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四川頻道>>娛樂

“獨立女性”如何實現“心有所居”?

2022年03月28日09:33 | 來源:北京青年報
小字號

原標題:“獨立女性”如何實現“心有所居”?

電視劇《心居》正在熱播。隨著劇情的深入,觀眾也開始對劇中兩位女性以及其背后所代表的文化內涵展開了討論。簡單地說就是,到底應該支持海清飾演的上海媳婦馮曉琴?還是精英女性顧清俞?如何看待當代女性的獨立與生存?劇中主演海清和中國作家協會創作部副主任岳雯分別從扮演者角度及觀眾角度表達了自己的觀點。

主演海清:

不要低頭去看馮曉琴

日前,女主人公馮曉琴的扮演者海清接受採訪,暢談了自己對馮曉琴這個角色的理解,也講述了自己在拍戲過程中的心得體會。

很像女超人,特別煙火氣

北青報:這部戲是一部家庭劇,它跟你以前演的這類戲有什麼區別嗎?

海清:我出演過很多廣義上的生活劇家庭劇,但每一個劇側重點都不一樣。每一部戲裡邊的生態啊,家裡邊的環境啊,各方面還是不太一樣的:《小歡喜》,主要聚焦於自己家裡面孩子老公之間的關系﹔《媳婦的美好時代》,聚焦的是和婆婆的關系﹔《心居》這部戲,劇情設置是我以前沒有碰到過的,跟我的大姑子之間的矛盾沖突這麼強烈,還有跟這個我劇中老公一大家子的關系,很多時候都幾乎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戲劇張力是非常強的。

在馮曉琴台詞上面做了一些調整,讓一個外地女人講話會多帶一些上海腔調,因為她潛意識裡想更多地融入上海這樣的一個環境。就像是有些人很怕自己會被別人看不起,會覺得自己好像不是上海人,所以會刻意要迎合這個城市和迎合這個城市的人。我覺得馮曉琴多少會有一點這種感覺在,於是就調整了台詞和口音。

我蠻喜歡馮曉琴的,她很合適有句台詞“打不死的小強”,很像女超人,特別煙火氣。

比在辦公室裡那些角色

更吸引我

北青報:馮曉琴送外賣,你是否體驗過外賣員工作?

海清:我其實特別喜歡我送外賣的戲,為了送外賣我就在街上觀察外賣員,他們很辛苦,非常辛苦,有人拿湯又怕洒掉,又怕給差評。他們拿東西的姿勢,跑步的姿勢,都是我要學習的。那個很難看的跑步啊,但我用在戲裡面很真實,騎著電瓶車滿大街跑,我很喜歡這樣的角色。我覺得比在辦公室裡那些角色更吸引我,因為這些角色好像就像我們自己一樣。

這樣的角色,它沒有劇本的光環,沒有那些榮耀,沒有那種奇跡,就是實打實的把你摔到泥土裡,老公死了、房子買不起、孩子要上學、家裡面還一堆事情。相對於來說,像這樣的角色更吸引我一些,演起來層次感會更強一些,真的是需要靠你一場一場戲去拼下來,讓觀眾相信,馮曉琴就是在這樣一步步往上走,而不是先天的劇本架構。

冰涼的道具盒飯吃起來好香

北青報:但是不在辦公室裡的戲,似乎都很辛苦

海清:我還有一場送外賣的戲,也是那天正好下雨,我也是一天奔波拍攝,也沒有吃飯,餓的前心貼后背,正好劇組裡邊給我准備了馮曉琴的盒飯,我覺得那是吃過的在這個組裡最香的一頓盒飯,真的好香啊。就是一個豆角和西紅柿,雖然是素的但我吃得好香,我把那些外賣都吃完了,導演喊停,我還在吃。

戲裡那個道具就是給我的,雖然其實給我吃的時候都是冰冰涼了,當時我就覺得好香,其實也不是那個飯菜很香,就是餓了一天。我們那天快拍的時候都已經晚上四五點了,我一天沒吃就能吃到這樣一頓飯,就覺得人生足矣。我有時候看見外賣小哥蹲在地上吃一個很簡單的飯,具體什麼我都忘記了,就蹲在那邊吃,我就會很心疼,非常心疼。

北青報:你如何理解馮曉琴那種對生活的算計?

海清: 拍攝現場我編了一個繞口令,我說馮曉琴的戲就是‘大菜場、小菜場、菜市場、廣場’。我的戲就是大菜場、小菜場、菜市場、廣場。我有一天拍完了,導演說,我們晚上在哪個哪個西餐廳拍你來啊?我就穿著外賣服——有的時候收工以后,那外賣服我也穿著,盡可能把它穿的臟一點舊一點——我穿著外賣服就去了,坐在門口,他們在裡邊拍紅酒啊西餐啊,就是拍那樣的戲。我說這是我進到的最好的主場景,我的戲基本上都是比較接地氣的場景。

誰不為自己的生活算計呢,我覺得馮曉琴的打算站在她的角度,我是能理解的,她還是希望能夠在上海有個立足之地——我一個外地人到北京,我前20年沒有買房子,我周圍無數人跟我講,你不在北京買房子啊?你為什麼不在北京買房子,你要為自己打算。我覺得這個東西無可厚非,都是在正常行為裡面。

她是小城市出來的,格外希望能夠離開舊的環境,把弟弟、妹妹、孩子都弄得特別有出息,她有一種長姐如母的風范,隻身闖大上海的感覺。

自己有了孩子才買的房子

北青報:你如何看待房子?

海清:你看現在我幫很多年輕人介紹對象,大部分會問學歷和老家,第三個問題就是在哪有房,這好像是繞不過去的一個問題。我們好像下意識認為有房子才有家,像我這種都生了孩子還沒買房子的,真的是算少的,我覺得我都算是另類的。

我的孩子大概兩三歲我才買房子,而且我買房子還是我媽讓的,說你要買房子,不買房子將來你孩子住哪?我說住租來的房子我沒問題啊,我媽說那不行,她不同意。要按我的想法,以后開個房車,帶著我的孩子四處去,在哪兒拍戲就住在哪,這才是我的理想生活。

馮曉琴和顧清俞,這兩個人代表著不同的家庭背景的人,邊界感極強,所以她們倆的這種隱隱約約的敵對,是和她們的生長環境有很大的關系。一個是上海本地人擔心害怕算計和侵佔,馮曉琴又比較希望能夠在上海佔據一席之地,那麼,所以她們就天然的會有一些敵對的矛盾。

再加上后面我劇中老公死了,更把這種關系推到了頂點,而我老公死跟這兩個人都多少有比較密切的關系,所以這種矛盾的設置就先天具有對立性。

在我看來,房子其實重要,但也不是那麼的重要,最重要的是你的心到底是住在房子裡還是住在哪裡。我覺得“心居”這個名字非常好,是心安定的居所。有的時候就算有了家,但在裡邊心不安,依然這個家也不是家,我覺得是你要真正找到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找到自己的價值。

馮曉琴恰恰在很長一段時間丟掉了自我,那麼當她反過來,這些老人需要她的幫助了,她把開養老院這件事情既有社會效益又有個人利益,當這兩個利益結合得特別好的時候,你會發現馮曉琴的人生有了很大的轉變。

馮曉琴是值得尊敬的

北青報:能否談談對馮曉琴的理解?

海清:我當年拍《蝸居》的時候,我就有一種感覺,很少有人是海藻,但大部分是海萍,我可能比較鐘情於這樣的角色:人物性格是多面的,有自私,有陽光。有樂於助人,有犯錯。我喜歡這樣比較真實的,而不是那種自帶高光的角色。

我覺得很多人都是馮曉琴。像我自己是南京人,我到北京也希望可以在這裡立足在這裡發展。我不覺得馮曉琴卑微,也不覺得要低著頭去看她。甚至有時候我在想如果我是她,在經歷人生這樣的低谷后我真的能夠翻身嗎?我很尊敬也很敬佩這樣努力生活,好好生活的人,我覺得馮曉琴是值得尊敬的。

我對馮曉琴的解釋,我憑本事吃飯,我不偷不搶,該我的就是我的,不該我的我也不要。之前馮曉琴依賴於丈夫,依賴於家庭,依賴於其他的東西來改變她,這是她原有的教育和背景給到她的思維,是她的先天不足。

可是當經歷過這些事情——有的人在事情中是可以成長的,有的人在事情中是墮落的——對於人生給的這個大考,馮曉琴給了很好的答案,她完全通過自己的努力改變了命運,我也不是很討厭她,她的缺點我也能理解。原生家庭帶給她的知識面,她的認知,她的三觀,起初她還在意很多事情,但后期的轉變我們也看到了,也要給予她正面的評價。

(北青報記者 楊文杰)

(責編:羅昱、章華維)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