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四川頻道>>娛樂

國風音樂:用時尚方式唱出中國味道

2021年09月22日09:34 | 來源:光明日報
小字號
原標題:國風音樂:用時尚方式唱出中國味道

唯美、雅致、清幽、舒緩,歌詞中流淌著濃濃的傳統文化韻味,旋律中散發著清新的時代氣息。近年來,從線上到線下,國風音樂漸漸走紅,吸引了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在線音樂平台酷狗發布的《2020國風音樂報告》顯示:2020年酷狗“國風”標簽歌曲累計被聆聽565.6億次,“國風真愛粉”共1108.4萬人,其中70.1%是90后和00后。

傳統文化有了新的打開方式

所謂國風音樂是指由現代與古典曲風融合而成的新音樂類型,其在作詞、編曲、旋律、配器等方面都帶有濃郁的中國傳統文化氣息。

很多國風音樂喜歡用古詩詞作歌詞,或者巧妙地將古詩詞化用在歌詞中。即使新創作的歌詞,也大都喜歡使用富含古意的典故、意象,歌詞中的虛詞多用“兮”“之”“乎”等,風格半文半白,意境蘊藉典雅。以電視劇《甄嬛傳》的音樂為例,《採蓮》的歌詞大量使用樂府詩《江南》的詩句﹔《驚鴻舞》的歌詞大都來自曹植的辭賦名篇《洛神賦》﹔劉歡作詞的《鳳凰於飛》,靈感來自《詩經·大雅》,“鳳凰於飛,翙翙其羽”,使用了中國神話傳說中的兩種鳥“鳳”與“凰”來指代現實中的人,委婉而含蓄。

國風音樂的旋律都十分好聽,有的如泣如訴,帶給人以行雲流水、千回百轉之感,有的婉轉悠揚,韻味十足,聲音猶如天籟。之所以如此動聽,是因為國風音樂的旋律多以宮、商、角、徵、羽五音階為基礎而譜就,銀臨的《錦鯉抄》、河圖的《傾盡天下》、李玉剛的《清明上河圖》皆是這方面的代表作。還有一些國風音樂的旋律吸收了京腔元素,如李玉剛演唱的《新貴妃醉酒》,就借鑒了京劇的音樂特點,散發著濃濃的傳統文化韻味。

都說音樂是一種聽覺藝術,但國風音樂除了能帶給人聽覺上的享受,還頗有畫面感。借助漢語表意的特性,國風音樂的歌詞中往往包含大量意象,如小橋、流水、冷月、紅燭、青山、鷓鴣,如果把一首國風歌曲中的所有意象鋪陳開來,就是一幅生動的圖畫。聽音樂時,人們會被各種意象帶入一種“古風意境”,仿佛身臨其境。

由於大量使用詩詞古韻以及古典意象,國風音樂的總基調一般是內斂的、含蓄的,追求的是意境美、朦朧美。這使得國風音樂在情感表達上不像西方音樂那般直白,聽眾需要不斷咀嚼歌詞的含義,對作品進行抽絲剝繭般的欣賞,才能獲得與眾不同的審美體驗。

不管是歌詞借用詩詞文賦,還是旋律吸收傳統戲曲元素,國風音樂的底色都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聆聽和吟唱國風音樂,其實是一種打開傳統文化的新方式。隨著粉絲越來越多,國風音樂的影響力越來越大,這種兼具現代流行音樂形式與古典文化底蘊的音樂,正在成為聯結青少年與傳統文化的橋梁。

時尚化風格十分貼合青少年的口味

雖然歌詞借鑒了古詩文,但又不像文言文那樣晦澀難懂﹔雖然旋律吸收了傳統戲曲元素,但又不像戲曲音樂那樣拖沓緩慢。正是由於繼承傳統的同時大膽吸收時代元素,國風音樂才呈現出清新的面孔,受到越來越多青少年的喜愛。

傳統戲曲音樂的節奏以慢為美,比如昆曲唱腔講究“一唱三嘆”,一個字往往分成頭、腹、尾三個部分,還常在字尾輔以大拖腔。而國風音樂的主體配器是電聲樂隊,它是在電子節奏樂器的基礎上加入民族化旋律和民族樂器創作而成,突出電子鼓、電貝斯等重低音樂器,曲風清新,節奏明快。比如,2017年SING女團首開“電子國風”路線,先后推出《寄明月》《如夢令》等大熱單曲,“電子國風”在流行、搖滾、R&B、舒緩等風格基礎上加入民族元素,使之成為一種既含有中國傳統音樂元素又具有現代時尚流行特征的新音樂形式。又如,2020年李玉剛推出的單曲《花木蘭》,使用了大量電子和R&B流行節奏元素,用全新的音樂形式塑造出一位有血有肉的花木蘭形象,行雲流水般的節奏與旋律中散發著一種酷勁,十分貼合青少年的口味。

中國傳統音樂一般講求程式化,就是遵照固定的模式進行創作,比如戲曲當中的鑼鼓伴奏、過門旋律、唱腔旋律都有固定形式,讓人一聽就知道是什麼戲。國風音樂雖然有傳統音樂的影子,但都是自由化創作,追求的是打破傳統、擺脫束縛、進行融合。最初,國風音樂的主體是一種被稱為“古風歌曲”的小眾音樂,其特征是混雜了琵琶、古箏等民族樂器的配樂。后來,國風音樂又吸收融合了流行音樂、民謠、世界音樂等音樂類型的部分特征,曲風更加多樣,題材更加寬泛,歷史典故、神話故事等都可作為題材,西方樂器木吉他、架子鼓、電貝斯,中國傳統樂器大鼓、二胡、古箏等可以在配器時靈活搭配。比如,戴荃的《悟空》把流行音樂的旋律糅進了戲腔,在編曲中配上了鋼琴、二胡、架子鼓等中外樂器,實現了古典、傳統、流行文化元素的有機結合。國風音樂就是這樣一邊探索全新的風格,一邊播撒傳統的種子。

國風音樂的時尚化和包容性,還體現在不斷跨界上。國風音樂與影視作品的結合,誕生了《涼涼》《不可說》等紅極一時的金曲﹔國風音樂與網絡游戲結合,催生了《琉璃月》《浮生未歇》《仙劍問情》《月光》等國風佳作。如今,國風音樂歌手更是成為各動漫展上的常客。

踏上國風音樂之路應出於真愛而非趕時髦、湊熱鬧

近二三十年,在流行音樂的沖擊下,中國傳統民族民間音樂對青少年的吸引力整體呈下降之勢。作為傳統與現代的巧妙結合,國風音樂為傳統文化找到了新的表達方式,也給華語流行樂壇帶來了新的創作方向。

目前來看,國風音樂仍在持續發展中,雖然吸粉無數,但整體仍處於圈地自萌的狀態,創作者和受眾大都是90后、00后,傳播渠道主要是互聯網。

生發於互聯網平台的國風音樂,一方面具有互聯網自由、開放、包容的特點﹔另一方面也多少沾染了網絡世界的浮躁。國風音樂發展早期,一些代表作品使用外國音樂的曲子,再配上半文半白的歌詞,然后由歌手翻唱,可曲子並未獲得原作者的授權。比如,改編自日本歌曲《一番星》的《我的一個道姑朋友》,雖然走紅網絡,卻惹了一身官司。還有一些號稱“原創”的作品,其創作過程其實是剪刀加糨糊,從古詩詞中選取一些字句和意象拼湊起來作為歌詞,編曲配器時往電聲音樂中加入幾件民族樂器,這樣的作品乍聽起來挺像那麼回事,但仔細琢磨就會發現,有點不倫不類,不知所雲,聽不出作者到底要表達什麼。

國風之“國”,代表著中國文化、中國特色、中國風格、中國氣派。國風之“風”,代表著風潮、時尚。目前的國風音樂普遍存在的一個問題是“風”有余而“國”不足。很多創作者過於注重形式而忽略了內容,作品缺乏文化厚度、思想深度、藝術高度。高擎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大旗的國風音樂,不能停留在歌詞用幾句古詩詞、配器用幾個中國民族樂器這樣的淺層次上。簡單加一點中國文化元素的國風音樂,也許能贏得聽眾一時的青睞,但注定無法獲得持久的生命力和影響力。粗制濫造、移花接木的國風音樂,更是在透支聽眾的信任和支持。

目前,學術界對國風音樂尚缺乏系統研究,對一些基本問題還沒有形成統一認識,比如一些專業人士覺得,國風音樂並非一個音樂類別,而更像是一種音樂現象。不管是把國風音樂當成一種音樂現象還是一個音樂類別,每個國家的民眾都需要找到屬於他們自己的音樂符號,從這個意義上說,國風音樂的流行是一個必然趨勢。隻不過,我們希望作為個體的創作者踏上國風音樂之路是出於真愛而非趕時髦、湊熱鬧,那樣才能成為藝術天空上永綻光芒的恆星而非轉瞬即逝的流星。(作者:張斌,系山東師范大學音樂學院副教授)

(責編:羅昱、章華維)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