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老汉打工露宿街头 每月给读研女儿寄2千元

2014年12月23日09:38    来源:新快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对老广来说,冬至大过年,这一天是阖家团圆的日子。但在广州的街头,有这么一群人,他们把“家”安在城市的各个角落。他们来自天南地北,却有着一个同样的身份——露宿者。

  ■流花路旁,两名露宿者吃过晚餐后下起象棋消遣。

  ■流花路旁,两名露宿者正在用柴火煮着冬至的晚餐。

  ■两个露宿者结伴吃饭。

  ■露宿在广州火车东站的沈伯。

  记者冬至夜访街头露宿者,发现“他们都在努力生活着”

  昨日是冬至,傍晚6时刚过,广州已是夜色深浓,寒风入骨。

  对老广来说,冬至大过年,这一天是阖家团圆的日子。但在广州的街头,有这么一群人,他们把“家”安在城市的各个角落。他们来自天南地北,却有着一个同样的身份——露宿者。他们当中大部分人都有家人,但却无法在这个节日的夜晚和家人团聚在一起。在这个弱冷空气来袭的冬至,他们是如何度过的?

  露宿者相聚煮食过冬至

  昨日一股弱冷空气令整座城市的气温微跌2.3℃,虽然日间可见阳光尚算和煦,但入夜后也不禁让人瑟瑟发抖。城中很多上班族都早早下班,有的回家和家人团聚过节,有的约上朋友到火锅店吃上一顿。而与这些温馨热闹的应节画面形成强烈对比的,是街头那些“以地为床”的露宿者们。

  昨天傍晚6时,记者来到越秀区泰康路。路旁骑楼的屋檐下,每隔一段距离就能看到一名露宿者蜷在角落。其中一个流浪汉直接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被子盖住了大半个身体,头顶旁边放着一把打开的雨伞,用来抵挡寒风。

  他对记者说,冬至对他来说,不过是又一个冬夜。一阵寒意袭来,他又缩回到被子里,在马路传来的车鸣声中,很快睡着了。这样度过一个寒夜,他早已习以为常。

  当然,还有不少露宿者很重视这个传统节日,家人不在身旁,他们便和“邻居”们一起过节。昨天晚上6时50分许,在流花路一角,不少露宿者聚集于此,三三两两围坐在一起,有的正在烧火煮食,有的刚刚吃饱,在打扑克和下象棋。“今晚比平时热闹,虽然没吃饺子,但也算吃饱喝足了。”其中一人说,平日他们都是各有各忙,由于冬至的关系,才聚在一起。

  义工送来物资撒播暖意

  在江湾酒店对出,有两名露宿者还没睡,用被子裹着身子,在微弱的路灯光线下用方言聊着天。两人手里都握着一瓶啤酒,不时喝上两口。“今天过节,有志愿者过来送饭,我们就把今天卖瓶子赚的几块钱买啤酒了,冬至要暖暖身子。”其中一人用带着浓重口音的普通话说,他们是同乡,今天特意约来一块过节,而在这个节日,让他们感到温暖的,还有志愿者们的爱心。自入冬以来,经常都会有不同的志愿者组织给他们送来物资,让他们能扛住一阵阵寒风。

  “悦善100” 露宿者关怀义工团队的志愿者阿志告诉新快报记者,他们每逢周三晚上都会组织到不同的片区为露宿者派发物资。“针对现在天气变冷的情况,我们连续几周都给他们送一些保暖的东西,冬至前,我们就给他们送了保温瓶和保暖衣帽等,希望尽可能地给他们带来温暖。”阿志说,这些露宿者大多喜欢自由,不愿意住进救助站,而且因为各种原因,都是有家归不得,“虽然现在露宿街头,但其实他们每天都在努力地生活着”。

下一页
分享到:
(责编:章华维、高红霞)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