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四川頻道

基礎大項的人才沃土,新興項目的推廣舞台,十四運會——

競技體育“晒家底”(全運觀察)

本報記者  劉碩陽  李  洋  范佳元
2021年09月26日07:00 |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小字號

  9月25日,霹靂舞項目在江蘇南京溧水極限運動館進入第二個比賽日。圖為山東隊選手趙興宇(左)在循環賽中。
  新華社記者 李 博攝

  9月20日,攀岩16歲以下組女子兩項全能決賽在細雨中進行。圖為最終奪冠的陝西隊選手駱知鷺在比賽中。
  新華社記者 劉金海攝

  9月24日,隨著霹靂舞項目在江蘇南京溧水極限運動館拉開戰幕,十四運會35個競技比賽大項全部登場亮相。作為2024年巴黎奧運會的新增項目,這也是霹靂舞項目在全運會上首次亮相。

  對比近幾屆全運會的競賽規程,不難發現變化。除了滑板、攀岩、沖浪、霹靂舞等奧運會新增項目進入全運會大家庭,小項的增減、運動員年齡標准調整等細微的改變,同樣體現出辦賽者試圖發揮全運會競賽杠杆作用的匠心。

  作為全國最高水平的綜合性體育盛會,全運會一直在通過自身的改革充當著競技體育的“指揮棒”,也逐步承擔起群眾體育“助推器”的作用。從東京到巴黎,新的奧運周期,面對不斷變化的形勢,實現體育事業的全面協調發展,對於全運會定位和功能的探索,不能止步。

  游泳、田徑,人才儲備不斷充實

  19日、20日,十四運會游泳、田徑兩個基礎大項的比賽相繼打響。中國游泳隊和中國田徑隊在東京奧運會上的優異表現,為全運賽場帶來了更多關注。蘇炳添、汪順等名將也不負眾望,在十四運會賽場繼續奉獻精彩表現,前者運動生涯第十次跑進10秒大關,斬獲首枚全運會個人金牌,后者則勇奪6金,以15枚金牌的總數創造游泳選手獲得全運會金牌數的新高。

  “劉宗毓作為‘00后’選手,在400米和200米兩個項目中都游得非常不錯。希望他、覃海洋和我能承擔起中國男子混合泳的更多責任!”泳池內,汪順已經看到了年輕選手的努力。也正是在全運會的舞台上,一代代年輕選手脫穎而出,走向國際賽場。

  而全運會設項中的傾斜,也為后備人才的積蓄提供了更多可能。十四運會,兩名東京奧運會冠軍鞏立姣和劉詩穎在個人項目中奪得金牌之后,又代表各自省隊參加了女子投擲團體項目的爭奪。該項目包括鉛球、標槍、鏈球、鐵餅,是十四運會新增項目,目的是促進各地方隊進一步夯實田徑優勢項目的后備人才基礎。最終,擁有鞏立姣、陳揚、蘇欣悅等實力選手的河北隊奪得冠軍。

  競走是中國田徑另一個傳統優勢項目,男子、女子20公裡競走團體項目在2013年的十二運會上便進入項目設置。在跳水項目中,十四運會增設團體項目和小年齡組比賽,不斷充實的人才儲備,也為跳水隊源源不斷地輸送活力。

  攀岩、滑板,推廣普及效果明顯

  出於為巴黎奧運會、洛杉磯奧運會培養人才考慮,除跳水項目之外,十四運會還有不少項目也設置了小年齡組的比賽,攀岩項目的兩項全能就是其中之一。“增設小年齡組比賽,是考慮到攀石與難度這兩項的關聯性較大,而且中國隊目前的競技水平相對落后,需要挖掘后備人才,扎扎實實推動訓練,為提升競技水平打好基礎。”國家體育總局登山運動管理中心攀岩部主任厲國偉說。

  “攀岩入奧給項目發展帶來質的飛躍,此次攀岩被列為十四運會正式比賽項目,希望能夠利用競賽杠杆的引導作用,帶動更多省區市開展攀岩運動。”厲國偉介紹。據最新統計,中國攀岩的參與人口已達30多萬,注冊運動員達到3000多人。

  作為東京奧運會和巴黎奧運會的新增項目,滑板也成為十四運會新設的競技項目。在滑板賽場上,競賽杠杆對於項目發展的撬動作用已相當明顯,在參賽人數、運動員年齡和競技實力、場地等方面都有很大變化。

  “不管是街式還是碗池,每個項目的男女組別都是滿額參賽。而且參賽選手越來越年輕化,最小的運動員隻有9歲。”國家滑板隊相關負責人蔡永軍說,項目入奧以后,中國滑板實現了跨越式發展,本屆全運會中,各隊競技實力都在大幅提升,“碗池項目中,男子隊員已經能夠完成翻板、540轉體等高難度動作,在街式項目中,參賽隊員的大絕招大部分是在最高、最難的道具上完成。”

  面向未來,創新發展不能停步

  24日晚,由中國田徑隊隊員組成的聯合隊奪得了本屆全運會男子4×100米接力冠軍,作為聯合隊隊員之一,蘇炳添第四次奪得該項目的全運會金牌。然而,這4枚金牌卻各有來歷。2009年和2013年,蘇炳添均代表廣東隊參賽並奪冠,2017年的十三運會允許跨省組隊后,他與吳智強、謝震業和張培萌組隊參賽,贏得金牌。

  蘇炳添的接力金牌,折射出全運會改革歷程中的一條支線。取消奧運成績代入、取消金牌榜、允許跨省市組隊、組建聯合隊……近幾屆全運會對於競賽規程的改革探索,軌跡愈發明顯。比如十三運會的那場男子接力決賽,就在蘇炳添、謝震業的身旁,有一支由清華大學學生組成的參賽隊,允許跨省組隊的規則讓不同省份的同學得以組成京魯隊,享受那一屆賽事。

  隨著中國體育事業的全面發展,運動員培養模式、成才渠道等愈發多元,傳統的辦賽模式也會遇到種種前所未有的局面,“開門辦賽”是未來的大勢所趨。

  發揮好全運會對於競技體育的“指揮棒”作用,要以運動員為中心。在此基礎上,吸納、鼓勵更多社會力量參與,全運會還將為中國體育的未來發展貢獻更多活力。


  《 人民日報 》( 2021年09月26日 05 版)
(責編:李強強、章華維)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