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四川頻道>>綜合欄目>>市州

“張碗,我很喜歡這裡”

——記四川省2020年脫貧攻堅“五個一”幫扶先進個人朱飛

來源:雅安日報 
2021年10月13日15:27 |
小字號

近日,2020年脫貧攻堅“五個一”幫扶先進個人朱飛再次來到他“戰斗過”的地方——雅安雨城區青江街道張碗村。

“張碗,我很喜歡這裡!我一直記挂著村裡周義一家,今天剛好去看看。”朱飛一邊開車一邊說。

“這個時候,周義應該送賣菜的母親回到家了。”提到周義,朱飛有說不完的擔心。

一如既往地關心

周義家離村道還有一段石板路。這條石板路看似普通,但勝在傾斜度小,容易行走,同時,相較於水泥路,更不容易長青苔,造價也便宜一些。

“周義,你在家嗎?”朱飛站在院子裡喊道。

“朱書記?朱書記,真的是你嗎?好久沒見到你了。”周義推開木門走出來,與朱飛相對而坐。

“母親在菜市場嗎?前段時間聽說她腳痛,有沒有去醫院檢查?”朱飛問。

“老毛病了,醫生說吃點藥能控制一下。”周義和母親都患有侏儒症,母親在市區一菜市場擺攤賣菜,在朱飛以及社會人士的幫助下,母親的攤位費得到一定減免。每天凌晨2點,周義就會騎著電動三輪車載著母親到菜市場,然后他去批發市場打菜,再運回攤點,接著幫助母親分門別類地把菜擺好,看著母親吃了早餐才回家。

回到家的周義並不輕鬆,父親癱瘓在床,需要他寸步不離地照顧。

“好在父親吃了藥,有點效果,現在拄著棍子也能走出來。”周義說。

朱飛問周義,低保是否還在繼續領,並叮囑他,身體不舒服要及時去醫院,國家的政策報銷比例很高。

脫貧不忘感黨恩

泰戈爾說過:“世界以痛吻我,我要報之以歌。”

這句話在周義一家、在朱飛曾經奮斗過的張碗村,得以體現。

當得知朱飛調離張碗村后,周義編輯了一條短信發送給朱飛:“朱書記,今天聽說你調走了,感謝你曾經的幫助和關心,謝謝朱書記,以后有空來我家耍。”

“這些年也謝謝你們一家對我工作的支持,希望你們以后生活越來越好,越來越幸福,空了我會回張碗看你們。”收到短信后,朱飛立馬編輯好信息發送過去。

“我把周義當成好兄弟、真朋友。”朱飛說,所以他們一家讓他念念不忘。

周義腼腆地說:“我毫無保留地相信他(朱飛)。”

因為幾年的交心,在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發的第三天,周義的母親來到村口的卡點,交了300元給朱飛,讓朱飛一定幫她捐給武漢。

“周義母親的舉動讓我十分感動。”朱飛說,300元是周義一家賣菜幾天的收入。

隨后,在周義母親的帶動下,張碗村發起向湖北武漢募捐的活動。全村共捐款2萬多元。同時,村民還自發將自家菜地種植的蔬菜送到村委會,讓村干部送到市區各大醫院。

這是昔日貧困村張碗村的報恩之舉。

致富路上接力跑

張碗村緊鄰雅上路和中心城區,全村山多水少,無支柱產業。

朱飛的加入,給了張碗村一個新的機會。

張碗村黨委書記楊海說:“在朱書記和駐村工作隊的幫助下,2020年9月,張碗村扶貧直銷店在市區開業,張碗村的農產品有了自己的品牌。”

同時,張碗村還因地制宜發展起500畝果樹產業、1000畝蔬菜產業、500畝養殖產業“三大特色產業”,發展林下配套種植和養殖,以“水果+蔬菜+生態雞+生態土雞蛋”為產業鏈,探索與新型農業經營主體青青村社、田舍益家等電商合作,採取“雙培(專家培訓+土專家指導)+雙幫(村黨組織幫+致富帶頭人幫)+雙促(促產量+促品質)+雙銷(線下銷+線上銷)”助推機制,實現脫貧戶“產業成規模、產品成堆賣、貨款成堆拿”,保障了“菜籃子”“果盤子”,穩定增收基礎。

看著張碗村的特色農產品,朱飛決定在村裡建一個凍庫。凍庫平時可出租給城裡的餐館使用,也可用於存放村裡的特色農產品。

朱飛說:“當初修建凍庫這個集體經濟項目,就是為了給村民分紅。所有張碗村的村民都是集體經濟組織的成員,這些項目獲得的收益,全部納入張碗村集體經濟賬戶,這些錢可用於村裡修路架橋、基礎設施維護、群眾種植經濟作物的補貼。”

扶貧攻堅要一茬一茬接著干,鄉村振興要一棒一棒接著跑。

今年5月,朱飛結束派駐,同事沙友接任張碗村第一書記,離開時,朱飛既有不舍也有不安,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擔憂開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對張碗村未來發展的信心。“有國家和區裡對扶貧工作的重視,還有沙書記扎根幫扶的決心,村子致富奔康的勁頭隻增無減。”朱飛說。

脫貧摘帽不是終點,而是新生活、新奮斗的起點——這是像朱飛和沙友這樣的幫扶干部為之努力奮斗和向往的。(雅安日報記者 胡月)

來源:雅安日報

(責編:章華維、高紅霞)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