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江西安远20余官员涉稀土腐败 战略资源成敛财金山

2014年12月18日10:47    来源:经济参考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日前,江西安远县原县委书记邝光华因犯受贿罪和滥用职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7年。这名“稀土重县”的昔日“父母官”,因收受贿赂近700万元,并向下属打招呼“关照”非法开采稀土的亲属,造成国家巨额损失而身陷囹圄。

  邝光华案揭开了当地稀土腐败黑幕的“冰山一角”。在此前后,安远县分管稀土整治工作的县委原常委魏崧阳、县政府原副县长兼公安局局长廖雪勇、矿管局原局长凌永生等20余名官员纷纷落马。

  安远县是赣州的七个稀土主要生产县之一。调查发现,仅安远县,近年来就发现稀土非法开采矿点多达104个。赣州市一名办案人员表示,安远县稀土开采的混乱无序,与县委书记邝光华的“示范作用”脱不开干系。

  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审理认为,邝光华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明知其亲属非法开采稀土,仍违法指示下属予以关照,致使非法开采稀土的行为长期没有被依法查处,造成国家矿产资源遭受严重损失,属于违反规定处理公务、情节特别严重的行为,其行为构成滥用职权罪。其亲属的非法开采,最终造成当地矿产资源被破坏价值1708万余元。

  据办案人员透露,安远县非法开采稀土混乱局面的背后,有一条清晰的官场黑色腐败链:非法矿主大肆行贿寻求“保护伞”——监管干部逐级“进贡”谋求“安全感”——官商勾结、抱团腐败形成“利益板块”。

  其中,2011年至2013年期间,邝光华在逢年过节累计收受县矿管局原局长凌永生10万元红包后,逐渐对矿管工作放手、放权,导致当地稀土非法开采现象泛滥。

  邝光华在悔过书中承认:“从2002年冬至2013年夏,仅在春节、端午节、中秋节三大节日,我收受干部所送的钱物达到近百万元。”

  盗采稀土成本低、获利高。知情人给记者算过一笔账:非法开采仅需成本每吨6万元左右,规税费和环境治理费用均被偷逃,每吨获利高达5万-10万元,市场行情好时获利更多。

  在高达100%甚至200%的暴利驱动下,稀土领域“靠山吃山”的腐败现象也愈演愈烈。据办案人员介绍,由于采矿权和林权两权分离,在腐败官员的“庇护”下,一些林地使用权人与非法开采者相互勾结,用“林权转让、租赁”等名义为非法开采稀土穿上“隐身衣”。

  以安远县腐败窝案为例,稀土领域“潜规则”有三种呈现形式:

  一是收受贿赂,进行“权力变现”。2011年12月至2013年4月,邝光华的妹妹邝玉珍等人集资先后两次在安远县非法开采稀土175吨和108吨,违法销售获利4400万元。虽然有哥哥邝光华的“关照”,邝玉珍等人仍按“潜规则”,先后7次向安远县矿管局分管矿产执法的副局长谢国富共行贿105万元。

  二是藏身幕后,亲属成牟利“代言人”。以亲属名义变相牟利也是腐败官员的惯用手段。据调查,安远稀土腐败窝案中,涉案的县委原主要领导庇护纵容5名亲属在其管辖范围内非法开采稀土。

  三是以权力为“干股”,参与“分红”。非法开采者为了避免或减少打击,往往采取吸引干部入股等变相行贿方式腐蚀拉拢基层干部。安远县某派出所的一名所长为使自己参股的非法采矿点不受整治,在2012年7月至2013年2月期间,甚至直接出面向有关部门领导先后8次行贿63万元。□记者 胡锦武 袁慧晶 南昌报道

分享到:
(责编:王波(实习生)、高红霞)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