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四川頻道

產業規模破千億元,技術水平穩步提升,行業應用深入拓展

中國機器人瞄准“后發先至”

本報記者  朱金宜
2021年09月24日08:35 |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小字號

  9月10日,2021世界機器人博覽會現場,服務機器人在跳舞。
  新華社記者 任 超攝

  9月12日,一名記者在2021世界機器人大會上體驗智能機器演員。
  新華社記者 李 欣攝

  2021世界機器人大會的熊貓機器人。
  新華社記者 李 欣攝

  2021世界機器人大會上的機器牛。
  新華社記者 李 欣攝

  9月10日,參觀者在2021世界機器人博覽會現場了解一款手術機器人。
  新華社記者 金立旺攝

  機器小牛鞠躬作揖,引人歡笑﹔耐高溫機器人偵查火情,保護消防員人身安全﹔咽拭子採集機器人“應疫而生”,幫助患者自主完成核酸檢測採樣……近日,在北京舉辦的2021世界機器人大會上,110多家企業的500多款產品向人們傳遞出一種信號:原先隻存在於科幻故事裡的機器人世界,正逐步成為現實。

  展廳外,機器人已承擔起多種職業角色:清潔工、快遞員、汽車裝配工、排爆師……困擾人類的重復性、危險性工作,在機器人手中已是“小菜一碟”。相較於國外,中國機器人產業起步雖晚但發展極快,接連涌現一批實力強勁的企業,打造出一批響當當的中國品牌,這其中有何秘訣?未來,中國機器人產業該如何補齊短板、繼續向前?

  

  科學家創業—— 

  由學入產,艱難起步

  1992年,在德國沃爾夫斯堡的大眾汽車工廠裡,中國青年學者曲道奎第一次看到了由上百台機器人組成的汽車裝配生產線。“當時,國內的實驗室能有一台機器人作研究用就不得了,看到國外大量機器人已經投產應用,才真正意識到雙方在產業發展水平上差距有多麼大。”曲道奎告訴記者,自己至今都忘不了那天的震撼感覺。

  “機器人作為應用型技術,必須要走出實驗室、走向工廠。”回國后,曲道奎打定主意,將工作重心從科研逐步轉向產業化。2000年,曲道奎帶領數名科研人員,在中科院沈陽自動化研究所的小樓裡創立了新鬆公司。“沒資金、沒廠房、沒社會資源,隻能靠研發、靠技術、靠實力。”曲道奎說,“隻引領、不跟隨”“隻創造、不仿造”是新鬆創業初期就認定的發展目標,這既是主動選擇,也是被現實逼出來的。

  當年,國內第一條汽車自動化生產線合同採購的是國外機械手,合作進行到一半,外方撒手撂了挑子。新鬆接過沒人願接手的爛攤子,技術人員齊上陣,逐一攻關,最終成功拿下,在業內一炮打響,后續訂單接踵而至。

  無獨有偶,1992年,與曲道奎同齡的李澤湘從美國學成歸來,成為香港科技大學自動化技術研究中心的創立者。同樣認定實踐比理論更重要的李澤湘,1999年與同事在深圳創辦固高科技,針對裝備制造行業進行運動控制器的設計和研發。那時,國外企業長期佔據“運動控制技術”市場,剛成立的固高難以得到客戶信任,一度“免費提供產品都沒人用”。

  機遇也源於敢啃別人不願啃的硬骨頭。1999年,一家在廣東設廠的香港企業,花300多萬美元從日本購買了一條鋼鐵生產線,卻因本身設計缺陷而難以投產。企業老板四處奔走,最終找到固高團隊,僅用一個月就解決了問題。這樣,固高慢慢在業內打響了知名度。

  20多年過去,新鬆公司已發展成為全球十大機器人公司之一,擁有國際范圍內最全面的機器人產品線,產品累計出口40多個國家和地區。固高科技則為新能源等近60個行業賦能,提供超過100萬套運動控制系統,營銷服務網絡遍及30多個國家和地區。

  這兩家企業的迅猛成長是中國機器人產業發展從無到有的縮影。在技術、人才、資本等各種要素流通不足的發展初期,機器人行業這片無人區格外需要科學家式的領航人開疆拓土。更重要的是,有些對行業的深刻理解,隻有在實踐中才能獲得。李澤湘說:“通過創辦固高,我對於產業發展需要什麼樣的人才或者學生需要具備什麼樣的能力有了深切認識。”而正是在他手下,誕生了一批中國機器人產業的新銳。

  工程師紅利——

  貼近市場,抓准痛點

  不同於曲道奎、李澤湘創業時的艱辛,如今中國機器人產業從業者們正趕上了好時候。在2021世界機器人大會開幕式上,工業和信息化部副部長辛國斌表示,2020年中國機器人產業首次突破千億元,中國已成為支撐世界機器人產業發展的中堅力量。

  業界通常把機器人劃分為工業機器人、服務機器人、特種機器人三大類。即便按細分種類來看,中國機器人產業也迎來了全面增長。辛國斌介紹稱,中國工業機器人市場已連續8年穩居全球第一,2020年裝機量佔全球總量的44%,2016-2020年中國工業機器人產量由7.2萬套快速增長至21.2萬套,年均增長31%。同時,服務機器人、特種機器人的發展潛力也開始釋放,2020年全國規模以上服務機器人、特種機器人制造企業營收529億元,同比增長41%。

  為什麼在起步晚、基礎差的背景下,中國機器人產業還能持續蓬勃發展、中國機器人品牌還能不斷佔據市場份額呢?

  “一個重要原因是我們有‘工程師紅利’。”冷哲是留美機器人學博士、資深業內分析人士,在機器人愛好者聚集的問答社區知乎,冷哲擁有40多萬粉絲、近百萬個“贊同”,是大家公認的“機器人話題優秀答主”。

  冷哲告訴記者,中國人口眾多,理工科高等教育規模龐大。“當歐美企業隻能投入10個、20個工程師進行研發時,中國企業往往可以投入50、100個。其實工程技術並沒有那麼高深,投入的人多,逐漸就會累積出競爭優勢。”冷哲說,中國是全球最大的機器人市場,中國企業貼近市場,天然具有反應迅速、洞察需求的優勢,即便在傳統機器人領域難以撼動外國品牌地位,也往往能在新興機器人領域獨佔鰲頭。

  這個判斷也得到了市場的印証。在貼近日常生活的服務機器人領域,一些針對新興需求的國產獨角獸企業正嶄露頭角,主打無人機產品的大疆、主打拖地機產品的雲鯨便是其中代表,一個用機器替代人力完成具有危險性的航拍,一個用機器替代人力完成具有重復性的拖地,充分利用機器人的能力解決了消費者的痛點,贏得了市場青睞。

  2020年“雙11”購物節,雲鯨天貓旗艦店中的6.5萬台“小白鯨”僅30秒即告售罄,刷新清掃機器人品類的銷售紀錄。而大疆在無人機市場也難逢對手,截至2021年3月,大疆在美國無人機市場份額佔76.1%,遠遠甩開市場份額佔4.1%的亞軍英特爾。

  當然,需求從產生到落地並非易事,雲鯨、大疆等企業能夠高效率地推出迎合需求的產品,離不開完備的產業供應鏈。“在國內,創業者從提出設想到產品面市的速度比硅谷要快5-10倍,需要什麼零部件,第二天基本就能拿到,而成本則是硅谷的1/5。”李澤湘曾這樣評價深圳的供應鏈優勢。當前,全球科技產業供應鏈多集中於中國,從上游的零部件到下游的整機研發,中國機器人企業能夠獲得全鏈條的支撐。梅卡曼德機器人首席執行官邵天蘭認為,隻有中國能夠實現建立起機械、電子、軟件、應用於一體的機器人公司。

  生力軍不息——

  培育人才,點亮未來

  隨著新一輪科技革命加速演進,醫療、養老、教育等行業智能化需求持續釋放,機器人產業將迎來升級換代、跨越發展的窗口期。辛國斌指出,與此同時,中國機器人產業總體尚處於發展的初期階段,很多關鍵核心技術有待進一步突破,高端供給仍然不足。

  在曲道奎看來,中國機器人產業已經解決了有無的問題,但有競爭力的高端產品比較少。比如,在工業機器人領域,汽車、電子高端制造生產線上很少用到國產機器人產品。

  中國機器人產業若想從追跑者變為領跑者,書寫后發先至的輝煌篇章,人才最為關鍵。

  在東莞,李澤湘等人創辦的鬆山湖國際機器人產業基地,已孵化包括雲鯨在內的60家機器人與智能硬件創業實體,逐漸形成了接收學生—引導創業—公司實訓—應用研究反哺教學的人才培養閉環。李澤湘認為,學校要對產業產生影響,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將科研和教育變成創業團隊,彌補中國制造業的各項空白。

  目前,鬆山湖國際機器人產業基地孵化存活率達到80%,頭部企業估值超過300億元,這一產學研協作新模式也逐漸開始向重慶、香港等地輸出。

  在北京,清華大學未來智能機器人興趣團隊吸引了一批背景各異的學生,積極投身科創實踐。計算機系的王冠研制的小車,通過在仿真器中不斷自主學習,實現短距離自動駕駛﹔外文系的劉皓月通過自學代碼,參與到家庭服務機器人項目的開發過程中﹔來自香港的梁迪軒熱衷於硬件開發,希望未來加入大灣區的創業公司,在家門口實現理想。

  隨著機器人賽道整體升溫,華為、小米等企業將目光投向高校,以資金、硬件、項目合作等方式加強對名校預備人才的培植。

  “在團隊中,我們有機會使用華為提供的Atlas開發者套件,在昇騰全棧軟硬件平台上進行開發。”劉皓月介紹說,她的學長俞浩創立了一家生態鏈公司,與小米共同立項開發仿生四足機器人,產品已於8月正式發布。

  為破解產、學、研、資融合難題,地方政府也在發力。據北京經開區管委會副主任劉力介紹,機器人和智能制造產業已成為今年世界機器人大會的舉辦地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四大主導產業之一,預計“十四五”期間將成為經開區千億級的產業集群之一。

(責編:李強強、章華維)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