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揭秘:64年某宴会毛泽东为何点名让粟裕给人摆餐具?

2014年09月19日09:11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到了蒋庄,马一浮尚在休息,陈毅嘱咐不要去惊动他,于是先在附近的花港公园观赏风景。陈毅一行再折回来时,马一浮仍未醒,此时春雨霏霏,马一浮的家人请客人进屋稍待,陈毅却道,“未得主诺,不便遽入”,仍在屋檐下等候。这就是后来被传诵一时的“马门立雨”。马一浮醒来,方知有贵客在等候,而且竟然淋了雨,连声致歉。经介绍,更知来客不凡,乃一代儒将陈毅,马一浮顿时投去敬重的目光。未几,两人便愉快地交谈起来,话题也愈来愈宽广,涉及玄学、禅学、宋明理学和诗词等。

  言谈中,陈毅没有忘记此次来访的主要目的是敦请马一浮出山。他知道马一浮曾十分“固执”——早年曾是民国政府教育总长蔡元培的秘书长,后来蔡元培出任北大校长时又聘他为文科学长,他却以“古闻来学,未闻往教”为由,拒绝出山(于是陈独秀才被聘为文科学长)。此后,马一浮更是以治学为务,拒绝一切俗务。他安贫乐道,虽然名声在外,但其性格和志向都不似常人。可以想见:如果再让他出山,想必他也会推却的。

  此时,陈毅却为此坦言:“过去国民党掌权,您老不出山;现在我们当家了,您老还不出来吗?”陈毅如此一问,让马一浮感慨不已。他动情于陈毅的率性和热诚,欣然同意出任华东(上海)文物管理委员会委员,翌年又出任浙江省文史馆第一任馆长,再一年又被聘为全国政协特邀委员。

  不仅如此,陈毅此后念及马一浮,时常有所敦请。就在陈毅拜访马一浮后的1952年11月,陈毅邀请马一浮赴沪做客。当时陈毅在虹桥宾馆特意设宴款待,并派人陪同他畅游了苏州、无锡等地。事后,马一浮写了一首诗《赠陈仲弘》以谢之。

  此后,陈毅每当来杭州之时,一旦有暇,必亲访马一浮。据《陈毅年谱》记载,1955年12月,陈毅曾抵杭州与毛泽东谈话。而是年马一浮有诗赠陈毅,曰《北游赠陈仲弘》:“尊酒三年别,新都此日来。太平临老见,万象及春回。谈笑安诸夏,经纶识异才。西湖应在念,垂钓兴悠哉(君昔年曾过湖上垂钓,见之篇咏)。”

  此诗是诉说与陈毅相见已三年,其间自己应邀赴北京,亲见了太平气象。所谓春回大地,而自己通过与陈毅等共和国领导人的交谈,感到他们谈吐不凡。马一浮不禁想起三年前陈毅在杭州垂钓,兴致无穷,一时情不能已。

  马一浮诗赠陈毅:“要使斯民安衽席,每闻谈笑挟风雷”

  1956年10月,陈毅陪同印尼总统苏加诺游览西湖。年末,陈毅又赴广东疗养,在从化温泉疗养处遇到了马一浮和邵力子夫妇等,他们彻夜长谈。陈毅又邀请他们一同参观了良口流溪河水坝工程。当时马一浮往广东休养和游览,是陈毅视察西藏归来后在广州岭南温泉暂息,敦请他一同来游玩交谈的。马一浮在广东度过了一段愉快的日子。回到杭州后,他诗兴大发,遂作长诗《游岭南归书所感答湖上诸友问》以纪此行。

  在周恩来和陈毅的关照下,马一浮在生活起居、出行用车等方面都得到了照顾。一到冬天,杭州有关方面便会安排马一浮到有暖气设备的杭州饭店、花港饭店、华侨饭店等地过冬;而到了夏天,则安排马一浮去莫干山、庐山等处避暑,遂有马一浮五上莫干山、一赴庐山,以及小住金华双龙洞等行旅。对此,马一浮十分感激。

  马一浮也以与陈毅的交情,不客气地有所请求。他在1958年5月1日致陈毅的信中说:“去夏湖上苦热,浮病暍几殆,今颇思为避暑之计,而未知所适。私意拟就近往黄山暂憩数月。莫干虽近,颇患人多,不及黄山清静。……不得不求助官中,素荷关垂,谬欲仰劳左右嘱诿浙中长吏,予以方便,量为之地,使免困难。假重一言,则为惠多矣。”

  1958年,马一浮诗赠陈毅,是为《寄怀陈仲弘》:“每闻异域诵新篇,上国风猷四海传。论道终符无外者,经邦先重屡丰年。康衢俗美民归厚,玉烛功成物自妍。皓首扶藜长仰化,未知何日更行边?”陈毅担任了共和国外交部长后,更是异常忙碌,马一浮关注陈毅的行止,欣喜地诵读陈毅的每一篇诗文,又感念他大国外长的风采,这就是此诗的意蕴。

  马一浮与陈毅有了深交之后,有些对他人不便说的话,能对陈毅讲。1960年3月,马一浮致信陈毅,欲让他嘱咐有关方面念其老迈,能在全国政协会议上免予出席分组讨论和大会发言的议程,又请求安排赴庐山等处避暑。言毕,又附书帖数种,与陈毅欢论书道。

  马一浮曰:“旧写兰亭诗一幅,似可附于尊藏《定武兰亭》之后。别临杂帖数种,并呈雅鉴。目力益敝,后此将不复能书,非矜其敝帚矣。又浮近年患脉结代,每苦炎夏,惫不可知,不能不为避暑计。若余年尚在,今夏拟就庐山、青岛两处,择一而往。然旅人琐琐,若不因宾接,税驾无从。以此愿乞鼎言,预为之地,惠便实多。幸逢有道之世,务尽安怀,或不斥为溢分。”

  但凡遇马一浮之请,陈毅常常在能力之内解决,并不时看望。1960年10月,陈毅陪同缅甸总统奈温赴杭州访问;12月,又与周恩来陪同柬埔寨西哈努克亲王访问杭州,间或见过马一浮。对此,马一浮甚为感激。1963年,他再书《赠陈仲弘》:“谟群仰济时才,上国嘉猷式九垓。要使斯民安衽席,每闻谈笑挟风雷。鸣鸾佩玉遐方至,鼓瑟吹笙阆苑开。我亦讴歌偕野老,杖藜翘首望春台。”此诗仍是描摹一代儒将陈毅的风采,并抒发自己作为长者的追随之意。

  马一浮的晚年,由于得到了共和国领导人的关照,应该说是生活无虞的。即使在“文革”年代里,由于陈毅曾嘱咐让马一浮的小辈汤淑芳等人专职照看他,没有妻子和孩子的马一浮也得以善终。

上一页
分享到:
(责编:袁菡苓、高红霞)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