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四川頻道>>娛樂

46歲時有了更多野心

“快男”15年后,吉杰歸來

2022年06月28日08:16 | 來源:華西都市報
小字號

原標題:“快男”15年后,吉杰歸來

  吉杰可能不是2007年“快男”中最火的,但卻是令人印象最深刻的選手之一。現在,他偶爾和譚維維在北京的公園晨跑,遇到的歌迷仍能第一時間叫出他的名字——他的外形太有辨識度了。當年,身材高大、外表成熟穩重、氣質和演唱獨特的吉杰,在一群20歲出頭的男生中,特別引人注目。前不久,回首那段往事時,吉杰告訴封面新聞記者:“懷念那個毫無保留喜歡音樂的自己。”

  都說,歸來仍是少年,15年后的今天,吉杰已經不是少年,他已經46歲了,但少年的心性依然在。歲月的歷練,讓他有了足夠放飛自我的“野心”。

  吉杰目前正在和英國制作人TIM HUTTON、英國女歌手Jessie J推薦的制作人以及一位丹麥音樂人制作全新的音樂專輯。專輯中,將融入彝族的樂器和音樂元素。吉杰期待,家鄉的聲音能在國際上獲得廣泛關注。他說:“通過音樂給世界留一些聲音,可能對於現在的我,是最重要的。”

  15年前

  一個不后悔的決定

  現在流行娛樂圈考古,2007年“快男”比賽的高糊短視頻也被“挖”出來,引發老粉絲的回憶殺,收割新粉絲的尖叫。

  周圍好多朋友都在轉發和傳看,吉杰也忍不住看了看,記憶的閘門瞬間打開。

  15年前,31歲的吉杰已經在上海有了份很好的工作,但他放棄一切,跑去參加快男選秀,從此“不務正業”至今。如今他仍然感謝當年的選擇:“真的做了一件不讓自己后悔的事兒。”

  “那個時候因為喜歡音樂,有一股蠻勁兒,就使勁往前沖。很純粹,我們沒有所謂的台本、人設……也沒有太多的編排、錄音,全部都是真唱。”回憶起當年的“快男”比賽,吉杰很驕傲。當時每一場PK雖然都是“真刀真槍”,但友誼也是純粹的。

  2007年5月8日,吉杰在“快樂男聲”南京唱區決賽中奪得第一名,直接進軍“快樂男聲”全國十強賽。那個夜晚,讓吉杰一輩子難忘。

  當時,“快樂男聲”南京唱區在9天內聚集1.4萬人,但晉級50強的人選卻遲遲沒有誕生。吉杰的出現,打破了這一局面。“我報名參賽時已經很晚了。當時,賽區一條‘紅圍巾’都沒有送出。評委是成方圓老師、伍洲彤老師,我一去,就拿到了第一條紅圍巾,直接通關。”

  “覺得特別驕傲,一輩子都忘不了。”吉杰現在都還記得那晚自己拿著獎杯的樣子,“我們(選手)在任何場合見到任何人都像家人一樣,沒有什麼客套。無論誰遇到了困難,其他人都會毫無保留地幫忙。這份友情也是這一輩子給我的一個很好的獎賞。”

  15年間

  摸爬滾打執念未變

  吉杰小時候的夢想就是出自己的磁帶或CD,如今,這個夢想依然沒變。“2007年電視裡邊沒有人唱爵士樂、靈魂音樂,所以我那個時候的風格跟別人不一樣。”吉杰說。到2011年,他的專輯《紅與黑》已經進入了Apple Music以及Spotify全球付費下載。

  進軍娛樂圈,讓吉杰變成了一位歌手,讓他有機會做音樂,還出過3張專輯。憶及此,吉杰仍心存感激。

  第14屆華語音樂傳媒大獎,周華健、李宗盛攬下多個大獎,但歌王卻是吉杰。他推出的兩張風格迥異的專輯《自深深處》和《彝斯科》,把彝族元素融入現代流行音樂,獲得業內贊譽。

  在這次頒獎典禮上,吉杰一舉奪下“最佳國語男歌手”,首度封王,還與他的幕后伙伴贏得最佳制作人、最佳編曲人兩個技術獎,加上最佳R&B/Soul藝人,一共4項大獎,成為大贏家之一,一時風頭無兩。

  但娛樂圈,也讓吉杰迷茫過。“我個人覺得,這是個比較復雜的行業。”吉杰形容,各種各樣的外部原因,導致他遇到很多困難,同時走入人生的低谷。這15年間,他有三四年處於迷茫期。吉杰不得不承認:“只是靠著一顆愛音樂的心和對音樂的理解在圈子裡邊闖蕩,有時阻力還是挺大的。”但吉杰並沒有在迷茫中沉淪,而是努力改變賽道。

  2019年,吉杰開始做直播,從第一場隻有25位觀眾到后來數萬粉絲在線。“當年我做直播也是為了音樂。我覺得,如果直播做得好了,更火了,更多人喜歡我了,我又可以出第四張、第五張專輯了。”

  吉杰會在直播時賣一些專輯和音樂會的票,直播一周年時,還開了線上演唱會。

  成為頭部主播后,2022年初,吉杰毅然選擇回歸音樂。所有的電商和品牌方都覺得吉杰“瘋”了,甚至提出能不能安排助理代播。吉杰還是決絕地跟過去告別,不給其他人留一絲念想。

  2013年,吉杰的《自深深處》和《彝斯科》都是英國制作人TIMHUTTON制作的,在湖南衛視參加綜藝《我是歌手》時,通過擔任英國女歌手Jessie J的經紀人,兩人成為好朋友。加之曾代表四川衛視赴第五十九屆格萊美頒獎典禮現場,採訪了國外很多明星和音樂人,這些積累起來的國際一線音樂資源,讓吉杰覺得是時候做自己的事情了。

  “雖然做直播很成功,但我一直想,等哪天更有力量了,還是要做音樂。因為對於我這樣的人來說,活到這個年紀,經歷了這麼多,錢真的沒那麼重要。但是,通過音樂給世界留下聲音,可能對於我來說,是最重要的。”吉杰希望直播擁有的幾百萬粉絲,成為傳承彝族音樂的渠道。“像我這個年齡的音樂人,不追求一首成名曲,也不追求商業演出的價值有多高,而是表達自己想表達的。”

  15年后

  要把彝族音樂傳唱給世界

  吉杰善於用自己的風格將每一首歌曲的藝術精髓和靈歌神韻,演繹為個性化的淺唱低吟,他也因此被譽為“內地靈魂歌者”。他十幾歲時就聽惠特尼·休斯頓、瑪麗·凱莉亞、邁克爾·杰克遜的歌曲,並且模仿他們的唱腔。很多外國朋友說:“吉杰,你比我們的歌手還唱得好。”但在吉杰看來,“沒有用,那是模仿。”他要尋找一條屬於自己的路。

  彝族音樂文化源遠流長,古老的彝家詩歌與說唱藝術相遇,必將開放出絢爛的花朵。“花開了又落,春夏秋冬在等著我……”吉杰2013年創作的歌曲《花兒》以彝族青年特有的團結腔,結合電子風格,讓人恍惚來到大涼山。這是吉杰在昭覺山上創作的,也是他的第一首彝族歌曲,“我之前從來沒寫過彝族歌,但它就在我血液裡,輕輕觸動就會爆發。”這首歌也讓吉杰登上當年中國歌曲排行榜冠軍。

  有一次參加親戚的葬禮,吉杰特別清楚地記得:“我媽媽在葬禮上唱了整整一天,雖然隻有兩段一樣的旋律,但一會兒激昂,一會兒悲傷,一會兒快樂……歌詞描述性和情景感特別強,隨著情緒起伏,曲調在很簡單的旋律上千變萬化。”

  Hook是流行音樂中比較關鍵的元素,原意是“鉤子”,在音樂上,Hook指的是一首歌曲中最能勾人的部分,也被叫做歌曲的記憶點。吉杰發現,彝族歌曲和當下的很多流行歌曲非常像。“每首歌都有個鉤子,同樣的一段旋律,你上一段平靜地唱,下一段激昂地唱,過一會輕鬆地唱。你聽了都記得住,很容易上口,而它的歌詞很有情感,情緒很飽滿。”

  吉杰一直在收集彝族音樂素材。2019年,他參加了索尼唱片的全球創作營,和幾位來自南非、英國的音樂人一起寫歌。吉杰寫了一首《阿芝》,當他把彝族的旋律在現場寫出來后,其他音樂人聽了都在尖叫。“他們沒聽到過這種音樂。”這更讓吉杰堅定了信心:作為一名彝族歌手,除了要把彝族的特色傳承好,讓國內的朋友們聽到,還要讓世界上其他地方的人聽到。“要展現我們的自信,這是我特別願意做的事情。”吉杰說。

  計劃年底亮相的新專輯,吉杰會沿用彝族傳統的演唱形式,呈現方式則非常流行。吉杰今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把新專輯做好。他每年都要回家鄉,到很高的山上,聽那些老人歌唱。沒辦法用筆記錄的,就錄音。

  吉杰3年直播最大的收獲是為未來鋪路:“我有3年直播運營的經驗,甚至還有很多商業合作的經驗,現在可以繼續真誠地、不帶利益地去創作藝術。”

  因為疫情的原因,與國際制作人之間隻能視頻和郵件溝通,吉杰已經記不起來發了多少封郵件。因為時差,吉杰隻能在深夜給英國、丹麥、美國等國家的音樂人打電話、發郵件,“每一天都神魂顛倒的。”

  但這些國際音樂人,聽到彝族音樂時都表示驚嘆。“他們都說,怎麼會有這樣的聲音?把這種最古老的聲音放到電子樂裡,有一種神奇的化學反應。”吉杰很自信:“我覺得很多人會喜歡。”他覺得,這個年齡的自己,是時候需要一點“野心”了:“我希望安安靜靜地把作品做好后,能把彝族音樂傳播到世界各個地方。”

  人物簡介

  吉杰,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人,音樂人。2007年參加湖南衛視《快樂男聲》,獲得南京唱區冠軍、全國第五名﹔11月,首次嘗試主持,與李湘、李維嘉搭檔雙語直播主持湖南衛視歌曲競技節目《名聲大震》﹔2008年,在北京展覽館劇場舉辦個人演唱會﹔2009年8月23日,參演的電影《樂火男孩》在北京舉行首映式﹔2016年,作為中央電視台第58屆格萊美頒獎典禮轉播的講解嘉賓,為全國觀眾介紹歐美流行音樂歷史和趨勢﹔被譽為“內地靈魂歌者”。(封面新聞記者 吳德玉 徐語楊)

(責編:章華維、羅昱)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