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四川頻道>>娛樂

《我在他鄉挺好的》:一封來自異鄉的深情家書

2021年09月22日09:33 | 來源:光明日報
小字號
原標題:《我在他鄉挺好的》:一封來自異鄉的深情家書

近日熱播的劇作《我在他鄉挺好的》精准表現了當代都市化進程中一代他鄉人的成長,可謂他鄉人群體執著奮斗歷程的真實寫照。這個有溫度的選題,筑基於中國人千百年來“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的濃烈思鄉情結。在現代化進程中,故鄉與他鄉凝聚著當代游子群體的共同情感認同。從這個角度看,該劇為電視劇題材拓展作出了有益嘗試。

進入現代化城市的人們從生活在“鄉土社會”“熟人圈子”,到撇開地緣血緣關系,在陌生環境中重新建立職業分工關系。這是從傳統社會進入現代社會的必由之路。大都市生活瞬息萬變,在“他鄉”如何生活才能過得“挺好的”,這是一個理論問題,同時也是一個實踐問題、一個心理問題。《我在他鄉挺好的》這一作品從人在他鄉重建完整性的角度,對題材價值與內涵進行開掘,實現了一定突破。喬夕辰、紀南嘉、胡晶晶、許言四個女孩的故事,突破職場斗爭、內卷化的故事窠臼,體現了人的多元選擇。在“他鄉”這具有包容性的大型都市,才華橫溢的人可以功成名就,平凡但肯努力的人可以小富即安。這種多元化體現了對個人選擇的理解、包容與尊重。

從題目到結構,《我在他鄉挺好的》如同一封深情的家書,傾訴著情深誼長的親情、愛情、友情。四個女孩符合情感邏輯地選擇了各自的人生路:當初愛慕虛榮的許言回到了故鄉,踏踏實實工作,成了一名優秀員工﹔紀南嘉和歐陽結合,實現了完美互補﹔熱戀中的喬夕辰和簡亦繁一個留在北京奮斗,一個去往另一個他鄉開拓事業。雖是意料之外,卻在情理之中。結尾處,五個青年人在長城上進行跨越生死的對話,之后帶著慰藉和力量走向新的生活。看到這裡,觀眾的靈魂得到滋養,感情得到慰藉。

《我在他鄉挺好的》還具有深刻的哲學內涵。劇中的胡晶晶是一個向死而生的哲學存在,是劇中的悲情人物,也是溫情的存在。故事以胡晶晶的驟然離世開篇,以此奠基全劇起點,並貫穿於全劇始終。胡晶晶這一形象並不符合世俗的評價標准,卻令人驚訝地成為全劇人物關注與成長的內驅力。究其原因,是因為這個人物為全劇提供了超凡的哲學視點。該劇的許多淚點和人物對生存狀態的深刻反思,都源於對胡晶晶死因的探尋。每當他們遇到挫折與困難,胡晶晶燦爛笑容以及義無反顧挺身而出的援助,都會給予她們力量:這個具有超拔性的彼岸視點的存在,讓喬夕辰、紀南嘉、許言更加珍視生命,熱愛生活,珍視親情、友情。

《我在他鄉挺好的》營造了生死同在、苦樂相依、悲喜交集的豐滿人生體驗。紀南嘉這個“大齡優質女青年”經歷了征婚的荒誕與尷尬,后來果斷拒絕了婚介公司﹔喬夕辰面對裝不完的咖啡杯淚流滿面,但是有了同事的幫忙,痛苦變為感激的微笑﹔許言在男友傾其所有為她買了一個真正的名牌包之后,卻發現自己是多麼的虛榮。這些情節體現了悲喜共舞的風格,使這部劇的情感飽滿,人物立體,在平實中體現了藝術匠心。

《我在他鄉挺好的》引發了人們對諸多問題的思考。比如什麼是安全感,什麼是孤獨,如何在陌生人社會裡重建人際關系的信任,努力和價值是否成正比等,劇中人對這些話題以獨白的方式給出了自己的答案。然而,答案不是唯一的。不同的人,不同的年齡,不同的情境,總會有不同的答案,或許這也是《我在他鄉挺好的》的魅力所在。

(劉淑欣,系中央民族大學文學與新聞傳播學院教授)

(責編:羅昱、章華維)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