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四川頻道

《龍虎武師》為幕后英雄樹碑立傳

2021年09月02日08:58 | 來源:北京日報
小字號
原標題:《龍虎武師》為幕后英雄樹碑立傳

龍虎武師是香港電影造就的一個特殊工種,最早指戲曲出身、轉投電影武師行當的一群人。在動作片裡,他們是被主角一拳打倒的小嘍啰,是幫助主角完成高難度動作的武替,還是挑戰各種危險動作的試驗員……他們用血肉之軀和搏命精神,將香港動作電影推上巔峰,卻隱於幕后,鮮為人知。直到導演魏君子將他們的故事拍成紀錄電影《龍虎武師》后,觀眾才發現,雖然電影是假的,可是龍虎武師冒的風險和受的傷卻是真的。

《龍虎武師》由香港動作特技演員公會發起制作,集結了甄子丹、袁和平、洪金寶、劉家良等華語電影迄今為止最強的近百位武師陣容,首次全方位揭秘香港龍虎武師長達60余年的風雲變幻。該片自8月28日上映以來,收獲好評無數,目前豆瓣評分高達8.3分。

責任 採訪近百位龍虎武師

2017年正月,魏君子去參加香港動作特技演員公會的春茗活動,作為從小喜歡香港電影的發燒友,在現場看到那麼多大名鼎鼎的武行前輩,自然特別開心。沒料到,香港動作特技演員公會會長錢嘉樂悄悄告訴他,別看這些人談笑風生、英雄豪情,其實他們很多人生活得並不是很好,因為拍動作戲,落了一身傷病。魏君子聽了,感慨不已地說:“我幫你們拍部紀錄片吧?”沒想到,這場對話成為《龍虎武師》的開始,更從此成為魏君子肩上一份沉甸甸的責任。

搜集資料是紀錄片的開始。影評人出身的魏君子在圈內有“香港電影活字典”的美譽,他要做的只是系統查閱和梳理有關龍虎武師的資料。至於採訪對象的篩選和確定,“像洪金寶、袁和平這些最有名的當然最好確定,其他的可能大家不熟悉,但對喜歡港片的影迷來說都如雷貫耳,所以很早就圈了一大批採訪對象。通過跟他們聊,他們會推薦這個龍虎武師很厲害,那個很有趣……這樣不斷劃定范圍。”

片中有位1921年出生的龍虎武師,叫花仔源,就是魏君子從其他採訪對象口中挖出來的。“他是第一代龍虎武師,見証了這個江湖的興衰,簡直就是活化石!他對我梳理香港動作片的脈絡幫助太大了,像關德興、龍虎武師‘四大天王’的故事,都是從他嘴裡講出來的。老爺子現在100歲了,在影片裡走出來還是龍行虎步,氣勢非凡。”

香港動作特技演員公會得知魏君子要給香港動作電影拍一部紀錄片,都非常開心。“香港話叫‘吹水’,他們當年那麼牛,當然願意講曾經的英雄事跡。這個事情也挺有趣,他們那麼厲害,卻從來沒有被人講述,電影片尾也不會說這個動作是誰最先做的。”

窘境 拍攝像打“游擊戰”

從來沒拍過紀錄片的魏君子坦言,自己全“憑感覺”一步步往下走。拍了40多人的採訪后,他腦海中逐漸呈現出一條清晰的結構線。《龍虎武師》從上世紀30年代的“北派南傳”講起,中間貫穿了李小龍引領功夫片浪潮、“成洪劉袁”四大家班在良性競爭中將香港動作電影推向巔峰等階段,一直講述到如今的香港電影北上融合謀求新發展,幾乎就是半部香港動作電影發展史。

一開始,魏君子打算找專業的紀錄片團隊拍,可專業團隊太貴了。魏君子隻能自己拍,他發明了一種“打游擊”的拍法。“在香港拍,我就找香港的團隊,拍一天算一天的錢,這比包整個團隊便宜多了。在北京,也用這樣的方式拍。”

《龍虎武師》從2017年春天開始籌備,斷斷續續一直拍到2019年,因為制作周期太長,最終定剪時,片中好多人物結局都發生了改變。有人離世,有人患上老年痴呆症沒辦法接受採訪。有一位叫陳竹音的年輕姑娘,辭掉高薪白領工作到香港追夢,在2020年的版本中,她已經因為個人原因離開武行,但在今年的公映版中,她在短暫退出后又重返武行事業。年輕一輩堅守對電影的熱愛,讓不少觀眾看得感動又欣慰。

《龍虎武師》拍攝過程中,不少香港電影人也熱心助力。資深制片人吳思遠免費提供了《蛇形刁手》《醉拳》的版權,觀眾得以欣賞到兩部經典作品的精彩打斗橋段,劉德華則為影片片名題字。

悲涼 不許英雄見白頭

《龍虎武師》的前半段節奏輕快,很多回顧當年驚險動作戲拍攝的畫面真實震撼,看得觀眾又是驚呼又是叫好,偶爾穿插的小幽默則起到調節氣氛的作用。魏君子笑言,這些手法都是他從港片中學來的。但到了影片后半段,昔日的龍虎武師人已垂暮,如今的動作特技演員不復當年,節奏慢下來,情感則慢慢推了上去。

魏君子原本想追拍幾位龍虎武師如今的生活,可是這些老師傅們卻硬是不讓拍。“后來我才明白,這些龍虎武師都有一種態度,叫‘不許英雄見白頭’。他們有自己的尊嚴,隻想講曾經的英雄豪情,不想讓大家看到他們現在的落寞。”魏君子最終選擇了尊重他們。

隨著時代的變遷,龍虎武師這個群體早已消失,被專業的動作特技演員所取代,但一代代龍虎武師為香港電影做出的貢獻,不能被埋沒。“當年好萊塢靠高科技在全世界攻城略地,到了香港,這批龍虎武師不服。但你有什麼可跟人家斗的呢?就是雙拳雙腳,血肉之軀。我也不知道這個動作有沒有危險,但我就是要拼,要靠這個跟好萊塢打。就是這樣從無到有,一點點地探索、嘗試,最后出來那麼厲害的效果。”魏君子說,“是他們把動作電影建立起來,連好萊塢都來學,也才有了我們現在拍動作片的安全和成熟。”(記者 袁雲兒)

(責編:袁菡苓、章華維)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