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四川頻道>>綜合欄目>>四川

為買賣“抖音”賬號提供服務,是創新商業模式還是涉嫌違法?

法院一審判決:構成不正當競爭

2022年04月27日07:40 | 來源:四川日報
小字號

原標題:法院一審判決:構成不正當競爭

  北京微播視界科技有限公司(抖音軟件著作權人和產品運營商)近日將四川海爪傳媒有限公司告上法庭。原因是海爪傳媒為“抖音”賬號買賣提供交易平台並收取服務費等行為,涉嫌構成不正當競爭。

  4月26日,受理此案的成都互聯網法庭宣判:判決海爪傳媒立即停止對原告的不正當競爭行為,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共計人民幣150萬元。

  “數字經濟”時代,微播視界和海爪傳媒,一個是“抖音”產品的運營商,一個為“抖音”賬號買賣提供交易服務平台,看似分處兩個不同的行業,為什麼會構成不正當競爭?這個案件又有什麼典型意義?庭審結束后,記者第一時間採訪了該案審判長、成都鐵路運輸第一法院副院長李西川,四川瑞利恆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律師王建,四川瀛楷典揚律師事務所律師吳山。

  A

  為何出現這樣的不正當競爭?

  這是在互聯網“數字經濟”時代產生的新型侵權

  原告微播視界認為,被告海爪傳媒為原告公司平台下短視頻賬號(即“抖音”賬號)買賣提供交易平台、信息發布場所、進行交易擔保、賬號估值和居間服務並收取服務費用的行為構成了不正當競爭。因此,微播視界將海爪傳媒起訴至成都互聯網法庭,要求立即停止被訴不正當競爭行為﹔要求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共計人民幣200萬元。

  不正當競爭一般發生在同行業之間。看似不同的行業之間,為何會構成不正當競爭?

  “這是在互聯網‘數字經濟’時代產生的新情況。”李西川告訴記者,互聯網“數字經濟”時代所衍生出的新型商業模式和競爭業態下,若兩者經營活動在市場競爭中存在一定關聯,一方經營者因其行為自身獲取經濟利益而對其他經營者經營資源或交易機會造成實際損害,即便雙方並非同業競爭者,亦可構成競爭關系。

  成都互聯網法庭的公開宣判內容顯示,雖然被告海爪傳媒與原告經營范圍存在一定差異,但被告的經營對象是“抖音”賬號,經營模式依托原告“抖音”用戶資源,經營行為和盈利基礎均依賴於“上游”已經完成注冊、存續和正常使用的“抖音”賬號,實質上系利用“抖音”既有用戶資源和市場成果,為自己謀取交易機會,從而獲取競爭優勢。

  “我們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條規定,即與經營者在生產經營活動中存在可能爭奪交易機會、損害競爭優勢等關系的市場主體,認定原告與被告海爪傳媒之間存在競爭關系。”李西川說。

  王建表示,本案的不正當競爭關系是在“抖音”等網絡新生事物高速發展過程中出現的新型侵權案例,為其他類似侵權案件提供審判實例,同時為進一步構建多層次知識產權保護機制打下堅實基礎。

  B

  創新衍生商業模式的邊界在哪裡?

  不得違反商業道德、誠信原則、損害公眾利益

  在該案中,被告海爪傳媒認為,其實施的為買賣“抖音”賬號提供服務的相關行為是一種“創新”衍生商業模式,是基於“抖音”現有產品,滿足了部分“抖音”用戶的客觀需求。

  對此,法院認為,此種“創新性”的破壞性遠大於建設性,即便如被告主張可滿足少部分互聯網用戶需求,但如任其擴展,將影響行業良性發展前景和社會公眾利益,最終將導致“優汰劣勝”惡果,擾亂市場競爭秩序,行為明顯不具有正當性。“我們在判斷海爪傳媒的行為是否屬於正當的創新衍生商業模式時,主要依法從3個方面進行考量,即是否損害商業道德、誠信原則及社會公眾利益。”李西川解釋。

  公開宣判內容顯示,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網絡安全法》《互聯網用戶賬號名稱管理規定》等法律法規,對注冊賬號用戶身份進行實名認証及進行合法合規性核驗,規定用戶賬號不得進行售賣和轉讓,是該特定商業領域普遍遵循和認可的行為規范。海爪傳媒為買賣“抖音”賬號提供服務的相關行為,不僅違反了法律、法規規定,亦是對其運營平台用戶合法權益和行業競爭秩序的侵害。

  除此之外,海爪傳媒為買賣“抖音”賬號提供服務的相關行為還有損誠信原則和社會公眾利益。“舉個簡單的例子,‘抖音’櫥窗功能下的某帶貨博主,營業資質健全,商品品質也有保障,因此收獲了大量粉絲和流量。但是,如果有一天這個博主通過平台把‘抖音’賬號轉讓給另外一個沒有資質甚至造假、售假的博主,粉絲在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基於對原賬號博主的信任和良好銷售數據購買,實際上卻買到了假冒偽劣產品。另外,對正常注冊、使用‘抖音’的用戶,面對互聯網平台中質量參差不齊的海量短視頻資源,本來期望借助‘抖音’精准推送的優質資源,在有限時間內提升瀏覽和消費體驗,但賬號買賣造成的虛假流量數據會干擾‘抖音’最核心的流量分發機制,導致大量低質量視頻和資源被不斷推送,最終損害了原告商譽和公眾利益。”李西川這樣認為。

  宣判內容中,法院認為,基於互聯網“數字經濟”下“共生經濟”的特質,應允許在既有網絡產品基礎上進行衍生和開展自由競爭,但自由競爭的前提應是具有一定的邊界,即在合規、合理利用現有產品基礎上,通過自身創造性的勞動開發給予互聯網用戶福利,而不是以犧牲其他競爭者競爭優勢和廣大消費者合法權益為代價。

  “法院的判決,相當於給創新衍生商業模式劃定了一個邊界,即不得違反商業道德、誠信原則、損害公眾利益。”在吳山看來,該案的判決,明確了法律對在既有網絡產品基礎上進行衍生和開展自由競爭行為的允許,又給這種行為劃定了一個界限。“既未對相關行業一票否決,也明確了哪些東西不能觸碰,具有指導意義。”(四川日報全媒體記者 張庭銘)

(責編:李強強、章華維)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