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四川頻道>>娛樂

中年演員“主角配角都能發光”

2022年04月11日09:46 | 來源:北京青年報
小字號

原標題:中年演員“主角配角都能發光”

2022年第一季度已過,《人世間》《小敏家》《心居》《開端》《對手》等現實主義題材爆款不斷,《山河月明》《我們的婚姻》《相逢時節》《追愛家族》《鼓樓外》扛起主流平台檔期。這些作品帶給觀眾一個突出感受就是,中年演員成為演技代名詞,他們在劇中無一例外貢獻了一個成熟演員之於角色的賦能價值,合力成就了作品的高完成度。

中年演員迎來春天

向頭部段位進階

曾經,步入中年的演員無奈感慨,“時代需要流量,我們就去流浪”﹔隨著監管部門的綜合治理以及市場的自我淘汰,唯流量論在國劇市場得到了明顯糾正。一方面,制作方和購片平台出於播出安全系數的考量,對年輕流量演員使用更為謹慎,另一方面,大女主、大男主的套路已經過時,人物勢均力敵的群像戲成為新的熱點。不靠顏值靠實力的中年演員亮相機會大大增加。照目前的趨勢,如果劇本能繼續壓縮懸浮的氣泡,摒棄為熱搜定制話題的創作方向,有生活積澱和業務能力的中年演員會有更多發揮空間,值得期待的佳作將源源不斷。

2019年海清、姚晨、梁靜在一次頒獎禮上,“卑微”表示:“女演員到了一定的年齡,需要年輕導演來扶持,請各位導演給機會。”時隔三年,海清憑借她最舒適的“外地媳婦”馮曉琴多次登上熱搜,“給機會”的不是年輕導演,而是15年前給了她出名機會的滕華濤。再來看看2022年開年以來討論度最高的其他女演員:《人世間》的殷桃、宋佳、宋春麗、薩日娜,《開端》的“鍋姐”劉丹,《小敏家》的搞笑擔當秦海璐,《對手》的譚卓和顏丙燕……無論主角還是配角,都自帶光環成功出圈。

中年男演員的春天也一並到來。吳剛、雷佳音、於和偉已經完成頭部段位進階,炙手可熱自不用說,第一梯隊也是人才濟濟,可圈可點:郭京飛、張頌文、秦昊、聶遠、張魯一、王驍都能獨當一面,連爹味十足的沙溢也是劇集和綜藝如魚得水,被戲稱為“十年正劇無人問,一朝沙爹天下知”。

不僅現代劇“變天”,已經很長一段時間青春面孔當道的古裝劇亦是如此。正在播出的《山河月明》清一色老戲骨,國家級演員陳寶國在劇中飾演明朝開國皇帝明太祖朱元璋。這次是陳寶國時隔6年再次演繹朱元璋,正如他自己所說“我演皇帝不吹胡子瞪眼,不大喊大叫”。這一次,他把朱元璋作為帝王的威嚴與作為父親的“接地氣”進行了巧妙融合,也賦予了其極具煙火氣的靈魂。明朝開國軍事統帥徐達,由視帝張豐毅飾演。張豐毅本身的硬漢氣質與征戰漠北的大將軍氣質十分貼合,並且他對於徐達“在外威武大將軍”和“在家慈祥老父親”的角色反差感的演繹上,找到了一個巧妙的平衡點,打破了大眾對歷史人物的距離感。除了“雙視帝”配置外,還有飾演劉伯溫的王勁鬆、出演韓國公李善長的王慶祥以及姚櫓、杜源、張光北。

熬到流量收場

是深耕一輩子的決心

在流量時代,小鮮肉、小花旦們即便毫無演技、靠摳圖工作,但是隻要有顏值有粉絲,就有大把的機會。流量時代收場,中年演員能綻放光彩的其實也不是順其自然,耐得住寂寞,守得住初心,有不斷突破自己的決心,這幾點都得做到。袁泉說,自己從來都沒有中年危機,“反正演戲這件事情,是要做一輩子的,不同的階段演不同的角色”﹔張頌文整天在盤算,距離70歲還可以再演多少個不同類型的人物﹔劉敏濤經歷了退出和復出,劉琳、劉丹都是年輕時默默無聞,人到中年靠一個一個配角機會終於被觀眾記住,成為值得信賴的演技擔當。

或許是格外珍惜塑造角色的機會,中年演員亮相機會變多以后,能明顯感到他們在努力避免角色的雷同,不甘於僅做一個演技過關的“工具人”。郭京飛今年以來就貢獻了從《對手》的最窮間諜到《追愛家族》刻板大學教授兩個截然不同的人物﹔雷佳音在《人世間》裡是賺足一聲嘆息的普通人周秉坤,《相逢時節》搖身一變成身價過億的上市公司總裁﹔宋佳也從有年代感的知識分子周蓉跨越到《盛裝》裡有職業情懷的時尚大咖。

這些演員或多或少都曾表示過,演戲是一輩子的事情,不急,不焦慮。或許一個人的話會騙人,但他們的狀態騙不了人。如果一個人不是打算在一個領域深耕一輩子,怎麼可能熬過這些年流量當道,又怎麼可能甘於寂寞修煉演技,要麼直播帶貨或者干脆轉行賺錢,早就退出了演藝圈。

翻紅靠作品說話

切記謹慎挑劇合理避坑

中年演員翻紅的背后,是流量演員的尷尬:空有人氣,沒有作品。但是,中年演員的危機感在於,既然每一次出圈都要靠作品說話,那麼好的劇本、好的團隊、清醒的創作思路、全力以赴對待每一個角色,每一個環節都不可掉鏈子,不然立刻被打回原形。

劉濤在《開端》中友情出演杜局長,通篇感覺她真的只是在“客串”,全程皺眉說台詞,刻板表演嚴肅,演技被劉奕君一路吊打。

靳東在中年男演員中,無論作品還是人氣一度無人企及,但是他這些年一直在商業劇精英人設中打轉,審美疲勞嚴重,正劇《突圍》扮演不得志的央企干部,表面是一種打破舒適圈的“突圍”,但實際上並沒有走出完美人設的慣性,這部劇給人留下印象的是人性深度和表演都更有棱角的黃志忠和閆妮,缺少男主光環的靳東並無優勢可言了。

挑劇謹慎,合理避坑。人人都懂的大道理要做到並不容易,例如連雷佳音、袁泉這種有口皆碑愛惜羽毛的演員都不能幸免。

剛剛播畢的《相逢時節》對雷佳音和袁泉的美譽度就傷害不小。二人在《我的前半生》中一個靠“前夫哥”開啟走紅模式,一個給真正高級感的女強人打了樣。《相逢時節》出自正午陽光,編劇導演都有成功前作打底,但是強擰的“強情節”故事卻無法自圓其說,就算雷佳音和袁泉一本正經地演繹所謂“當代羅密歐與朱麗葉”,也無法挽回這部作品的口碑跌入谷底。

(北青報記者楊文杰)

(責編:羅昱、章華維)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