分中毒、一部分毫无中毒症状。所以我就觉得警察当时的鉴定有问题。

  杨柱在查阅卷宗后发现,司法机关对于本案从作案动机到作案过程的认定,全部来自钱仁凤自己前后不一致的口供。而警方发现物证上没有发现钱仁凤的指纹。审讯笔录显示,钱仁凤从一开始“什么都不知道”到首次有罪供述是经过连续12个小时的审讯。

  在随后警察的多次讯问中,钱仁凤针对作案动机、时间、手法等信息前后不一致,作案理由从“因为想到朱梅(园长)不管我,还有那天吼我,我想让那些宝宝生病,朱梅就办不成(托儿所)了。”到后来的“要有人死。”而当侦查人员问幼儿园园长朱梅与钱仁凤关系时,回答是:“关系还是好的,没有矛盾”。在朱梅提出另有重要嫌疑人但被没有受到审查的情况下,钱仁凤被认定为凶手。

  杨柱:朱梅在警方的笔录中已明确提出最痛恨她的就是该时公安局副政委的儿子,最有报复可能的也是这个人!可能是千丝万缕的关系吧,致使办案的二十多个警察没有调查本案首要的疑凶;而所有人矛盾指向钱仁凤。这是我说的最大的疑点!如果警察连这一点都无法解释,你如何给他定案?

  2013年7月,钱仁凤的申诉进入了云南省检察院的视线,检察院调取了钱仁凤投毒案的全部卷宗,正式立案复查。但近一年来,调查进展缓慢。记者试图采访负责此案的云南省检察院申诉处副处长高洁峰,他委托同事婉拒了采访:

  高洁峰同事:这个案件我们和法院、省公安厅还在协调当中。现在追问结果要看高院,再审不再审那是高院的事儿。

  此前高洁峰曾对媒体表示:“案子正在办理,主要是年代太久远了,有些证据需要重新鉴定。”

  记者与云南省高院申诉审查庭联系,对方表示对此案件具体情况不了解。

  对此,律师杨名跨认为:

  杨名跨:我们现在出现的很多问题就是片面依赖警方所获得的证据,所以法官一定要改变自己的观念,要以审判为中心而不是以侦查为中心。

  虽然检察机关的调查进展缓慢,但呼格吉勒错案的纠正,聂树斌案的复查,还是让钱家看到了希望,她们也相信法律会给钱仁凤一个说法。中国之声也将继续关注。(记者陈鸿燕)

分享到:
(责编:王波(实习生)、高红霞)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