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四川頻道>>娛樂

票房突破35億元 《長津湖》得到專家盛贊

2021年10月09日09:32 | 來源:北京日報
小字號
原標題:振奮電影市場 激蕩愛國情懷

  戰爭場景大氣磅礡,極具觀賞性,人情人性描摹生動真摯,體現了抵抗侵略與戰爭反思相統一的價值觀。正在上映中的國產戰爭片《長津湖》已成為2021年中國電影市場最成功的影片之一,截至昨天18時,該片總票房已突破35億元。影片也得到了評論界的一致肯定。專家們認為,《長津湖》在戰爭類型片上的新探索和新表達,為國產戰爭片的后續創作提供了可資借鑒的范本。該片將會振奮疫情影響下的中國電影市場,片中志願軍戰士用青春、熱血和生命守護祖國的精神也將激蕩觀眾的愛國情懷。

  主題立意:飽含英雄主義與戰爭反思

  “《長津湖》從個體角度體驗和反思戰爭創痛,體現了抵抗侵略與戰爭反思相統一的價值觀,也全景式地表現了中國軍人保家衛國的血性精神和崢嶸歲月,再現了71年前志願軍以‘鋼少氣多’的軍魂捍衛國家主權榮譽的英雄氣概。”中國電影評論學會會長饒曙光說。

  上世紀60年代以后,抗美援朝題材的影片很少﹔進入21世紀以后,國產戰爭片的發展也較為低迷。“《長津湖》的出現,正好是我們需要對這場戰爭進行審視的時候,但這種審視很艱難,因為戰爭片一定會在英雄主義的基礎上,加進深刻的歷史反思,提升出思想和詩意來。”北京師范大學藝術與傳媒學院教授田卉群認為,《長津湖》做到了這一點。

  在呈現英雄主義這方面,影片用中國人特別重視和熟悉的情節——“家”來串起所有人物。“影片一開始就是伍千裡回家,對領袖毛澤東和毛岸英的呈現,也是父子關系,甚至對於指揮官宋時輪,他在考慮戰斗的同時,也會擔心戰士們有沒有衣服穿,就像一個父親關心他的孩子一樣。用家的概念把人物放進觀眾非常容易理解和接受的情感中,在這個過程中,英雄主義就開始出現了。”田卉群分析,片中所有的志願軍英雄人物都不是“不怕死的、沒有家的、沒有情感的”:已經化成骨灰的伍百裡之死,讓他身邊的戰友都感到痛苦﹔本來要退伍的老兵梅生,再度返回戰場,心裡一直牽挂著家中的妻女﹔在別人眼裡,談子為是“打不死的英雄”,但他自己卻說“哪裡有打不死的英雄”……“英雄就是明知道會死亡、會犧牲,但還是要去承擔使命,因為有比死亡和犧牲更崇高的願景在等待他。”田卉群說。

  而且,該片在戰爭反思上也做出了有益的探索和努力。“結尾伍千裡制止伍萬裡的濫殺傾向時,以‘有些槍必須要開,有些槍是可以不開的’闡明了中國軍人面對戰爭的態度,這為影片增添了一部戰爭片應有的反思價值。”饒曙光說,這是《長津湖》在表現英雄主義的同時呈現的另一點非常珍貴的主題。

  戰爭場面:抗美援朝題材影像新突破

  戰爭片是考驗一個國家電影工業、電影產業綜合水平的重要類型。《長津湖》在沿襲中國戰爭電影一貫史詩風格傳統的同時,在技術層面達到了國產戰爭題材影片的新水平。

  “全片包含三個相對獨立的故事篇章,第一章講述抗美援朝戰爭及長津湖戰役的運籌和動員過程,第二章講述第七穿插連入朝后遭遇敵機轟炸並執行運送電台任務的故事,第三章講述七連奔赴長津湖圍殲美軍的故事。”北京文藝評論家協會主席、北京師范大學文藝學研究中心暨文學院教授王一川說,三個故事本來各有其相對獨立性,但由於安排毛岸英擔任給七連下達開赴長津湖作戰的傳令人,得以相互串聯起來,將三大篇章整合為一部超大規模巨制。“這部電影在抗美援朝題材作品中取得新的影像美學突破,也是中式戰爭大片的一部重要力作。”王一川評價。

  《長津湖》營造的全景式戰爭奇觀場面恢弘而層次分明。“它雖然以我方為主視角展開敘述,但也引入了敵方視角,不僅刻畫出我方國家領導人指揮員和士兵的狀況,而且還適當選擇了敵方國家領導人、指揮員和士兵的狀況加以展示,將前方與后方、主戰場與次戰場等融為一體,既可見到敵我雙方指揮員和士兵的群像,而且還展現出敵我雙方運籌戰爭的后方領導人的群像。”王一川說。

  片中的三場戰斗戲,則讓饒曙光感到震撼不已:“遇襲的長鏡頭、遭遇戰的多視點切換、長津湖大戰的快速剪輯,呈現出形態各異的氣氛效果。影片整體氣勢宏偉,戰斗細節表現豐富,大量手持攝影和快節奏剪輯營造出極強的臨場感。片尾的‘冰雕’場景使觀眾共情。”此外,他還認為該片戰爭場面的音效逼真,尤其彈道的聲效突出。

  人物塑造:英雄群像展現深刻家國情懷

  《長津湖》在取材真實戰役的基礎上,沒有陷入單純戰爭場景展示的泥沼,而是在敘事上以“人”為主,塑造出伍千裡、伍萬裡等七連的集體英雄群像,演繹出青年一代在抗美援朝戰爭中保家衛國的舍身情懷。

  “這一群英雄不僅是全明星陣容,而且各有特色。伍家兄弟是全片主角,哥哥伍千裡是智勇雙全的戰地指揮員,弟弟伍萬裡起初具有野性和叛逆性格,但在連隊眾人合力幫扶下,迅速成長為英勇無畏的戰士﹔排長雷公是普通老兵的代表,是我軍光輝傳統的傳承者﹔指導員梅生來自大上海,會英語,對未來都市生活有憧憬,體現了志願軍的文化品格﹔排長余從戎性格開朗樂觀,喜歡開玩笑﹔神槍手平河沉默寡言,面對敵人勇敢沉著,彈無虛發。還有毛岸英、楊根思的犧牲,以及‘冰雕連’的英雄群像,都讓人肅然起敬,充滿懷念和感恩之情。”王一川說。

  《長津湖》最終回答了一個縈繞在當代觀眾腦海中的一個疑問:中國人民志願軍以如此簡陋裝備及后勤補給,為什麼依然能夠打贏擁有世界一流裝備和后勤補給的美軍和聯合國軍?王一川說,該片用電影語言給出了有力答案:“打贏這場戰爭的秘訣就是,新中國成立后民眾的同仇敵愾之心和我軍官兵的大無畏英雄主義精神。”他認為,這部電影將有助於增強國民的家國認同感和集體凝聚力,激勵觀眾以愛國主義情懷和英雄主義精神,迎接和應對一系列新挑戰。(北京日報記者 袁雲兒)

(責編:章華維、高紅霞)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