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玉体横陈PK诗情画意 邵氏十大经典风月片

2014年01月08日11:22    来源:综合网易娱乐等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上世纪五十年代,相对于台湾、内地的电影逐渐被政府当作宣传工具,政治说教色彩过重,香港电影到是相对有自由的发展空间,还能继续大力发挥娱乐大众的基本功能,搞出许多应和观众口味题材的噱头,比如当时无论国语片、还是粤语片,都有对女性妖艳风情的细致描写。在当时的影片里“性”始终是一个避讳的禁忌;当时的电影,“裸露场面”是绝无仅有,就算是内容上稍稍谈及到性,更已经被批评为意识大胆。60年代,受西方性解放潮流影响,港片中夹杂些风月情节和香艳镜头已是家常便饭。六十年代香港色情片的代表作,值得一提的有1969年由洋人拍摄的独立港片《舢舨》,女主角傅仪在片中有极度大胆的演出,曾在本地掀起一时的话题,却始终未能造成潮流,色情仍是禁忌话题。

  七十年代是风月片发展的重要契机。1973年,武打巨星李小龙暴毙,原本是卖座保证的拳脚功夫片在灵魂人物告别人世后,热潮亦火速冷却,影坛一下子变回一池水,根据调查所得,1973年是色情片产量最多的一年,曾监制过多出卖座情色片的蔡澜,过去曾在访问中说过:“总结过往的经验,只要每逢电影市场不景气时,就是情色片兴盛之际。”这番说话主要针对色情制作成本轻(相对于动作片),而且食色性也,从来是人之所欲,这亦是色情片之所以永恒受欢迎的条件。

  邵氏与李翰祥可谓互相成就。

  “风月片”是李翰祥对邵氏以及香港影坛的另一番贡献。他擅长的奇闻趣事艳情怪谈共冶一炉的手法和情节松散的拼盘结构固然已成为同类影片争相效仿的滥觞,但李氏风月电影对世俗趣味的精雕细刻,将片中角色的性格行为与考究的服装布景、从容的镜位安排营造的氛围景象融为一体的大师功力,却令其他跟风者望尘莫及。李翰祥风月片的开山之作当为1972年的《大军阀》 ,这也是李翰祥重返邵氏后的首部作品。纵然该片是讲述民国军阀轶闻的笑片,但初上银幕即尽显风骚狐媚,成为当年三大卖座华语电影之一。

  李翰祥的风月片还有一个最突出的贡献,就是发掘了一大批性感艳星,为香港影坛增“色”不少。经过他的提携,胡锦、恬妮、邵音音、余莎丽、白小曼、陈萍等等,她们都成为红极一时的性感女星,为邵氏奉献了无数佳作。

  李翰祥的风月片最明显的特点就是“敢拍”,大大突破了过去港片的暴露尺度和观众的心理承受能力,这也是他风月片炙手可热的重要原因。另一个特点就是取材广泛,李翰祥的风月片的题材五花八门,戏曲、相声、中外名著、坊间笑谈、民间故事等等,只要是他觉得可取,他都会放到自己的电影之中。所以,李翰祥虽然拍摄了大量的风月片,可是没有一部有雷同的感觉,每一部都能出奇出新,保证了影片的质量。李翰祥风月片最后一个特点就是结构,他的风月片大多都是结构松散的作品,往往是确定一个主题,然后分成几个小故事来组成一部电影,和名著《一千零一夜》的结构很相似。比如他的《拈花惹草》,几个故事发生在不同的年代,本身没有什么直接联系,之所以能够把它们拴在一起,就是因为几个小故事都是讲述男女拈花惹草,它们主题相同。

  李翰祥重回邵氏之后拍摄了大量的风月片,他后来似乎也是乐此不疲,他拍摄的风月片非常具有观赏性,放到今天看仍不落伍,并且他在风月片中对于旧时民俗形象刻画,也为后人提供了宝贵的影响资料。李翰祥就是“俗”,也要“俗”的与众不同,这样反映出大导演特立独行的处世原则。

下一页
分享到:
(责编:罗娟、高红霞)

今日推荐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