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揭秘朝鲜战争贪生怕死的某将军 文革时还打彭德怀两耳光

2014年06月28日08:30    来源:文史精华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核心提示:有一名将军却跳上了台,问彭德怀:“你认识我吗?我是差点被你枪毙的人。”说着,这名将军就朝彭德怀左右开弓地打了两个耳光,接着又踢了一脚。彭德怀想起了当年朝鲜战场上的情景,他怒吼道:“我认得你,你在朝鲜战场上是个怕死鬼,我是差点没有枪毙你,我当时应该枪毙了你!”

  

  本文节选自《特别法庭——高举正义与公正之剑》 作者:王文正口述 沈国凡采写整理 原载于《文史精华》2009年6期

  1980年8月14日,我在参加预审时看到印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起诉书(第二方案一稿)》上面,竟没有彭德怀遭受迫害的条文,觉得很奇怪。在王洪文预审组的讨论时,我提出了这个问题,为什么起诉书没有提到这件事情?

  意见提上去后,很快得到了采纳。公安部在后来的起诉意见书上写了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诬陷迫害彭德怀的(二十一)条文。条文称:“1966年6月,江青、康生、陈伯达、关锋、戚本禹诬陷彭德怀‘还在积极进行不正当的活动’,提出要‘在广大群众中揭穿他的丑恶面目’,‘彻底消除这个隐患’。”条文中又说:“1967年7月,康生、陈伯达、戚本禹等人指挥、煽动‘北京航空学院红旗战斗队’等组织,对彭德怀进行批斗。戚本禹对‘北航红旗’的头头韩爱晶说:要‘厉害一点,不能对他客气’。7月19日的批斗会上,彭德怀被毒打致伤。之后又被轮番批斗。彭德怀因长期关押、折磨,于1974年11月含冤去世。”

  我看了后,从一个法官的直觉认为这样还不行,这条罪状在起诉的几个被告人中应算在谁的头上?我在后来的讨论时又提出说:“起诉书的草稿上所写的此条,是戚本禹和韩爱晶的罪行,他俩不属于这次审判的被告人,对此起诉的意义不大。起诉的罪行,要对准某一个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而言,不能搞在非起诉的被告人头上。”

  当时预审,林彪死党的几名罪犯是由总政治部保卫部在审理,他们不住在秦城监狱里,而是住在市内的新街口,我对他们预审的情况不太了解,只是从法律和直觉提出了这个问题。这个合乎法律的意见得到了采纳。

  后来,总政治部保卫部在复核预审的材料时,发现黄永胜曾于1970年11月3日审批“同意”专案组报告中提出对彭德怀“判处无期徒刑,终身剥夺公民权利”。公安部在起诉书的草稿中删去了前面与几名主犯无关的内容,而将此条加入了起诉书草稿。特别检察厅又将此条写入了正式的起诉书。

  1966年12月,中央文化革命小组成员戚本禹在林彪、江青的授意下,指使北京地质学院红卫兵头头王大宾和北京航空学院红卫兵头头韩爱晶,派人秘密去成都,将正在成都担任三线建设第三副主任的彭德怀押回北京。周恩来知道后立即指示各方面,一定不要胡来,一定要保证彭德怀的安全。到了1967年,全国上下批判“走资派”的来势更加凶猛,被林彪、江青一伙人煽动的一些造反派,说什么我们不听周总理的,只听中央文革的。周恩来已无法控制形势的发展了。

  1967年7月19日,戚本禹在江青、康生的策划下,指使北京航空学院韩爱晶组织召开万人大会,对彭德怀进行残酷批斗,要他交代“为什么1959年在庐山会议上写信反对毛主席”?

  彭大将军,不肯弯腰,头颅高昂,面不改色,铁骨铮铮,说:“我写信给毛主席是反映情况,我不反对毛主席。”

  有一名将军却跳上了台,问彭德怀:“你认识我吗?我是差点被你枪毙的人。”说着,这名将军就朝彭德怀左右开弓地打了两个耳光,接着又踢了一脚。

  彭德怀想起了当年朝鲜战场上的情景,他怒吼道:“我认得你,你在朝鲜战场上是个怕死鬼,我是差点没有枪毙你,我当时应该枪毙了你!”

  这伙人接着一阵拳打脚踢。一个年已69岁的老人,再硬的骨头也受不了这样的折磨,彭德怀被当场打倒在地,“唉”的一声就晕了过去。

下一页
分享到:
(责编:袁菡苓、高红霞)

今日推荐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