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四川頻道>>娛樂

《功勛》孫家棟的天路 同鄉佟大為的“情緣”

2021年10月13日09:18 | 來源:北京青年報
小字號
原標題:《功勛》孫家棟的天路 同鄉佟大為的“情緣”

昨日開播的《功勛》之《孫家棟的天路》單元,以無數次的衛星試驗失敗為切入點,聚焦“兩彈一星”功勛科學家孫家棟,講述了以其為代表的中國航天工作者從一張白紙做起,孜孜以求、步履不停地開拓中國航天事業、成功將東方紅一號送入太空的故事。

跟之前相比,這部由導演楊文軍、編劇徐速主導的單元情感濃度頗高:既正面表現了聶榮臻之於孫家棟的知遇之恩、錢學森與孫家棟的情同父子,更著力表現了妻子魏素萍與其不同尋常的伉儷情深。

為此,劇組特意邀請孫儷出山扮演魏素萍,客觀上促成了佟大為與孫儷《玉觀音》之后18年的再度合作。孫儷在拍攝時特意將兩部劇中二人握手的照片拼貼在一起,一切盡在不言中﹔佟大為在接受北京青年報記者採訪時也是百感交集,“似乎一切都沒變,就像重逢一個童年伙伴。”

一包糖揭幕孫家棟對航天事業一生的愛

孫家棟是中國航天事業的開拓者。在中國已經發射的一百多顆人造衛星裡,有三分之一由孫家棟院士主導設計,他也被譽為中國航天的“大總師”。從“東方紅一號”到“嫦娥一號”,從“風雲氣象”到“北斗導航”,一個個龐大工程的背后總是少不了孫家棟的身影。“它像我的‘愛好’一樣,這輩子都不會離開了。”從研究導彈到研制衛星,他總是毫不猶豫地沖向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從而立到耄耋,他的一生都與“航天”緊緊纏繞。

採訪孫家棟院士時,他的一言一行都讓導演楊文軍印象深刻,“孫老先生從不講自己吃過的苦,也不講自己的功勞。他的口中,永遠都是團隊和同事。”這更讓他感到責任深重,“我們影視工作者,有責任把這樣的故事講出來。”

《孫家棟的天路》以他兒時的故事為開篇。小家棟站在谷倉最中間的位置,望著房梁上吊著的一包糖。他搬來一張桌子,又摞上一把太師椅,舉起一根長長的竹竿向上捅,跳起來,一下、兩下,最后奮力一躍。竹竿的枝杈戳破紙包,白色糖粒像漫天雪花一樣散落下來。

一包糖,代表了孫家棟的渴望。長大后的孫家棟,就像渴望小時候的那包糖一樣,向往著那片浩瀚無垠的藍天。在昔日空軍學院的同學安德烈的眼裡,沒有中國人能夠領導中國導彈的研究工作,他甚至嘲笑:“中國人總是幻想騎著自行車上月球!”可孫家棟在“不可能”面前沒有退縮:沒有蘇聯專家,我們就自己干﹔面對上千次的失敗,他從不氣餒。“就算騎著自行車,我們也要上月球!”孫家棟的豪言壯語感染著所有的科研人員,更感染著屏幕外的每一個觀眾。

酒泉實景拍攝導彈和衛星發射場景

《孫家棟的天路》劇組從海量的歷史資料中淘金,無論是服裝的帽徽、扣子設計,還是圖紙上每根管線和螺絲的位置,都追根溯源,力求分毫不差。而一比一還原的“東方紅衛星”更是讓演員們接受了一場“愛國主義教育”。在劇中飾演孫家棟同事黃志明的王自健由衷表示:“看著這上面一顆顆鉚釘,你會突然生出一種感慨,我們父輩怎麼就能把它發到天上去!”

值得一提的是,劇中導彈和衛星的發射場景是在酒泉衛星發射中心拍攝完成的。導演楊文軍感慨:“實景帶來的創作沖擊力不可想象。”來到酒泉的第一天,整個劇組就遭遇了一場沙塵暴。在漫天黃沙中迎著大漠落日的熊熊余暉,品味大自然的雄壯,主創們更能體會當年從“一窮二白”做起的科學家們,征服天空的壯志足以凌雲。

來到戈壁的第一天,佟大為就去瞻仰祭掃了酒泉的航天人公墓,“公墓裡面安葬的是很多為新中國航天事業奉獻了一生的科學家、軍人、將軍,所有墓碑都面向發射場的方向。他們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獻在酒泉,並且永遠在這片熱土上守望著咱們國家的導彈、衛星從酒泉一顆一顆成功發射。”佟大為感慨,“幾代人把他們一生的精力都奉獻在國家的國防事業上,怎麼能讓人不動容!”

41歲佟大為飾演41歲同鄉孫家棟

1970年4月24日,一顆衛星從戈壁大漠騰空而起,《東方紅》旋律奏響蒼穹,中國開啟太空時代。這一年,技術總負責人孫家棟先生41歲。巧合的是,出演孫家棟時,佟大為正好41歲。

不僅如此,導演楊文軍透露,接受選題后,心中第一個想到的扮演者就是佟大為:一是因為佟大為跟孫家棟院士是同鄉,看孫家棟年輕時候的照片感覺二人從氣質形象也很貼近,再加上前期採訪過程中發現“老爺子還是非常幽默、很暖的一個人”,所以認定佟大為是最理想的人選。佟大為接到邀約覺得很榮幸,推掉了后面的工作要專心拍《功勛》,“雖然這部戲隻有6集,但我們差不多用了20集戲的時間去拍攝,整個團隊都非常認真。”

雖然有著同鄉的天然親近感,且塑造了不少知識分子形象,佟大為對塑造孫家棟的前期功課絲毫不敢放鬆。他讀了孫家棟的自傳及大量資料。“因為疫情的特殊原因,一直沒機會見到孫老先生本人,但從資料裡可以感受到,搞科研的老專家性格非常理智,對所有東西要求都很准確,包括自我管理。自傳裡也講了,他在蘇聯留學的時候,拿到了斯大林獎章,即便是蘇聯人拿這個獎也很難,需要各方面都特別突出、各科成績都足夠優異,包括體育。相當於是蘇聯一個軍事學院裡最頂尖的人,才能拿到斯大林獎章,很了不起。”

塑造科學家孫家棟,陌生的行業、拗口的航天專業術語還是給佟大為帶來了不小的壓力。“台詞是難度很大的一件事,裡邊很多專業術語,包括原理,對我來說有點難。不像之前拍《奔騰年代》,火車研發還能查到資料,導彈和衛星都是涉密的,很多無從知曉。”為了更加貼合角色,他拒絕“生記硬背”,主動尋求編劇的指導,理順理解每一句台詞,一旦開機拍攝,“佟大為”便與“孫家棟”融為一體。

經過艱難的拍攝“洗禮”,佟大為心生自豪感。不久前在家提前看片,他還趁機在孩子們面前提高了一下身為父親的形象,“我跟孩子講,爸爸演中國第一代航天人。他問什麼是航天?我就可以展開聊很多話題——沒拍這部戲之前,我對衛星的理解是它能完成通信、遙測,包括衛星雲圖這樣的功能。后來才知道衛星上天相當於是我們中國人在天上有了眼睛和耳朵,這個是最重要的。”

《玉觀音》18年后再與孫儷演夫妻

2003年播出的電視劇《玉觀音》是佟大為和孫儷的成名作,當年青澀的兩位新人攜手走進觀眾視野,也讓他與女主角孫儷結下了深厚友誼。18年后,兩人迎來再度合作,由孫儷飾演孫家棟的妻子魏素萍。

劇中的魏素萍是個“有點強勢”的妻子,但楊文軍導演評價這個角色“真實、感人”。在塑造這對夫妻時,《孫家棟的天路》並未過多著墨小家庭的不易,僅通過簡單的幾場對手戲,便勾勒出了一個內心強大的妻子和永遠張開雙臂迎接孫家棟的溫暖家庭。在工作中,孫家棟沖鋒在前﹔在生活中,魏素萍才是那道堅實的后盾。因為工作,孫家棟缺席了妻子的生產,待結束工作返家時,家中的孩子已經三個月大。魏素萍一邊嗔怪著丈夫,一邊向鄰居借張肉票外出買菜,因為“我們家棟愛吃肉”。

談到與孫儷再次合作不一樣的感受,佟大為語氣溫柔,“感覺像兒時的伙伴再見面,時隔18年再一塊合作,我們都已經為人父、為人母了。是真的長大了,但是在一起還是會回憶過去,回憶《玉觀音》時稚嫩、青澀的拍攝過程。私下我們也會交流養生,我們都對養生很感興趣。”

文/記者 楊文杰 攝影(除署名外)/記者 李娜

(責編:袁菡苓、羅昱)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